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海鯨豚慘死上千隻 沉入海底屍首難估算 戰爭「生態滅絕」罪證指向俄羅斯 | 環境資訊中心
國際新聞

黑海鯨豚慘死上千隻 沉入海底屍首難估算 戰爭「生態滅絕」罪證指向俄羅斯

2023年01月16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鍾友珊 翻譯;許祖菱 審校;稿源:Mongabay

2022年5月9日,羅馬尼亞多瑙河三角洲生物圈保留區(Danube Delta Biosphere Reserve)巡護員布列特(Bogdan Bulete)接到一通電話,要他去蘇利納鎮(Sulina)海灘察看鯨豚擱淺的情況。他原以為只是例行任務,但到現場,映入眼簾的卻是30隻海豚橫屍沙灘上。

A-dead-dolphin-washed-up-in-Tuzlovsky-Limany-National-Park-in-Ukraine-27-July-2022-2

2022年7月27日,一隻死去的海豚被沖上圖茲洛夫斯基利瑪尼國家公園海岸。圖片來源:盧塞夫。

他接受《Mongabay》專訪時表示,當時情景讓他「大受震驚」,部分鯨豚似乎受到灼傷,所有鯨豚的尾巴或腹部都有繩網纏繞的痕跡。

鯨豚死亡慘重 但缺乏直接關聯證明

俄國入侵烏克蘭以來,黑海海灘上就不斷傳來鯨豚傷亡的消息,數量超出以往。在2022年12月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COP15)召開期間,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對俄國做出「生態滅絕」(ecocide)的指控。在此之前,敖德薩(Odesa)地檢署已先一步在7月宣布,將針對鯨豚生態滅絕事件,對俄國展開調查。

至今,黑海鯨豚的死亡已累積不少事證,但確切死亡數的估算仍有差異。此外,科學論證是否足以證明鯨豚死因是戰爭,看法也仍分歧。「戰時科學」(wartime science)很重要,但難度也十分高。

A-dead-cetaceans-at-km-6-of-Tuzlovsky-Limany-National-Park-in-Ukraine-2-June.-Image-courtesy-of-Ivan-Rusev

2022年6月2日,烏克蘭利瑪尼國家公園發現的死亡鯨豚。圖片來源:盧塞夫

科學界展開鯨豚遷移與死亡分析

就在澤倫斯基指控的前幾天,研究人員首度提出俄烏開戰以來,鯨豚死亡和移動模式的科學分析。資料顯示,在2022年春季,戰區以南的保加利亞海域,港灣鼠海豚(harbor porpoise)的數量較2021年同期增加了5倍。保加利亞漁民捕撈大菱鮃(又稱歐洲比目魚)時,誤入漁網的鯨海也比過去三年激增了10倍。

總部位於瑞士的海洋保育顧問公司「海洋保護(Ocean Care)」於2022年12月2日馬爾他的「黑海、地中海和鄰近大西洋區鯨豚類保育協定」(ACCOBAMS)締約國會議上發表這份調查結果。《Mongabay》取得了這份資料。

保加利亞環境研究組織「綠色巴爾幹(Green Balkans)」的帕帕夫(Dimitar Popov)負責收集和分析相關數據。他告訴《Mongabay》,戰爭的噪音可能是驅使鯨豚往南遷徙的原因。

烏克蘭圖茲洛夫斯基利瑪尼國家公園(Tuzlovsky Limany National Park)研究組負責人盧塞夫(Ivan Rusev)認為鯨豚死亡和戰爭脫不了關係。他對《Mongabay》說,黑海的鯨豚從未經歷過這種大規模戰事,牠們的異常行為與軍用聲納、砲火轟炸有直接關聯。

ezgif.com-gif-maker(3)

2022年7月29日,被沖上圖茲洛夫斯基利瑪尼國家公園海灘的鯨豚,身上帶有網子纏繞的痕跡。圖片來源:盧塞夫

相關還是因果?

