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水鳥繫放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談水鳥繫放

2005年02月13日
作者:企鵝

繫放,在大陸稱之為「環誌」,指的是在利用適宜的器材,以不傷害鳥類為原則進行捕捉,並在捕捉後,對鳥類進行上環測量等工作。台灣地區最早的繫放工作始於1960年代的「遷移性動物病理調查(MAPS)」,爾後又有農委會的「東亞國際繫放先驅計畫」,但至1995年農委會計劃停止後,目前所進行的繫放工作多是大學、研究單位及各地保育團體自行進行。

在繫放工作中,陸鳥繫放與水鳥繫放有極大的差別,除了環境不同之外,鳥類習性的差異,更決定了繫放工作進行的時間。陸鳥多半於白天進行,而水鳥繫放佝限於器材,絕大多數都是在夜間以霧網等方式進行捕捉。

台灣水鳥繫放工作,原本分北中南三地,於關渡、大肚溪口及四草進行,近年來由於人力、經費等因素限制,只有東海大學環境科學研究所在中部大肚溪口有持續性的繫放工作進行著。

在水鳥繫放工作中,如何有效並安全地捕捉到水鳥是第一要務,也是最困難的一步。將捕捉到的水鳥帶回野外臨時工作站後,將會進行基本的上環與測量。上環,主要以金屬環為主,金屬環上除了有不同的編號外,並註明了繫放國家與連絡信箱等資訊,此外也有色環、足旗等等不同標誌方式。測量,主要是測量其喙長、頭長、翼長、重量等形質資料,並紀錄其飛羽換羽、體羽換羽模式。目前台灣水鳥研究群與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合作,進行禽流感監測,同時與台中科學博物館合作進行水鳥血樣採樣,並針對部份研究需要鳥種進行體脂肪測量等工作。

上述工作均在以鳥類安全為優先考量下進行,所有水鳥的留滯時間均有嚴格計時,以防止因留置過久對水鳥本身產生不良影響。同時,台灣水鳥研究群也與國外保育組織澳洲水鳥研究群進行合作,採足旗辨識系統,對台灣本地繫放的鳥種除了基本的金屬環外,另外標誌了上白下藍的足旗,作為在東亞澳遷徙線上的國別辨識。而在所有工作進行結束,切實地確認所有繫放過的水鳥均能安然無恙地離開,這才是繫放工作的最後一步,是繫放工作者都希望看到的一幕。

自1996年起,台灣水鳥研究群己繫放過數千隻水鳥,除了曾回收過澳洲、日本、南韓、蘇俄等國水鳥外,台灣繫放過的鳥種也曾經於國外再次被繫放回收。而藉由足旗系統的國外辨識,台灣的白藍足旗在整個遷徙線各地正傳來發現的訊息。

繫放工作除了藉由測量搜集水鳥形質資料,糞便了解禽流感概況,血液進行分子生物學研究,體脂肪累積情況了解遷徙情況,換羽模式了解成幼與遷徙概況,同時透過國際合作模式,確立了東亞澳遷徙路線與遷徙線的分布。

為了讓更多人了解台灣水鳥研究概況,台灣水鳥研究群於2004 年四月發行了台灣水鳥研究通訊(Dunlin),採取季刊方式發刊,內容除了國內外水鳥、溼地保育消息外,同時也提供水鳥繫放報告。因無任何經費支持,僅能提供電子檔下載方式,希望藉由網路傳播的力量讓更多人了解到台灣水鳥繫放工作正做些什麼、曾做過那些。

其實,繫放工作僅僅是鳥類研究中的一種工具,由於與鳥類直接地接觸,除了能收集到第一手資料外,卻也面對著相對的危險性。藉由環環相扣的研究結果,將其作為水鳥及溼地保育,甚至經營管理的背景資料,一直是台灣水鳥研究群努力的目標。

水鳥繫放實況:看圖說故事

照片提供:企鵝

在廣闊的灘地中,我們架起了微不足道的一道網。在夕陽餘光下,我們期待著今晚的精采。

在廣闊的灘地中,我們架起了微不足道的一道網。在夕陽餘光下,我們期待著今晚的精采。 

臨時搭設的工作帳,提供我們難得的屋頂,九人座的龐大車身,是我們暫時躲風的地方,只是風仍然從四周灌入。提醒我們,上桌點了黑夜,怎麼不能配點寒風。

臨時搭設的工作帳,提供我們難得的屋頂,九人座的龐大車身,是我們暫時躲風的地方,只是風仍然從四周灌入。提醒我們,上桌點了黑夜,怎麼不能配點寒風。

這是暗夜裡唯一的一盞燈,往前,是數公里外的漁火,往後,是數公里外的人

這是暗夜裡唯一的一盞燈,往前,是數公里外的漁火,往後,是數公里外的人家。

在精采來臨前,唯一能做的是等待,只是等待並不長久,接續的往往是一夜忙碌,有時甚至得至隔日天明。

在精采來臨前,唯一能做的是等待,只是等待並不長久,接續的往往是一夜忙碌,有時甚至得至隔日天明。

牠是遠道來往的翻石鷸,我極愛的鳥種。在灘地上圓滾滾的身軀,在手上是一手好飽滿。飽滿好,這表示牠一切良好,能再接續未來的幾千幾萬公里旅程。

牠是遠道來往的翻石鷸,我極愛的鳥種。在灘地上圓滾滾的身軀,在手上是一手好飽滿。飽滿好,這表示牠一切良好,能再接續未來的幾千幾萬公里旅程。

小燈接著UPS,消耗著它殘存的電力;我們正收拾著所有東西,消耗著我們殘存的體力。在燈熄滅後,我們與水鳥暫道告別,明日灘地再會。

小燈接著UPS,消耗著它殘存的電力;我們正收拾著所有東西,消耗著我們殘存的體力。在燈熄滅後,我們與水鳥暫道告別,明日灘地再會。

▲台灣水鳥研究群網站可下載「台灣水鳥研究通訊」請至: http://student.thu.edu.tw/~ecolab/

作者

企鵝

台灣水鳥研究群成員,鳥故事杜撰者,以科學的角度觀察候鳥來去,嘗試以文字記述環境變遷,鬻字維生是理想,但常不可得。

>>個人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