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意見發表會】詹順貴盼權衡藻礁與區域正義 林惠真憂台灣「窮到只剩下電」 | 環境資訊中心

【公投意見發表會】詹順貴盼權衡藻礁與區域正義 林惠真憂台灣「窮到只剩下電」

2021年11月24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1218公投日即將到來,第三場公投意見發表會今(24日)登場,「珍愛藻礁」公投由東海大學生態與環境研究中心特聘教授林惠真,迎戰反方代表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兩人分別聚焦在藻礁生態保育及減煤、減空污,對話幾無交集,宛如平行時空。

林惠真說,台灣西海岸有九成都被人為開發,不希望未來我們窮到只剩下電,大潭藻礁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自然地景,「台灣人應透過公投,向世界展現保育藻礁的決心,那才是台灣真正的核心價值。」而詹順貴則說,保育藻礁很重要,但減煤、減空污同樣重要,「我們不能跟長年承受燃煤空污的中南部居民說,你們的身體健康不比藻礁重要。」

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左)、東海大學生態與環境研究中心特聘教授林惠真出席公投第三場電視發表會,針對珍愛藻礁公投各抒己見。圖片來源:中選會提供

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左)、東海大學生態與環境研究中心特聘教授林惠真出席公投第三場電視發表會,針對珍愛藻礁公投各抒己見。圖片來源:中選會提供

第20案「珍愛藻礁」第三場電視意見發表會
日期:2021年11月24日
正方代表:林惠真(東海大學生態與環境研究中心特聘教授)
反方代表:詹順貴(前環保署副署長、環境律師)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即北起觀音溪出海口,南至新屋溪出海口之海岸,及由上述海岸最低潮線往外平行延伸五公里之海域)

林惠真:保護藻礁才是真正的台灣價值 歷史會記得我們的決定

作為五場公投意見發表會唯一的生態學者代表,林惠真開場就向大眾介紹藻礁生態系。

他說明,藻礁是由殼狀珊瑚藻等藻類造礁而成,藻類在春天時會大量生長、呈現嫣紅色,死亡後,骨骼則會化作碳酸鈣留在海岸上,經年累月層層疊疊、形成像千層派一樣的藻礁。藻礁有非常多的孔隙,可以提供很多生物生長、繁殖與居住,因此形成生物多樣性豐富的藻礁生態系。

「無論原方案或外推方案,都在藻礁海岸進行工程,都會造成破壞。」林惠真說,不只有海岸邊露出的藻礁,水面下也有許多藻礁。他指出,珍愛藻礁公投是台灣史上第一個保護環境的公投,歷史會記得我們的決定。

「台灣人要告訴世界,我們擁有大潭藻礁珍貴的地景、生態系,而且我們有決心要把它保留下來,共同保護生態才是真正的台灣價值。」林惠真表示,公投是一個重要的抉擇,「你可以決定要破壞藻礁,讓台灣海岸環境變差,或是跟我們一起同意保留藻礁,留下台灣珍貴的藻礁海岸。」

台灣人要不要讓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在桃園大潭藻礁續建,將在1218公投日見分曉。本報資料照,孫文臨攝
台灣人同不同意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在桃園大潭海域續建?1218公投日將見分曉。本報資料照,孫文臨攝

再外推方案已避開藻礁? 林惠真質疑生物及生態棲地無一倖免

林惠真批評,政府是在公投連署通過後,才急就章提出再外推方案,「完全沒有正視問題,也無法改變破壞藻礁的情況。」對於政府聲稱三接再外推方案已避開藻礁,他相當不以為然。

再外推方案的設計包含改變海流的簍空棧橋、阻絕海流的外廓防波堤,林惠真表示,未來海洋生物如紅肉ㄚ髻鮫可能無法進來棲息、利用,且三接建設複雜,就算進來也會迷航。

東海大學生態與環境研究中心特聘教授林惠真表示,大潭藻礁是紅肉ㄚ髻鮫等海洋生物的棲息環境,三接蓋好後宛入要牠們走迷宮。圖片來源:擷取自直播

林惠真表示,大潭藻礁是紅肉ㄚ髻鮫等海洋生物的棲息環境,三接蓋好後宛如要牠們走迷宮。圖片來源:擷取自直播

林惠真指出,即便棧橋簍空,橋墩仍會破壞藻礁,且還要投放303個面積將近籃球場大小的水泥沉箱,「直接壓垮生態棲息地,下方的生物將無一倖免。」他也質疑,水工模擬的目的是為了要進行港區行船安全的設計,要評估浪有沒有變小、船能不能行使,「水工模擬無法知道三接對生物生態的影響。」