烏克蘭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研究員葛丁(Pavel Gol'din)參與了死亡海豚的解剖。他說,俄羅斯在2月24日開始砲轟烏克蘭,而3月的第一週,就發現大批海豚被沖上岸。

這段期間,烏克蘭亞速海(Azov)和黑海沿岸的國家公園大多被俄國佔領,導致鯨豚監測中斷,圖茲洛夫斯基利瑪尼國家公園是唯一例外。在軍方允許進入的範圍內,盧塞夫從2月至7月,在不到6公里的海岸線間共發現45隻鯨豚屍體。戰事發生前一年,全長44公里的海岸線也不過3隻被沖上岸。

盧塞夫說,直到烏克蘭將俄國趕出蛇島(Zmiinyi),有強力聲納功能的船艦駛離,鯨豚擱淺的情況才暫時停止。

葛丁和其他受訪的科學家表示,俄烏戰爭迫使數量空前的鯨豚離開棲地或死亡,但仍需科學研究才能證明兩者關聯性。

烏克蘭敖德薩海洋生態科學中心(UkrSCES)海洋脊椎動物實驗室負責人維什尼亞科娃(KarinaVishnyakova)說,「證據蒐集需要時間,精確性也很關鍵」。

ezgif.com-gif-maker(1)

維什尼亞科娃正在解剖黑海沿岸的死亡海豚,以釐清死因。圖片來源:維什尼亞科娃

已知的遠低於實際 鯨豚死亡數難掌握

從戰爭爆發以來,各方對鯨豚死亡數的估算並不一致。根據研究員與公民科學家回報的數字,維什尼亞科娃認為,擱淺在烏克蘭、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和土耳其海灘的海洋哺乳動物約有900隻。她承認這數字遠低於實際死亡數,但不願在缺乏研究的情況下貿然推斷。

盧塞夫則估計,自2月以來鯨豚死亡數超過5萬隻。這是多數媒體所採用的數據。

盧塞夫的算法是,先依據烏克蘭、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土耳其、俄羅斯、喬治亞聯絡人加上網路回報數據,統計出鯨豚擱淺約2500隻。不過,研究顯示絕大多數的鯨豚死後都沉到海裡而非擱淺海灘、食腐動物也會在鯨豚擱淺死亡後就毀掉屍體、另外還有很長的海岸線無法取得數據等。綜合上述因素,他推估出死亡5萬隻的數字。

布列特則表示,包含他5月9日在蘇利納發現的海豚,光是羅馬尼亞多瑙河三角洲就有超過100多隻鯨豚擱淺,而這些數據並未被納入國際記錄。

鯨豚死亡慘重 海洋生態恐失衡

維什尼亞科娃認為,戰爭確切的影響尚待研究釐清,但從鯨豚數目的減少來看,生態系統恐會因此失衡。

根據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皮書紅色名錄,黑海港灣鼠海豚(學名:Phocoena phocoena relicta)和黑海瓶鼻海豚(學名:Tursiops truncatus ponticus)均屬於瀕危(EN)物種;黑海真海豚(學名:Delphinus delphis ponticus)則屬易危(VU)。

維什尼亞科娃將這些只出現在黑海的鯨豚歸為關鍵物種(keystone specie),稱他們是「海中的狼」[1],牠們的捕獵行為有助維持物種的平衡。鯨豚大批死亡後,黑海生態可能受到影響,連帶波及產值達2.51億美元的漁業。

ezgif.com-gif-maker(2)

(左)6月4日在擱淺在圖茲洛夫斯基利瑪尼國家公園的鯨豚。(右)8月,羅馬尼亞多瑙河三角洲生態保留區的工作人員在監測過程中發現被誤捕的港灣鼠海豚。圖片來源:盧塞夫(左)、DDBR(右)

地檢署展開調查 追究「生態滅絕」難度高

敖德薩地檢署2022年7月採取行動,依烏克蘭法律追究俄羅斯造成生態滅絕的責任。《Mongabay》進一步詢問地檢署但未獲回應。

想證明這項罪行難如登天。除了需要有力證據外,生態滅絕並非國際法所定義的犯罪行為,更何況俄國並不承認國際刑事法院(ICC)。

2021年,一個12名律師組成的國際組織正式提出「生態滅絕」的法律定義:「明知對環境足堪構成廣泛或長期嚴重傷害之非法或惡意行為」。他們也提案修改國際刑事法院的《羅馬規約》,將生態滅絕定為刑事犯罪。

