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科工程師Showming 投身反鹿寮坑路砂開採案(下) | 環境資訊中心

竹科工程師Showming 投身反鹿寮坑路砂開採案(下)

2008年01月16日
作者:Showming(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

2007年底新竹縣政府通過在華龍村開採路砂,要挖掉村莊邊緣的一座山,這件事我才真正了解客家族群,並且對他們崇敬有加。其實這座山在村莊的下游,這座山的施工影響最大的是他的下游村莊—五龍村,不過常年不團結的五龍村早已被工業區所佔據,更別談反對此路砂開採案。而華龍村以區區不到200人的居民,經過幾次的縣政府陳情抗議,對砂石廠的封路,直到2007年12月15日在華龍村召開村民大會,會中由客家電視台主持並錄影整個過程後,才成功的暫時阻擋砂石廠挖砂。

綠色尖兵小檔案

投身環境運動的showming ;圖片來源:Showming姓名:Showming
行業: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
年紀:40
環境關懷概述:芎林鹿寮坑路砂開採案,幫忙當地居民找資源。

整個事件從2002年就由業主所找的顧問公司通過環評,後來因為居民的不同意而停工,這幾年業者也公開承認他們用每人6,000元,以各個擊破的方式又取得居民同意書,加上政府的路砂政策使得此事又死灰復燃,最後在居民的團結下才又使此事再歇。這些年幸好在前村長的帶領下成功的將社區營造做起來,讓河水變得清澈,有機柑橘、傳統建築及傳統技藝的再造以及社區居民的合資餐廳(鹿寮坑驛站)讓村民更團結,現任村長承接此重任,今年更得到環保署社區營造之最高榮譽-環保模範社區優等獎,面對砂石場的利誘及威脅而不區服,不過砂石場的黑影幢幢卻也讓前村長被毆,現任村長立刻得到警察24小時保護。

華龍村民團結捍衛自己的家園;圖片來源:Showming  華龍村民團結捍衛自己的家園;圖片來源:Showming

當時我們幾位夥伴聽到村長述說著村裡的一座山即將被砂石廠挖掉,從來沒有經驗的我們面對這個情況也只能聽聽,兩個月後村長用很急的口氣打電話給我說:「他們已經在挖了,怎麼辦?」,當時我心理想,面對縣政府與砂石廠的勾結,當一切程序都合法,當警察的轄區也正好被重新規劃時,我們怎麼有可能打贏這場戰,當然在那個時間點我不能說這些洩氣話,這時候的我只能幫忙找找以前的人脈,請一些這方面比較有經驗的人跟村長聊一聊,看能怎麼進行。

尋來資源未用上 見識在地直接阻擋力量

飛鼠部落的頂定牧師判斷他們挖土的用途,以及縣政府將責任推給中央的行徑,並建議我們要知己知彼,要拿到他們的環評資料。朋友朱幸一幫忙拍攝記錄片以及寫新聞貼到公民新聞及環境資訊網站,並在去(2007)年1208台北抗暖化大遊行,特別北上尋問可能的支援。

經由千里步道工作人員黃詩芳的引薦,我認識了文魯彬先生。他很熱心答應要幫忙,並且跟我說主要還是要當地居民有共識所形成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可是這些看似不錯的資源卻是一個都沒用上,但這也是我的學習──鄉下人不習慣走煩瑣的法律途徑,他們用的是抗爭,用的是封路等一些很直接的動作。時常我看到村長高舉右手呼喊「我要捍衛我們的土地」,最後竟然也阻擋成功,而我這位讀書人總是想很多,卻是一事無成。

只要願意 就有舞台的環保運動

我們在鹿寮坑沒有施農藥及肥料的高麗菜園;圖片來源:Showming其實這幾年來自己摸索關心環境議題,覺得環境運動並不簡單,它要讓人能靠自然過活,遇到不良法規或是既得利益者又要妥善去面對。過活需要經營規劃的能力,不良法規需要有人懂法規,面對既得利益者又要勇敢動員。當然,沒有一個人都擁有所有能力,時常需要團隊合作。要墮落只要放手就可以了,因人性的貪婪自然會摧毀一切,但是要變好卻要十八般武藝全會。不過願意面對就是一種成就,在公司裡往往要跟人搶破頭才有機會露頭,在環境運動裏只要願意就可以有舞台。套句我朋友說的:「投入環保,可以學東西、交很棒的朋友、又可以玩,實在一舉多得」──這就是我投身後就不出去的原因了。

最後,想以一段話作結,這是我的親身經歷,希望未來也有機會成為各位的體驗!「如果你曾經喝過甜美的水,呼吸著最新鮮的空氣,你會改變價值觀。如果你走過各地,深刻的了解別人的苦難,你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如果你曾聽說有些人對土地的感動及努力,你的內在動力會慢慢甦醒。」

【延伸閱讀】

華龍村開採路砂案相關報導:

原始版

報導版

文字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