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森林遊樂區實施TNvR惹議 零撲殺、收容量能不足下 專家看法略同 | 環境資訊中心

國家森林遊樂區實施TNvR惹議 零撲殺、收容量能不足下 專家看法略同

2021年11月19日
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廖靜蕙 報導

林務局嘉義林管處上周五(12日)發布一則新聞稿,指出與台灣動物之心合作捕捉園區內的浪貓,進行「誘捕、絕育、注射疫苗、回置」(簡稱「TNvR」),然而發布不到一小時便撤下,嘉義處僅表示,因保育團體「有不同的看法」而撤回新聞稿,未多做回應。

國家森林遊樂區是否該施行TNvR?犬貓回置野外,對野生動物造成負面衝擊確是客觀事實。在現行法規限制之下,園區內有浪貓卻當作沒這回事、不做為,夠務實嗎?就此次引發爭議的新聞稿而言,政府施政是否每項資訊都應公開?

本報採訪兩位專家,都支持嘉義處作為,不過對於是否要公開資訊,意見略有差異。專家一致表示,在零撲殺政策、收容量能不足的雙重壓力下,TNvR是目前的縣市政府的對策,但對野生動物造成負面衝擊也是客觀事實。

在野外遊蕩的家貓,造成許多小型哺乳動物與鳥類的傷亡,該如何在人們對寵物的愛與生物多樣性保育之間尋找平衡,實為當今一大保育難題。圖片來源:Eddy Van 3000 vi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在野外遊蕩的貓,造成許多小型哺乳動物與鳥類的傷亡。圖片來源:Eddy Van 3000 vi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遊蕩動物伴隨人跡出沒 森林遊樂區保育成難題

本月12日,農委會林務局嘉義林區管理處發布「為愛絕育、終結流浪-阿里山的流浪貓」新聞稿,表示邀請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在阿里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周遭進行流浪貓的TNvR工作。在兼顧動物福利原則下,誘捕、絕育50隻,約占當地流浪貓數量之80%,術後剪耳及施打狂犬病疫苗,確認無恙後即放回原地。

海拔高達2200多公尺的阿里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夏天仍維持10幾度的低溫,此處是冠羽畫眉、阿里山鴝、帝雉等台灣原生種動物的棲息地,同時也是一座社區型的森林遊樂區。園區內有近800位居民居住,無論是社區居民衍生的商業活動、或是遊客的遊憩行為,常伴隨聚集流浪犬貓,據嘉義林管處清查,此處共有69隻流浪貓出沒,對自然環境造成衝擊。

為何國有地會有人煙?嘉義處副處長李定忠指出,日治時期發現阿里山豐富林木資源後,日人引入大批工人進駐阿里山林場開發,進而發展為村落。成立於1976年的「阿里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區內土地雖為國有地,但仍依法承租給中正、中山、香林三個村的居民使用。

李定忠表示,在與台灣之心合作之前,嘉義處曾與嘉義縣政府家畜疾病防治所接洽,由於縣府流浪動物收容中心尚未完工,收容空間不足,因此現行處理遊蕩犬貓程序就是「誘捕、絕育、回放」。

阿里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出現帝雉(亞成鳥)成群在路旁活動。圖片來源:嘉義林管處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響,遊客減少,阿里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出現帝雉(亞成鳥)成群在路旁活動。圖片來源:嘉義林管處。

李定忠說,在遊蕩動物零撲殺政策實施後,各收容中心普遍收容空間不足,若將流浪動物移往他處釋放,勢將造成其他環境問題;考慮若放任流浪貓繁衍,其族群數量將會上升,對環境的影響恐怕只會衝擊更大。

不過這項舉措也引起了保育團體關注,嘉義處於新聞群組表示「因保育團體有不同的看法、本篇新聞稿先不發布」,至於不同之處,嘉義處並未說明。

零撲殺、收容量能不足 遊蕩動物處置成保育難題

遊蕩犬貓在野外造成原生動物傷害的現象,近來受到媒體及民間團體關注。另一方面,民間團體也不斷絕育遊蕩犬貓,期待達到人道減量的目標,只是社會大眾對於遊蕩犬貓減量或處置,也未有共識,遊蕩犬貓數量不減反增,成為棘手議題。

本次TNvR執行地點位於育樂設施區,並非法定保護區。依《森林法》第17條第1項規定,國家森林遊樂區分為育樂設施區、營林區、景觀保護區,在非保護區的遊蕩動物應依《動物保護法》第14條,由縣市政府辦理收容、認養,或絕育或等收容管理措施。

針對是否該對遊蕩貓進行絕育,台灣師範大學科學教育研究所教授劉湘瑤表示,目前國家針對遊蕩犬貓的政策就是零撲殺,要保障犬貓的生存權,又受限於收容量能不足,縣市政府只能進行TNvR。劉湘瑤認為林管處基於保護生態,於森林遊樂區進行TNvR,實屬例行工作。


遊蕩犬貓已成台灣山林保育必須正視的議題,圖為陽明山地區的遊蕩貓,只在貓身上繁殖的「弓蟲」已成為陽明山小型食肉哺乳動物間新的流行疾病。曾以寧攝。

對於新聞稿下架一事,以及有些施政是否只能做不能說,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研究員詹芳澤醫師認為,公開資訊往往招來反對聲浪,更需要勇氣。站在公務員立場,管轄區內有遊蕩動物危害野生動物、但移除困難重重的條件下,執法人員仍想方設法減量,若這些行為未受到支持、不作為,任由不同主張的人衝撞,最後會不會只能私了、讓遊蕩犬貓間接受害?「資訊不公開,只會壯大暗黑的力量。」

犬貓結紮後無處可去 山區回置爭議多

那麼回置有錯嗎?那些貓就是生活該地,若不絕育就是不斷生育,幫忙絕育卻要負擔收容的責任,似乎也不合理。詹芳澤認為,雖然大家認為回置不好,但貓原來就生活在該地,若不回置,似乎也無處收容,法令上又不容許人道宰殺,無論森遊或國家公園,面臨這種處境十分兩難。

劉湘瑤也指出,在國家公園和林務局委託的監測計畫中,都拍攝到遊蕩犬貓咬食原生物種的紀錄;到底比例多少、嚴重程度如何,仍缺乏系統性數據調查;但這些捕食畫面,卻讓遊蕩犬貓成為指責對象。

不過回置野外,影響生態,確實問題重重。劉湘瑤認為,既然當地因歷史因素,國有地承租給民眾的既成事實,建議居民自主性管控飼養的犬貓;至於進行TNvR是基本該做、務實行政,不需要特別強調。

嘉義處再度呼籲大眾秉持「不餵食、不棄養」原則,才能維繫自然環境與生態功能。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