美加「千年一遇」極端高溫事件 熱浪、乾旱持續蔓延 | 環境資訊中心

美加「千年一遇」極端高溫事件 熱浪、乾旱持續蔓延

2021年07月21日
整理:黃鈺婷(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今年6月中旬起,美加西岸屢次出現破紀錄高溫,科學家稱為「千年一遇」[1]的極端事件。這波未見盡頭且有致命可能的熱浪,估計影響超過4000萬人。在此之前,美國西南部已有許多地區遭逢「D4」(罕見級)最高等級的乾旱(exceptional drought)。專家指出,接連發生的熱浪與乾旱事件,是受氣候變遷影響而加劇的惡性循環——越熱、越乾燥,越乾燥、越熱。


美國西部面臨熱浪。圖為加州海邊。圖片來源:Damian Gadal(CC BY 2.0)

入夏前,發生了什麼事?

在這波歷史性熱浪即將開始之時,美國國家氣象局鹽湖城辦公處就在推特上警示:「接下來有很長一段時間會非常炎熱。」六天後,鹽湖城辦公室在6月16日,歷史紀錄的高溫41.67°C再度回歸——這是147年以來第三次記錄到,且首次在6月測得(前兩次分別在2002年與1960年的7月)。

6月29日,加拿大與美國西北部多地氣溫將近50°C,連日高溫造成數百人死亡。加拿大過去氣溫從未超過45°C,但6月底連續數日創下歷史最高溫,像是卑詩省利頓鎮在6月29日出現49.6°C高溫。《西雅圖時報》報導,西雅圖在6月29日,創下76年來最高溫紀錄42.2°C。以多雨天氣聞名的波特蘭,也連續3天刷新紀錄,在6月28日高溫達46.1°C。

高溫的同時,美國西岸大片地區正經歷至少2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事件。《CNN》報導指出,與去年同時期相比,今年全美乾旱面積幾乎是去年的兩倍。


位於美國猶他州西北部的大鹽湖,也是西半球最大的鹹水湖,水位逐漸下降,原本在湖面之下的微生物岩裸露。圖片來源:Hannah McIlwain, USGS. Public domain

截至7月15日,全美幾乎近半地區都正經歷乾旱。美國西岸破紀錄有超過九成地區籠罩在乾旱陰霾之下,其中將近60%的地區達最嚴重的「極端」(D3)至「罕見」(D4)等級[2]。加州、奧勒岡州、內華達州、猶他州、愛達荷州與北達科他州等6州,處於完全乾旱狀態。

美國各州也陸續進入乾旱緊急狀態,加州州長紐松(Gavin Newsom)在5月10日宣布41郡進入乾旱緊急狀態,並呼籲州民節約用水。華盛頓州則在預測供水量將低於平均水準的75%後,由州長英斯利(Jay Inslee)在7月14日宣布該州進入乾旱緊急狀態。


加州州長紐松(Gavin Newsom)鼓勵民眾節約用水。圖片來源:加州政府。

全球暖化下 極端高溫提前報到

「熱蓋現象」(heat dome)是造成這起連續高溫的主因——滯留在北美地區上空的高氣壓,迫使上升的熱空氣下沈至地表,且熱空氣因為壓縮而變得更高溫。

自然保育協會(Nature Conservancy)氣候研究員與首席科學家海霍(Katharine Hayhoe)告訴《CNN》,雖然過去在夏天也有可能出現極端高溫,但是「因為全球暖化的關係,夏天的熱浪來得更早、持續得更久,而且也變得更熱、更劇烈。」

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資料顯示,今年全美6月均溫打破127年最暖紀錄,達22.58°C,比20世紀的20.27°C高了2°C以上。美國西部的加州、內華達州、猶他州、愛達荷州與亞利桑那州等5州,6月均溫皆達歷史最高溫。其中內華達州今年6月均溫較20世紀平均值高了4.8°C。

