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小八》給人類的一封信 | 環境資訊中心

《狐狸小八》給人類的一封信

2021年09月03日
文: 喬治‧桑德斯;圖:喬西‧卡迪諾

親愛的嘟者:

首先我要說,我的錯白字真低很對布起啦。因為我是一支狐狸!所以我不會好好低把字寫對的。但是我以經進量學寫文張了!

有一天,我走近你們人累的房子,用鼻子文有去的味道的時候,聽見裡面船來非常神奇的生因。結果那個聲音是:人累講話的生因。

聽起來好磅!像是好聽的音樂!我一直聽那些向音樂的話聽到太陽下山,然後我禿然決得:狐狸小八,風子啊,太陽下山以後,士界就黑色了,快點回家,要不然可能有為顯!但是我完全被那些音樂一樣的講話生因迷住了,我想知道那是在說什麼。

所以我每一個碗上都回來,坐在窗戶下面,想聽到董。最後,有那麼多字跑進我的耳朵到惱子裡,只要我想一下,聽到的時後,就可以知道人累在說什麼了!那個屋子李的女士說的是:故事。跟她的小支說的,「艾」的故事。

講完以後她會把光消滅,就變黑了。然後因為感覺到「艾」,所以就彎腰,把嘴貼在她小支的頭上。這叫做「碗按親親」。我特別雞凍這個!因為這也是我們狐狸對小支表示艾的方法!這讓我覺得很蘇福,像是人累。也能感覺艾和表現艾。換句話說,這個士界的未來就有西往了!

有好久好久,除了我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我聽得懂人累話。然後有一天,很倒楣的是,我跟狐狸小七走在森林裡,狐狸小七是我好朋友,突然就有一根樹枝從天上掉下來到我們頭上。

阿我就說:喔哇。

但我不是說狐狸話,而是人累話。

狐狸小七嚇死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舌頭都掉出來了,眼睛睜得好大好大,簡直下死了。

我跟他說:對啦,我剛才說的,是人累話喔,伙伴。

阿他就說:那真厲害,狐狸小八。

阿我就用人累話說,我可能是要炫耀吧:是超級厲害喔,真的,狐狸小七。

阿他就說:我們一定要告訴我們尾大的領秀狐。這真的太——

我回他,用狐狸話:我知道,是巴?

所以我們去找我們尾大的領秀狐,狐狸二八,我跟他說了一點人累話。

我說了我的人累話,尾大的領秀狐把頭歪到一邊,我們狐狸覺得搞不清楚或是聽到什麼聲音的時候就會這樣;然後他說:狐狸小八,你是怎麼穴會的?

阿我就說:我每天碗上都去研九他們講話的規則。

阿他就說:或許你可以用你的新基術幫助我們狐群?

尾大的領秀狐這麼重士我讓我覺得很容性,音為他在我們群裡是以有知惠出名的,而且是個好領秀。

阿我就說:很高性幫忙。

尾大的領秀狐說:跟我來,狐狸小八。

我就跟上去了,交傲的看了狐狸小七一眼,意思是:我厲害吧。

我們很快就站在一個招排前面,那個招排上有幾個人累字我學過的。由於我學過,所以我看的董。(幸好,我學了他們的字母,我在窗戶外面,咪著眼睛,看他們的書。)

上面的字寫的:狐景夠物中心,即將到來。

我唸給尾大的領秀狐聽,他回到我們的窩裡,大聲說給大家聽。

聽到這句話,我們大家的腦袋裡都出現了很多問提。比方說:狐景夠物中心是什麼東西?會來追我們嗎?會要吃我們嗎?

結果,那不能吃我們。那也不會追我們。但那可以做更糟高的是情。

因為很快就來了好多卡車,好吵還冒煙!他們把我們重要的森林挖掉了!他們把我們依告的樹拔起來了!)他們把我們有樹因的飲水區弄髒了,把我們知道的最高的地方都產平了,本來要是不下雨的話,我們可以從那裡看到我們的地盤的!

我們都:「哇!」了。

我們放眼望去都是平的,沒有樹了。我們去到我們的河邊,發現髒了,因為突然有好多泥八流進去。魚也都完蛋了,沒有半點水花,都只翻著白眼看我們,像是:哇,我們跟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啊。

我們解釋這是因為那些卡車的時候,發現了沒有水花的原因。因為他們都史了!不只我們的魚史了,我們喜歡吃的所有東西,像是蟲子,像是又胖跑得又慢的老鼠,都全部不見了!

我們找了一正天,低著頭文,但什麼都沒有。

很快就有好幾支我們非常老的狐狸生病了,然後史了。

因為:沒東西吃。史掉的朋友是:狐狸二四、狐狸十、跟狐狸十一。

他們都是好狐狸的。


狐狸小八

作者:喬治‧桑德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年08月03日

 


作者簡介

喬治‧桑德斯

備受文壇注目,被譽為美國當代傑出短篇小說家之一。目前在雪城大學教授創意寫作,定期替《GQ雜誌》、《哈潑雜誌》、《紐約客》撰稿。2002年,桑德斯入選《紐約客》雜誌「未滿四十歲最佳作家」之林。2013年則獲選《時代》百大影響人物之一。


【本書簡介】

繼《林肯在中陰》榮獲曼布克獎後,美國作家喬治‧桑德斯回歸短篇小說場域,這次還加上喬西‧卡迪諾的插畫。這部作品有喬治‧歐威爾式荒謬的情節設定,狐狸寫給人類的一封信,卻真實地切中人與自然日益惡化的衝突。不過,桑德斯始終相信本質上是道德的,可以引導我們更好地去愛。只要記得,整個故事的敘事者是隻小狐狸,他嘗試學習語言與「人累」溝通,我們生而為人可以更溫柔地對待自然嗎?人類該如何回覆狐狸小八?闔起書本看著書封,不難發現作者虔心期許眾生的良善、平等與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