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祈榮/離譜的北美館碳中和案 北市護航栽植台灣肖楠 種下的竟是中國翠柏? | 環境資訊中心

邱祈榮/離譜的北美館碳中和案 北市護航栽植台灣肖楠 種下的竟是中國翠柏?

2021年08月17日
文:邱祈榮(台大森林暨環境資源學系副教授、台大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主任)

猶記得4月底,關於北美館2020台北雙年展作品「儲回大地的藝術」碳中和複層林營造案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其爭議之處在於10公頃範圍內伐除大量次生林能否達到碳中和?伐除林木對於生態造成的衝擊該如何補救?

另外對於引入栽植的三種樹種:台灣肖楠、楓香及相思樹。依據4月28日大地工程處複層林營造說明會會議記錄,荒野保護協會對於台灣肖楠提出不合乎「適地適木、本地樹種」質疑。事後大地工程處也多方解釋栽植台灣肖楠的合理性及必要性,然始終流於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大地工程處展現專業傲慢,對於環團及民眾的質疑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態度,吃定台灣肖楠都已經種了,無法挽回,根本沒有深刻檢討的意思。


大崙尾山執行地伐除原有次生林後,種植經濟樹種台灣肖楠,卻被發現樹種為中國翠柏。本報資料照。孫依婷攝

走筆至此,對於大地工程處在北美館複層林營造案扮演的角色實在令人玩味,因為此案北美館是甲方、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是乙方,大地工程處應該對於栽植何種樹種是沒有立場代為說明的。

依據複層林營造案招標文件規範,得標廠商(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應:「考慮生物多樣性或生態永續性,在發揮森林碳吸存效益及碳中和目標下,提出複層林營造規劃,包含營造方式、樹種選擇及配置、施作標準等」,並規範「栽植樹種需經大地處同意後始執行。考量育林實務,並應訂定包含苗木規格、搬運、整地、栽植、新植後撫育等施作規範」,因此樹種的選擇,應是在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深思熟慮下提出的樹種建議,經大地工程處同意。

或許基於核定同意緣故,每次談到台灣肖楠不適宜時,均由大地工程處代為強力護航說明,在此建議大地工程處要認清自己角色,在本案最多只是地主,還有後續維護之責而已。在標案過程中,大地工程處應該扮演監督執行的裁判角色,對於外界關於台灣肖楠的質疑,亦應由本案得標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加以說明,不應由大地工程處代為說明,畢竟大地工程處不是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的附屬組織。

進一步查閱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繳交的複層林營造規劃報告書第24頁提及「樹種之選擇應適地適木,並以目前林務局規劃列為國產材之樹種,本計畫選定之主要造林樹種以台灣肖楠、相思樹、楓香等本土樹種;有關造林樹種將視現場環境及林務局提供苗木之情況進行彈性調整。」,規劃的考量根本沒有考慮照標文件提及的生物多樣性或生態永續性,更沒有考量本案核心:碳中和議題。

若是依此規劃,不知大地工程處依照何種標準予以同意?因此,請大地工程處應具體說明在同意樹種過程,依據何種原則來同意。否則,我們將合理懷疑大地工程處曲意護航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乃為嚴重失職之行為,奉勸大地工程處應該適當維護機關專業形象。


大地處4月28日舉辦公開說明會,大地處森林遊憩科長林士淵(圖中說明者)當時承諾完整說明計畫執行方向。本報資料照。孫依婷攝

事實上,當大家對於爭論栽植台灣肖楠恰當與否以及後續撫育措施之際,8月13日關心此案的朋友到現場,赫然確認發現栽植的不是台灣肖楠,而是中國翠柏。這個發現讓我震驚不已,雖然過去有些關心的朋友曾提出相關質疑,但因苗木尚小分辨不易,但如今已能在現場確認大家關心半天的樹種,不是台灣肖楠而是中國翠柏時,不禁令我感到像個被玩弄的白痴,原來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幻,充滿謊言。這令人不禁要問:

一、複層林營造碳中和案樹種到底由誰決定是台灣肖楠、楓香與相思樹?依據何種理由決定?

二、本案所栽植苗木由誰提供?

三、苗木樹種有無確認程序?若有由誰確認?是否有確認證據(如簽收單等)?

四、發生台灣肖楠變成中國翠柏若屬真實,請問誰該對此事負責?

五、苗木栽植時有何監工機制?有無現場錄影或其他證據?苗木由台灣肖楠變成中國翠柏,若是苗圃提供苗木時即發生錯誤,應追究整個苗圃的苗木供應機制,為何出現如此離譜的事情?同時,領取、栽植及驗收苗木的人員也應負失職之責,畢竟從頭到尾沒有發現苗木錯誤或有發現但不聲張?其專業何在?這些都需要被釐清追究責任。

對於目前提出台灣肖楠變中國翠柏的質疑,希望相關單位能立即公開執行與說明:

一、現場公開採取苗木樣本分送林業試驗所、特有生物研究中心及中央研究院,請求鑑定為台灣肖楠或中國翠柏,以釐清質疑。

二、若經鑑定後確屬中國翠柏,應立即清點栽植中國翠柏數量,並公開說明後續處理事宜。

三、檢討苗木供應系統,追查中國翠柏混入管道,公開說明追查結果及後續管理改善機制。

目前北美館因為苗木撫育問題,預訂於8月18日要到現場商議苗木撫育事宜,若是樹種未能確定,是否有討論撫育的必要?不過若是大眾有興趣到現場親身體驗台灣肖楠神奇轉變成中國翠柏,歡迎大家到現場看看現行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