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這麼爛,為何不重新環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如果有這麼爛,為何不重新環評?

2007年08月31日
作者:陳秉亨(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

2007年8月29日下午2點,參加「變更雲林離島式基礎工業區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專案小組第2次審查會。本次會議的重點在於:因土地開發成本過高導致沒有廠商進駐(除了麥寮六輕之外)、規劃超過10年的離島工業區從原來規劃的「基礎工業」區希望可以變更成為「台塑煉鋼、國光石化」園區。相較於所牽涉的大面積土地變更與許多增量的汙染問題,側面了解這次會議的結論是環評會議最常出現的「補件再審」,因為開發單位提出的資料可說是非常粗糙,所以還有委員揶揄開發單位:「乾脆假裝沒有這次的審查好了」。但是如果這已經是第二次審查會、如果環保署真要增加環評的效率、如果這個報告真有麼爛,會議主席張子敬副署長為何不裁定重新環評?

見鬼的污染防治配套、肯定空保處說真話

此開發案的相關環評會議中,唯一站在人民健康與環境保護的公部門大概只有環保署空保處。這次會議空保處的官員也質疑開發單位所提出的VOCs(揮發性有機氣體)減量辦法,雖然工業局一而再、又非常無恥的宣稱當年離島工業區5,400頓的VOCs汙染總量是「暫定的」,因此還能容許新增3,110頓的汙染量,他們提出的解決辦法是我們一再批評的、近乎腦殘、當人民是白痴的,從雲嘉南三縣市其他工業區減量3,110頓,挪給兩大開發案使用。

空保處的官員當場就質疑此辦法,難道雲林沿海居民的健康風險,能夠平均分散到雲嘉南三縣市?環評委員范光龍先生針對工業局的「VOCs減量輔導辦法」,也忍不住揶揄他們,如果「輔導」有用,那麼這次大赦、在獄中接受「輔導」的受刑人,就不會一出獄就殺害台大的教授。

「趕羚羊」的劫貧濟富的國家政策、官員與地方利益人士

在這邊對於個人用詞粗鄙跟大家道歉。「趕羚羊」是我不久前學到的罵人用詞,它是由台語的三字經取諧音而得,本來不應該污染大家的心靈,但是會議中,環評委員郭鴻裕先生拿出工業局自己做的、竟然「限制閱覽」的健康風險評估報告指出,離島工業區的汙染對於週遭居民之健康有不利影響,但是在劫貧濟富的國家政策與經建部門的主導下,這次的會議報告竟然宣稱,離島工業區增加了58%的VOCs之後並不會有嚴重的影響。

此外,到場的經建部會官員與台西鄉公所代表、自己本身有土地待開發單位徵收的有利人士,皆宣稱此開發案對於地方發展有正面的幫助。對於他們無視於弱勢生計、人民健康、永續發展,除了「趕羚羊」之外,真的找不出任何可以抒發心中不滿與抗議的詞彙,我想多數人應該都會有同感吧。

選擇性引用中華白海豚研究,陷學者與中華鯨豚協會於不義

由民間所紀錄,六輕近海、未來要填平的海域的中華白海豚。(圖片來源:陳秉亨)另外一件更令人氣憤的事:開發單位選擇性引用周蓮香老師與中華鯨豚協會關於中華白海豚的部分研究資料,宣稱雲林近海沒有中華白海豚之分布。事實上光在民間單位的觀察中,在離島工業區預計填海造地的海域就有多次中華白海豚現身,濁水溪口也是中華白海豚重要的棲地之一。個人非常擔心不知內情的人恐怕會誤解長期推廣鯨豚保育的周老師與中華鯨豚協會,雖然個人力量有限,稍為周老師與中華鯨豚協會澄清。

日前於台大巧遇周老師,根據周老師親口所述,國家所給的經費根本不足以做到大範圍的研究,以有限的經費只能以嘉義與台中近海為重點研究,開發單位不負責任的選擇性引用研究資料,實在非常不道德。在中國視為國家保育形象、有海上國寶之稱的中華白海豚,然而台灣政府與開發單位竟然如此忽視。台西鄉代表的「有利」人士竟語帶自豪的說:「說到吃海豚,我們雲林人是最厲害的」。如此糟糕的報告讓環評委員李育明先生也忍不住嘲諷:「下次會議,希望不要出現民間都拍的到,開發單位花大錢卻紀錄不到的資料。」

開發內容完全不同,怎能不重新環評?還有環評委員狀況外!

