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科工程師Showming 投身反鹿寮坑路砂開採案(上) | 環境資訊中心

竹科工程師Showming 投身反鹿寮坑路砂開採案(上)

2008年01月16日
作者:Showming(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

6、7年前我開始跟團每年到國外騎單車,去(2006)年我終於組一個單車團到摩洛哥進行單車及生態旅遊。「很會玩、放得下」是我的標誌,不過受經歷白色恐怖的母親告誡的「政治不能管 」影響,阻止了我對社會的關懷。不過逐漸步入中年後,接觸的人多了,開始覺得我應該可以做一些不同的事,好像一個初學游泳的人在藍色的大海中,試著放開救生圈,開始游出去,有些害怕卻又充滿期待。

綠色尖兵小檔案

投身環境運動的showming ;圖片來源:Showming姓名:Showming
行業: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
年紀:40
環境關懷概述:芎林鹿寮坑路砂開採案,幫忙當地居民找資源。

10多年從業經驗 看清高科技產業光環迷思

由上游看蘭陽溪,最近處為南山村,再往下看有不斷新開發的河階地。圖片來源:Showming我從事半導體業中的電路設計工作已經十多年了,很多人乍聽我的職業,就會驚呼:「你是高科技的耶!」半導體業在美國絕對是科技業,很多公司主導業界的產品方向及規格,不斷創新及思考人的需求,發展出其他國家難以複製的體系。相反的在台灣雖然掛著「高科技」的名號,多半卻只是複製各項美國人的產品,導致我們經常可以聽到以毛利10%還可以活的驕傲,我不能說節省成本這樣的事情沒有創新,可是如果大多數的企業都以衝產能、衝營業額的方式在生存,甚至更多是犧牲了環境來換取,將化學物質直接倒入河川後,再說是為了生存,我不知道當地社區民眾會怎麼想?

最近中國為了環保正要將高污染的PCB工業趕出中國,這些過去汙染台灣幾十年的工業如果回鍋台灣,大家怎麼想?歡迎,認為可以提高就業機會。還是提高防污標準希望業者提高產品價值。兩個不同的想法會很直接的影響台灣的競爭力,我們是要忍著點並努力提高附加價值,還是不動腦筋完全複製過去經驗,直到獲利越來越低,最後再驕傲的告訴人「毛利10%我一樣賺錢」,而忘了背後環境的成本。我想表達的是環保跟產業不一定會互斥,也有可能共生,端看我們怎麼想。

依據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發現,對應到每人GDP(人均所得),要素驅動國家每人GDP約在3,000美元以下;效率驅動國家,每人GDP介於3,000到17,000美元之間;邁向創新驅動國家,每人GDP超過17,000美元。台灣在2007年是16,886美元,白話一點說就是台灣過去的發展是靠效率,未來如果要進步就必須靠創新,也就是台灣的產業思維必須改變。創新跟環境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所有先進國家都在意他們自己生活的環境,工時比台灣短,競爭力卻維持不墜?英國人視減碳為有利潤的產業,德國人重環保,發展出很多衍生性產品,只因環保在他們眼中是高附加價值的產業。

從鹿寮坑自然農法實踐 看台灣產業升級

這些年的工作經驗,我愈來愈覺得如果要活得輕鬆,就必須思考今天所做的是否能成為未來的根基,然後跟別人區隔開,讓附加價值提高,這樣才可能從M型社會的下層轉到上層。從這角度來看我們的高麗菜產業,北台灣最大的高麗菜產地原在武陵農場及思源啞口,隨著國寶魚櫻花鉤吻鮭的棲息地及德基水庫的上游地區,最近終於用補助將農田休耕,不過沒多久,最近上武陵農場途經中橫支線旁的河階地,高麗菜田越來越多,河階地是完全沒有養份的土地,既然沒有養份那農民怎麼種呢?訣竅就是完全用農藥及肥料,整塊地鋪上厚厚的肥料,這樣的高成本遇上高麗菜跌價時那情況就很慘了,更何況還沒加上蘭陽溪下游的污染以及下游仰賴這條溪的農民損失。

由上游看蘭陽溪,最近處為南山村,再往下看有不斷新開發的河階地。圖片來源:Showming不斷新開發的河階地,這一帶看到挖土機一直在整地。圖片來源:Showming

我不是專家所以只是覺得有方法改善但不想多評論,只是想分享我們實作的經驗。我們一群朋友近年在鹿寮坑華龍村種有機蔬菜,村長家有很多地,因為不希望地沒用而荒廢,所以提供給我們利用,讓我們去實驗種植有機作物,方便未來的推廣。

我們的高麗菜完全沒給農藥也沒給肥料,結果卻都沒有蟲,而其他村民用肥料用農藥卻還是長蟲,原來是我們的地裡有地蛛,成為守候這個高麗菜的幫手。我相信自然農法對習慣傳統農業的人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我深深的相信當我們了解大自然的運行規則去種上天給我們的禮物,那會變得很輕鬆而且有附加價值,這才是台灣最需要轉化的方向。

【延伸閱讀】

鹿寮坑農村自然生態文化協會

鹿寮坑驛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