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意見發表會】黃士修促台電克服核安問題 許永輝:等同蓋一個新電廠 | 環境資訊中心

【公投意見發表會】黃士修促台電克服核安問題 許永輝:等同蓋一個新電廠

2021年11月18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距離1218公投日只剩一個月,第二場公投意見發表會今(18)日登場,「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與反方代表台電核能發電處長許永輝激辯核四重啟可能性。

黃士修主張,核四已完成安檢測試,重啟核四可降低火力發電造成的空氣污染及高碳排,台電應克服核電廠的安全疑慮,不要只以危險性來恐嚇民眾。

許永輝則打臉,核四是完成試運轉測試而非安檢,且該測試補考七年還不及格,「連這兩份報告都分不清楚,要討論核四安全性,對你來說太專業。」他強調核四的設計問題不可逆,若要完成改善,等同要蓋新的電廠,「我不反對核能,但反對充滿核安問題的核四重啟。」

反方-許永輝 正方-黃士修

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右)與台電核能發電處長許永輝合影。圖片來源:中選會提供

第17案「重啟核四」第二場電視意見發表會
日期:2021年11月18日
正方代表:黃士修(提案領銜人)
反方代表:許永輝(台電核能發電處處長)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核四啟封商轉發電?

黃士修主張以核能減碳減空污  天然氣爆炸比核災危險

針對核安問題,黃士修表示,反核方不段跳針有「S斷層」通過核四,因此有安全疑慮,但依據中央地調所的公開資料,中南部有許多很長的活動斷層,活動斷層的周圍還有許多天然氣管線、儲氣槽及煉油廠等設施,面對地震發生的災害可能更加嚴重。

黃士修指出,日本311大地震發生時,千葉縣與氣仙沼市都發生儲氣槽爆炸的事故,「整座城市陷入一片火海,死傷比福島核災更加嚴重。」他說,核災發生時有時間可以進行洩壓灌水搶救,但要是天然氣爆炸,連逃都來不及逃。

黃士修也說,即使要討論斷層可能引起的核安問題,也應基於科學事實,認真討論斷層可能引起的地震強度,如果嫌核四目前的耐震度不夠,也可以透過工程補強,去降低核安疑慮,「而不要只會恐嚇民眾說有斷層、有核安問題,而不想辦法解決。」

此外,核廢料是否對環境有害仍有爭議,黃士修指出,歐盟聯合研究中心的研究團隊認為核廢料的環境危害不大,且許多國家將核能視為潔淨能源,因為火力發電造成的空氣污染及碳排放,比核廢料的問題更為嚴重。他呼籲民眾對重啟核四投下同意票,「不要因為這些反核集團,讓我們的家人一個一個罹患肺腺癌而死掉。」

核四斷層

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多次強調,通過核四的S斷層並非回活動斷層。圖片來源:黃士修提供資料

在第一階段發言,黃士修刻意點名今天說明會的反方代表許永輝,黃引用經濟部臉書貼文,稱核四在2014年已完成安檢,而許為時任核四廠的模擬中心主任,也是試運轉測試的負責人。黃士修語帶威脅地說,「我誠心建議你,等等小心說話,若你宣稱核四廠有什麼問題,辯論會一結束,我就到台北地檢署告發你。」

許永輝:不反對核能的未來  基於核安疑慮反對核四重啟 

「如果你連『安檢報告』和『試運轉測試報告』都分不清楚,要談核四是否安全,對你來說太過專業。」許永輝對此強硬反擊,他指出,安檢報告231份,測試報告308份,安檢與試運轉測試是不同的,「當年我在核四廠負責的是『試運轉測試』而非安檢測試。」

許永輝也強調,作為一個核能工程師,並不關注反核和擁核的選擇,只關心核電廠的安全,「核四能不能重啟,必須建立在客觀的事實跟專業的判斷。」身為現任台電核能發電處處長,他認為自己有義務和責任堅持專業、保護台灣,「我尊重你提告的權利,但我不會因為說出真話而感到害怕。」他提醒民眾,要避免被公投正方的錯誤資訊誤導。


核四廠。本報資料照,彭瑞祥攝。

許永輝話鋒一轉,一一細數核四建造設計的缺失。他表示,核四當時選擇在美國沒有實際運轉的電廠,然後又把日本K6、K7的建築搬到核四,但依規定必須採購歐美規格的設備,「這根本就沒辦法相容,在消防系統、嚴重事故處理、安全設備的配置上有很大差異,導致電廠內裝空間過於狹小,設備難以整合,也沒有加固的空間。」也因此核四蓋了20多年,還是一度電都發不出來。

許永輝說,他當時在核四參與試運轉測試,從2007年做到2014年都還沒通過,「核一、二、三廠都只做一年多就完成了,核四用七年多的時間還在補考。」原能會審了七年多,在馬政府任內也無法過關,公投正方還說成是原能會審查怠惰,「難道要逼原能會把不及格的考卷打上100分嗎?」

許永輝表示,核四從設計的缺失、工期的混亂、500多家公司大量分包的施工環境下,一步錯、步步錯,1297項安全系統的電器設備抗輻射能力不足,設計規範要能夠抗180天,核四的設備卻只能抗100天,如果輕易放寬標準,屆時可沒辦法安全停機、沒辦法持續冷卻,可能放射性物質的圍堵功能就會失效。

此外,還有與安全息息相關的通風系統防火風門,有141只沒有美國防火法規標章,有212只安全蝶型閥銲接不符合美國法規要求,運轉了一兩年後,安全蝶型閥疲勞也會出問題;另外,核圍阻體過壓保護系統也無法符合設計要求,「在嚴重事故的時候,必須要能釋放2.4%熱功率壓力,但目前只有1.4%。電視機前的國人可以接受嗎?」

核四廠與核一二三廠差異

許永輝強調,核四從設計到統包問題一籮筐,身為專業核能工程師,反對核四重啟。圖片來源:經濟部提供

許永輝說,核四興建時沒有像核一二三廠,有總顧問來進行整合,結果是一邊設計、一邊採購、一邊施工。混擬土後面預設式埋板跟鋼筋衝突,打掉重做;DCIS數位儀控系統運到廠裡準備安裝才發現基礎底座不符,也是打掉重做。

許永輝說,核四的管路全部擠在一起,有電磁干擾跟耐震疲勞的問題,無法做耐震補強,「黃先生以為很多東西是技術可以克服,但我常對同仁說,『做事要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對』。因為工程錯誤可能是不可逆的,尤其是電器設備。」

許永輝也舉例,核四的反應爐洩漏測試被原能會退件,原因是焊接完成後,承包商卻無法提出焊接的證明,難以確認焊接厚度是否足夠?焊材有無符合標準?焊接完了,原廠技師也無法逐口檢查,若要通過原能會審查,「只能把反應爐整個拔起重新焊接,等同蓋新的電廠。」

最後,許永輝強調,作為一位核能工程師,核安必須建立在合理的法規標準上,「我不反對核能的未來,但反對核四的重啟。」沒有核安就沒有核四,是所有台灣人共同的底線,重啟核四不能昧於現實,只有空想。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