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崙尾山造林種錯樹? 造林單位送鑑定為肖楠 學者質疑有瑕疵 | 環境資訊中心

大崙尾山造林種錯樹? 造林單位送鑑定為肖楠 學者質疑有瑕疵

2021年09月07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台北市立美術館的「儲回大地的藝術」碳中和計畫引起砍樹造林爭議,又有台大森林系副教授投書,質疑造林樹種誤植為中國翠柏,風波延燒至今。

3日晚間,承攬該計畫的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發表聲明,強調造林苗木全數來自林務局配撥,且經採11株樣本送至林業試驗所,基因鑑定結果全數為台灣肖楠。但學者認為應進一步排除雜交種的可能性,並邀集一次各方共同參與的現場採樣,以解決外界疑慮。

台北市政府工務局大地處與北美館合作,在內湖大崙尾山區進行疏伐及造林。圖片來源:臺北市政府工務局大地工程處

台北市政府工務局大地處與北美館合作,在內湖大崙尾山區進行疏伐及造林,栽植台灣肖楠、楓香、相思樹等原生樹種,盼達到減碳效果。圖片來源:台北市政府工務局大地工程處

學者質疑樹種誤植  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急採樣送鑑定

2020台北雙年展,其中一作品「儲回大地的藝術」盼透過森林復育減碳,達成雙年展的「碳中和」。北美館因而與台北市政府工務局合作,選定內湖區大崙尾山的公有林地造林,整理生長不佳的次生林,促進整體森林健康。計畫預計栽植台灣肖楠、相思樹及楓香共1.2萬株樹木,目標在20年後達到390公噸碳吸附量的減碳目標。

但是該計畫也包含以整理伐(Improvement Cutting)的方式,砍除約2萬株樹木,引發地方民眾及環保團體的反彈。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理事廖鎮洲率先批評是砍大樹種小樹,破壞次生林,也不符合環保署造林減碳規範。直到近期,台大森林系副教授、台大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主任邱祈榮出面質疑,原造林計畫栽植7700株的台灣肖楠,疑似誤植為中國翠柏的樹苗。

北美館第一時間出面澄清,造林的所有苗木皆向林務局申請,若有誤植將依合約請求改正。

大崙尾山造林現場發現疑似為翠柏之樹苗。圖片來源:廖鎮洲提供

大崙尾山造林現場發現疑似為翠柏之樹苗。圖片來源:廖鎮洲提供

館方表示,於8月13日獲知苗木疑慮後,由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於造林區域採樣7株苗木,而提供苗木的南投林區管理處也自苗圃採樣4株,共11株於8月16日送林試所進行外觀及DNA萃取分析。

11株樣本  葉綠體基因序列皆為台灣肖楠  分子鑑定差異明顯

協助此次鑑定的林試所副研究員吳家禎說明,8月13日接獲林務局造林生產組來電,希望協助肖楠與翠柏分子鑑定,16日取得南投處與林業技師公會親送11株樹苗樣本,17日即完成外觀辨識及DNA鑑定。他說,若樣本數量不多,最快六個小時就能完成DNA抽取與PCR檢測。

吳家禎表示,植物分子鑑定是透過個體DNA序列差異,用作鑑定的分子標誌。本次台灣肖楠與翠柏的鑑定,也使用較高保守性的葉綠體基因序列,台灣肖楠與翠柏樣本間有穩定的差異序列。

圖片來源:林試所提供

電泳圖可明顯看出翠柏(左側)與肖楠(右側)之基因差異,翠柏樣本DNA長度為280bp,台灣肖楠為330bp,兩者相差50個鹼基。送檢的11株樣本(A~K)的分子鑑定結果皆為肖楠。圖片來源:林試所提供,孫文臨翻攝

台灣肖楠為台灣原生種,與中國翠柏同為柏木科肖楠屬(Calocedrus,亦稱翠柏屬),目前全球已知的肖楠屬有3種,分別是北美洲的美國肖楠,其次是中國南方及越南、緬甸北部的翠柏,以及台灣肖楠。