為證明俄羅斯造成黑海鯨豚死亡,地檢署特別對鯨豚進行病理解剖。負責檢驗的葛丁發現,死亡鯨豚的回聲定位器官有出血及組織損傷,至於是否能歸因於戰爭噪音,則須生物學家和獸醫再進行樣本解析。樣本也會送到歐洲實驗室進行噪音損傷評估、病理學與毒理學的測試,以排除疾病等因素。

2020年5月,媒體開始關注到鯨豚死亡的訊息。俄羅斯新聞社(RIA Novosti)報導提到,克里米亞的卡拉代科學站(Karaday Scientific Station)俄國生物學家洛格米諾娃(Irina Logominova)表示,鯨豚的死亡數目「仍在年度統計的範圍內」。罪魁禍首很可能是疾病、而非戰爭。《Mongabay》向他進一步詢問,但未獲回應。

就在澤倫斯基的指控後,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COP15)歐洲和紐西蘭國家代表也跟進譴責俄國造成的環境破壞。俄國代表雷布里科夫(Denis Rebrikov)則回應,這類指控「和議程無關」。

戰火隆隆 鯨豚聲波定位與覓食受影響

戰事對鯨豚的影響主要是聲音。維什尼亞科娃解釋,鯨豚倚賴聲波進行定位、覓食,對爆炸和巨大聲響「極其敏感」。

即使不在爆炸區附近,爆炸聲還是可能損及鯨豚的回聲定位器官,讓鯨豚壓力增加、迷失方向、甚至死亡。根據研究,北約於2021年曾在波羅的海保護區引爆42枚英國二戰時期的地雷,造成港灣鼠海豚擱淺。檢驗後發現,牠們的中耳骨和軟組織均有受損。

沒有人知道俄羅斯在黑海部署或引爆了多少地雷,俄烏互相指責對方埋下了數百個地雷。烏克蘭在海岸進行防禦性布雷,2022年6月起禁止民眾在海邊游泳。

盧塞夫說,2月至7月期間,潛艇和配備強力聲納的船艦襲擊黑海西北部,船隻聲納直接干擾了鯨豚的回聲定位。

ezgif.com-gif-maker

地檢署解剖鯨豚屍體以釐清死因,做為生態滅絕控訴的證據。圖片來源:敖德薩地檢署

大規模轟炸常對準港口和戰略哨所,烏克蘭艦隊幾乎全軍覆沒,鑽油平台和民用船隻也遭到重砲襲擊。烏克蘭國防部報告則指出,俄國的黑海艦隊損失了16艘,包括4月14日被擊沉的莫斯科號(Moskva)以及5月7日蛇島附近被炸毀的俄軍登陸艇。

兩次攻擊的震動威力遠及40公里外的蘇利納。布列特辦公室的門窗被震開,他說強度類似地震,戰鬥機低空飛行的聲音也很恐怖。

5月9日的大規模鯨豚死亡事件,是發生在羅馬尼亞200公里海岸線最嚴重的一次,時間點正是登陸艇擊沉的兩天後。布列特說,鯨豚可能是因逃離爆炸時驚慌誤入漁網,或因受傷而沒發現漁網。

「烏克蘭人民為捍衛生存權和自由權付出了巨大代價」,維什尼亞科娃說,「然而,我們(科學家)的研究不能停止。要讓世人看見,不只是人類、自然界在這場戰爭中也受到慘烈的威脅。」

[1] 編註:1920年代狼群遭大量補殺而近乎絕跡,美國黃石公園麋鹿數量因此迅速成長,摧毀植被。為解決生態失衡,因而黃石公園引進狼群。據信此舉讓公園內的生態系統恢復平衡。該故事被拍成短片並廣為流傳。

參考資料

※ 本文經授權全文翻譯自報導,如需轉載請來信:infor@e-info.org.tw

作者

許祖菱

大學就讀傳播學系,現在是文字/影像/翻譯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