林惠真表示,三接興建後可能會造成大潭電廠進水口淤沙,導致電廠難以運作,雖然中油說會清淤,「但他們要怎麼清?清淤的強度與頻率如何?能把海底剷除嗎?」這裡的地形很特別,看似友善環境的清沙也可能會造成棲地破壞。

西海岸九成已遭人為開發 林惠真擔憂台灣「窮到只剩下電」

「我們經常羨慕國外擁有豐富美麗的自然生態,但回過頭來,自詡為海洋國家的台灣,卻不斷破壞天然海岸。」林惠真直言,台灣西海岸有九成都被人為開發,天然海岸只剩不到10%,甚至要在珍貴的藻礁海岸蓋天然氣接收站,「大潭藻礁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珍貴地景,一旦錯誤我們就回不去了。」

「我們的孩子已經快要不知道什麼是自然海岸,不希望未來我們窮到只剩下電。」林惠真認為,破壞天然藻礁海岸,會影響海洋生物的棲地及生態系,也會衝擊台灣近海漁業的漁獲量,最後導致我們要仰賴遠洋漁業、在市場購買海鮮的價格愈來愈高。

影響已降到最低 詹順貴:再外推方案已最大化兼顧多元環保價值

曾因三接環評案而黯然辭官的詹順貴此次代表公投反方,不斷試圖把討論從生態環境,拉到能源轉型及空污議題,他表示,珍愛藻礁公投應該正名為「三接遷移公投」,「公投正方一直沒有告訴大家,三接遷址的後果,對台灣影響真的很大。」

詹順貴強調,過去自己也認為三接應該要遷址,但在經濟部提出「不浚深、不回填」的方案後就改變了立場。他表示,再外推方案不會在藻礁生態最豐富的G1、G2區進行工程,棧橋簍空也不會產生突堤效應,「我不敢說100%不會有影響,但已經把影響降到最低。」

「我相信蓋好之後藻礁應該也能活得很好。」詹順貴認為,藻礁已經存在7600多年,代表韌性應該很好。他也引述中油資料表示,紅肉ㄚ髻鮫並非只能生存在大潭藻礁,整個西部海域都是牠們的棲息地。

時任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因三接環評通過而下台,如今代表公投反方出面支持經濟部的三接再外推方案。本報資料照,孫文臨攝
時任環保署副署長的詹順貴因三接環評通過而下台,如今代表公投反方出面支持經濟部的三接再外推方案。本報資料照,孫文臨攝

需考慮減空污等多元環保價值 詹順貴:三接也為平衡區域正義 

詹順貴強調,環境議題不只保護生態,減煤、減空污、減碳及非核家園同樣重要,「公投逼迫人民只能同意與否的選擇,但我們應該要兼顧多元的環保價值。」他質疑,藻礁保育不能無限上綱,「難道我們能跟中南部長年忍受燃煤空污的居民說,你的身體健康,沒有藻礁生態系重要嗎?當然不行。」

詹順貴憂心忡忡地說,若公投通過要三接遷址,中南部的燃煤電廠可能無法繼續減煤、如期除役,導致空污難以獲得改善,甚至連非核家園的政策也可能受到影響,「三接是為了平衡北中南區域發展的公平正義,不該讓中南部的居民為了北部人用電繼續忍受更多空污。」 

詹順貴不否認大潭藻礁的重要性及三接可能對生態造成的影響,但仍呼籲民眾對公投投下不同意票,「現在政府提出的再外推方案,已是對藻礁生態系保護、減煤、減空污、減碳,遠離核廢料以及核災夢魘等多元環保價值最大化地兼顧。」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