這次受熱浪影響的美加西北部地區,過去氣候向來溫和,像是西雅圖的6月,過去平均溫度最高也才21°C,還因為時常下著涼爽的毛毛雨,而被稱作「Juneuary」。因此分布在這些地區的許多住宅,並未裝設空調設備,極端高溫對許多人健康造成威脅。


氣候向來溫和的西雅圖,今年6月創下76年來最高溫紀錄42.2°C。圖片來源:en:Kazamm(CC BY-SA 3.0)

熱浪猝死人數飆升 社會影響層面更廣

《BBC》報導,在美國華盛頓州和俄勒岡州,可能至少有10幾人死於熱浪相關的病症。《加拿大廣播公司(CBC)》7月2日報導,卑詩省驗屍機構表示,當地過去一週約有719人猝死,是該省正常情況下的三倍,且許多死者都是年長的獨居者。驗屍官認為,過去一週的極端高溫很有可能是造成猝死人數飆升的主因。

道路破損、基礎設施服務被迫中止

《美聯社》報導,為保護學生、工人與顧客,西雅圖的學校、企業被迫關門。此外,COVID-19篩檢站與移動式疫苗施打站也因為高溫而暫停服務。

連日高溫也對各地基礎設施造成影響。根據《SFGATE》在6月28日的報導,極端高溫造成華盛頓州多段道路的柏油與水泥路面膨脹、裂開,美國國家氣象局西雅圖辦公處也發布推文,提醒民眾通勤需注意路況。《CTV News Vancouver Island》報導,有溫哥華民眾的汽車玻璃因為連日高溫而爆裂。

波特蘭路面電車公司(Portland Streetcar)在推特張貼照片表示,因為電纜在高溫下損毀,而無法提供電車服務。《美聯社》報導,華盛頓州斯波坎市因連日高溫,用電需求飆高,且高溫也對電力系統造成影響,供電公司阿維斯塔(Avista Utilities)表示已在該市實行分區停電,約22萬市民可能受影響。阿維斯塔副總裁羅森特拉特(Heather Rosentrater)解釋,「停電是配電問題,不是因為缺電」,且會試著將每位客戶的停電時間限於1小時內。

樹木覆蓋率與階級不平等

此外,異常高溫也暴露了階級不平等的問題。《華盛頓郵報》報導,西雅圖因為氣候涼爽,住宅裝設空調的比例不高,這次熱浪使得很多市民到戶外(如公園裡的樹蔭下)乘涼。但在西雅圖南部,樹木覆蓋率卻很低。非營利組織「美國森林協會」(American Forests)表示,這不是西雅圖獨有的狀況,美國的低收入、有色人種社區,樹木覆蓋率都顯著較低,而且這些地方受到都市熱島效應的影響也比較大。

該協會都市林業副主席萊希(Ian Leahy)說,最富裕的社區比最貧窮的社區多了65%的樹木覆蓋率,如今「城市因為氣候變遷而氣溫升高,市民逐漸意識到樹木也是重要的基礎設施。」

天上飛的、水裡游的 野生物也熱到受不了 

近期美加極端高溫除在社會面向上造成影響之外,也對環境生態與經濟產業造成衝擊。

超過10億隻海洋生物被熱死

《路透社》7月12日報導,美國俄勒岡州彭德爾頓市(Pendleton)受熱浪影響,有上百隻小鳥跳出巢外,大多是斯溫氏鵟(Swainson's hawk)和庫柏鷹(Cooper's hawk),好在多數存活下來,且未來有望在康復後野放。不過藍山野生動物救傷中心(Blue Mountain Wildlife rehabilitation center)表示,有13隻小鳥因為多處骨折而不得不安樂死。

「我們從沒見過這種狀況,希望明年不會再發生」,救傷中心執行長湯普金斯(Lynn Tompkins)說,「但我也知道,受到氣候變遷影響,極端高溫的情況可能會越來越常發生。」