林試所研究員鍾振德解釋,翠柏與台灣肖楠外觀相似,10幾年前台灣肖楠種子取得較困難時,林務局的標案也有不肖業者從中國、越南引進翠柏冒充台灣肖楠。他受訪表示,「但兩者從葉背就能看出差異,翠柏的葉背會每一個前端都有完整的白色,但台灣肖楠則無,只會有出現部分白色。」即使小樹苗應都能從該特徵看出差異。

鍾振德說,台灣肖楠在本島從北到南都有分布,台北烏來也是肖楠重要的原生地,「自然分布最低有到海拔300公尺左右,是少數能適應低海拔的針葉樹種,也屬於高價值的木材。」至於翠柏則因樣本不足以及研究較少,對其木材或生態習性尚不清楚。

北美館則表示,肖楠與翠柏屬於同屬,外觀鑑定易有誤失,應以DNA鑑定為主。

台灣肖楠與中國翠柏的外觀差異對比圖。孫文臨攝

林試所研究員鍾振德展示台灣肖楠與中國翠柏兩者葉背的明顯差異。孫文臨攝

葉綠體基因為父系遺傳  中研院學者:仍無法排除雜交種的可能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鍾國芳則指出,葉綠體基因為父系遺傳,表示僅能確認該樹木的父親為台灣肖楠,若是雜交種就難以辨識。

他引述一份林試所報告,「目前使用的分子指紋無法針對雜交型進行鑑定,未來須開發共顯性因子。」鍾國芳指出,應該要有更多分子標誌去做基因定序,才能判別是否為雜交種。

對於基因鑑定結果,邱祈榮表示,林試所取得的樣本應是台灣肖楠,但他仍對技師公會單方面採樣的地點及樣本準確度存疑。「我在造林現場看見有九成都是翠柏。」

邱祈榮認為,應該邀集各方共同前往採樣,才能完全消彌外界的疑慮,「造林計畫的所有評估都以台灣肖楠作為依據,若誤植為翠柏,對生態、減碳的影響都是未知。」他說,在確實釐清樹種疑慮之前不應有進一步撫育工作,且樹種誤植應全數移除。

鍾國芳則表示,從造林現場看來,樹苗外觀上確實比較像是翠柏而非台灣肖楠,但他也提醒,「裸子植物的小苗型態與長大的型態可能會有很大的差異,無法從外觀簡單斷定是翠柏或是雜交種。」

鍾國芳亦有到現場採樣,可惜礙於經費及人力,尚未進行樹種鑑定。他表示,若要找到其他分子標誌,也需要更多時間,才能確定是否為雜交種。他進一步建議至提供造林苗木的南投處種苗庫,確認樹種是否有雜交的情形。

「葉綠體基因定序分析」鑑定方法的限制
依照林試所文獻,葉綠體基因定序分析是以葉綠體DNA在trnL-trnF基因區間序列定序,分析翠柏與台灣肖楠之差異,但葉綠體基因屬於父系遺傳,只能確認「父親」為台灣肖楠。
因此,翠柏與台灣肖楠雜交之後裔的鑑別仍有困難,無法判定是否為兩物種間雜交。

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揭露採樣方式  位置圖暫不公開

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受訪表示,為釐清苗木疑慮,工作人員以穿越線的方式在整個造林區域採樣,選擇外觀型態較為特殊的造林樹苗,以整株或採檢枝條的方式採樣,均有留下GPS座標,其中亦包含在長壽坡等疑似發現中國翠柏的區域,而樣本基因鑑定結果均顯示為台灣肖楠。

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人員向記者表示,願意提供採樣樹苗位置圖,不過隨後又表示不便提供,「本案因台灣肖楠採樣位置圖在其他單位親緣檢測結果出爐之前尚不便提供」。北美館則表示,目前沒有邀集各單位人員前往再採樣的規畫。


大崙尾山造林碳中和案爭議不斷。圖片來源:台北市政府工務局大地工程處

【2021.9.7 更正】原標題經過修改,由於鑑定技術上的限制,原本「全為肖楠」的敘述不夠精準。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