台西可以緩衝水患的地區全被工業區填高。(圖片來源:陳秉亨)開發單位無視污染超量問題,力主變更面積不超過十分之一無須重新環評,實則不然。此計畫總面積變更雖未超過十分之一,但取消原先規劃的四湖工業區與將工業區移至台西內陸,工業區設置區域的改變早超過十分之一,何況原先的計畫是供規模較小、污染較少、就業機會較高的綜合基礎工業所使用,而非高耗水、高耗能、高污染的台塑大煉鋼廠與國光石化。

這兩個增加開發案加上原有的台塑六輕開發案的溫室氣體為台灣全國總量的30%,如此不永續、爭議多時的開發案,竟然還有環評委員表示:「不知道工業區裡面進駐什麼產業!」這位委員還是環工界的大老,大學時代我還看他寫的廢水處理課本。不禁讓人感嘆這次環評委員的遴選,果真是特別「用心」。

此案勢必加劇水患,完全不顧雲林沿海人民生計

此開發案將雲林台西出海口完全填高作為廠址,用膝蓋想也知道,怎麼可能不會妨礙內陸排水?台西本來就是水患嚴重的地區,何況近年降雨時常超過百年的暴雨頻率,水利署設計堤防也都以百年的暴雨頻率設計,開發單位竟然只使用50年一次的暴雨頻率計算洪水量,難道是百年的暴雨頻率算出來的結果導致台西淹大水,不可告人?另外,報告書裡對於工業區所引起的沿海地形變化,對於外傘頂洲的影響僅用「西部侵蝕、東部淤積」帶過,環評委員陳鎮東老師當場批評:「西部侵蝕、東部淤積,整體還是侵蝕,以後就沒有外傘頂洲保護雲嘉沿海。

開發單位對於養殖漁民的補償措施竟然是「輔導他們至四湖、口湖繼續進行養殖漁業!」四湖、口湖沿海的早就有人從事養殖,根本不可能容納台西漁民。會場聽著台西鄉公所代表打著「希望讓台西人有一口飯吃」的理由歡迎工業區進駐,本想再次發言反駁:工業區進駐才會搶光台西農漁民僅存的一口飯;更想「吐槽」當鄉公所代表跟國光石化在餐廳吃大餐時(有影像資料為證),也該留一些給即將失業的農漁民吃。但他在這麼多專家學者前如此跋扈的態度,其實對於開發單位未必有加分效果,也就不跟他做口舌爭執。

台西淹大水,台塑的油罐車可以過得去,台西人民可是「過不去」。(圖片來源:陳秉亨)             台西淹大水,台塑的油罐車可以過得去,台西人民可是「過不去」。(圖片來源:陳秉亨)

真的有夠爛,應該重新環評

不只是離島工業區變更的環評資料有夠爛,離島工業區內的工業港資料也是爛到極點,連交通相關的政府部門都認為已經有一個麥寮港無須再新建一個港,但開發單位卻始終不願意接納,還拿出「車輛運送原料容易出車禍」等爛理由,堅持新建工業港。整個離島工業區的規劃快20年,20年來混亂的國土規劃,導致台灣必須認真面對的問題,如:沿海水患、水資源不足、污染毒害、溫室氣體減量、現在更有中華白海豚的保育問題……等,20年來環境影響評估技術也進步許多,加上開發單位如此爛的報告與完全不顧沿海人民生計的因應對策,整個開發案不只需要重新環評,更應該啟動政策環評的程序,環保署、環評委員若真是為環境保護把關,期待下次審查時,可以讓這個有夠爛的開發案再進行一次環境影響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