《史密森尼雜誌》報導,卑詩大學海洋生物學家哈雷(Chris Harley)與其研究團隊估計,6月底卑詩省的極端熱浪,造成薩利希海(Salish Sea)沿岸超過10億隻海洋生物被熱死,包括貽貝、蛤蠣、海星、牡蠣、藤壺等生物。這些貝類具有過濾海水的能力,也是海鳥等較大型動物的重要食物來源,因此牠們的死亡將嚴重影響當地生態系。


溫哥華島上的貽貝。圖片來源:Stephen Bentsen(CC BY-NC-ND 2.0)

生物學家也擔心,棲息在冷水域的鮭魚將受高溫衝擊。《西雅圖時報》報導,漁業從業者很擔心2015年的惡夢會再重演——當時因為水溫高,估計有25萬隻紅鮭魚在抵達產卵地很久之前就已死亡。在華盛頓州與愛達荷州受極端高溫影響的現在,也正是紅鮭魚迴游的高峰期。

漁業生物學家麥格拉思(Claire McGrath)表示,業者正盡可能解決水溫升高對鮭魚造成的影響,甚至以卡車將紅鮭魚從斯內克河(Snake River)下游載往孵化場。

農作物損失

高溫熱浪也對農作物造成災損。《西雅圖時報》報導,美國華盛頓州櫻桃產地雅基馬縣(Yakima),在6月底時高溫飆至45°C,造成櫻桃曬傷和生長受阻,在新鮮櫻桃市場不具競爭力。因此許多櫻桃都被留在果樹上,就算摘下來也是製成加工品,但這對農民來說利潤較低。櫻桃公司Northwest Cherry Growers董事長瑟比(B.J. Thurlby)估計,總收成大概損失20%。

整體而言,根據NOAA的資料,2021年(截至7月9日)全美總共8起損失超過10億美元的天氣/氣候災害事件中,乾旱就佔了一件。

我們準備好迎接下一波高溫了嗎?

一份由27位科學家撰寫的報告指出,今年美加西岸發生的極端高溫事件,就算以當代氣候而言,依然十分罕見。然而如果沒有人為導致的氣候變遷,這種極端天氣事件事實上不可能發生。而且隨著全球持續變暖,這類異常事件的發生頻率只會越來越高。

報告建議,各地方政府及其應變管理夥伴應該要建立高溫行動計畫,確保在極端高溫事件發生時,能夠協調地合作因應。此外,不同族群承受風險的閾值不同,各地政府應該要改良熱浪預警系統,特別為脆弱度較高的族群,在合適的時機提供必要的示警訊息,例如在氣溫剛開始上升時,就先發送訊息警示脆弱度較高的族群(例如年長者)。

6月底至7月初的熱浪未熄,氣象預報已經預測,7月中下旬在美國西岸北落磯山脈與高地平原,包含蒙大拿州、愛達荷州、懷俄明州與猶他州等地,將有可能發生破紀錄高溫。

在極端逐漸成為日常的當代,我們準備好了嗎?

註釋

[1] 雖然提出這次美加熱浪為「千年一遇」說法的科學家,採取的分析方法已應用於許多已出版論文,不過NOAA climate.gov也提醒,由於該團隊這次的分析結果尚未經其他專家審查,因此僅能說是初步結果(preliminary)。

[2] 為及時呈現各州乾旱情形,美國自1999年起開始編制乾旱監測地圖(U.S. Drought Monitor),並將乾旱等級分成5級,如下表。


美國乾旱分級表。資料來源:US Drought Monitor;製表:黃鈺婷

各乾旱分級另有代表顏色,利於呈現於地圖上,如下圖。


右下角圖例說明各色塊代表的乾旱等級,從上至下分別為「沒有發生乾旱」、「D0-異常乾燥」、「D1-中度乾旱」、「D2-劇烈乾旱」、「D3-極端乾旱」與「D4-罕見乾旱」。圖片來源:US Drought Monitor

作者

黃鈺婷

環境資訊中心英文編譯,目前主要負責東南亞環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