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豹的故鄉—大武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雲豹的故鄉—大武山

2004年03月05日
作者:張岱屏 (公共電視記者)

大武山自然保留區從海拔200公尺到3100公尺,保存完整而豐富的林相。大武山,南台灣第一高峰,是卑南、排灣、魯凱三族的聖山,也是魯凱族祖靈居住的所在。相傳魯凱族人是在雲豹的帶領之下,越過大武山的東稜,來到屏東的霧台鄉。這種神秘的動物,多年來沒有人見過牠的蹤跡,但牠的故事卻始終存在於老人家的記憶裡——

很久很久以前,黑熊跟雲豹是一對很好的兄弟。原本他們的身體都是白色的,有一天他們決定替彼此畫花紋。黑熊先幫雲豹畫,牠很勤快,把雲豹畫得很漂亮。後來換雲豹幫黑熊畫,黑熊因為幫雲豹畫得很累而睡著了,雲豹偷懶,把熊整個塗黑就跑掉了,但由於黑熊打瞌睡胸口沒有塗到,就留下一個白色V型的花紋。從此以後,雲豹跟黑熊成了世仇……

雲豹芳蹤何處尋

大武山豐富的自然環境,吸引生態學者不畏艱苦進行各種研究。1986年,研究雲豹的美國動物研究專家羅彬慈博士訪問台灣,認為大武山地區是台灣雲豹最可能出現的地區。1988年,在保育的呼聲之下,農委會公告成立「大武山自然保留區」,面積廣達47000公頃,是台灣地區面積最大的自然保留區。

大武山自然保留區含括了台東縣五大水系——大南溪、知本溪、太麻里溪、金崙溪及大竹溪等上游的原始森林,豐富的自然環境吸引了生態研究者不畏艱苦,想要見證南台灣這片野生動物的天堂。

研究人員夜晚在溪床邊紮營取暖。2001年,農委會委託屏東科技大學在大武山自然保留區進行雲豹調查計劃。3年來,研究員姜博仁與他的團隊足跡踏遍了大小鬼湖、大武山東稜、知本溪流域與太麻里溪流域,至今不曾發現雲豹的蹤跡,卻累積了豐富的大武山動植物資料。今年2月14日,我們與姜博仁的團隊進入大武山自然保留區,沿著太麻里溪流域而上,進行11天的勘查,希望能更了解雲豹的故鄉。

高科技輔助生態研究

由於研究者沒有辦法長時間在山中紀錄動物,而且大部分動物對於人都極為敏感,因此自動照相機就成了極好用的工具,利用紅外線感應動物的體溫,拍攝動物的一舉一動。3年來拍攝到的保育動物包括台灣獼猴、麝香貓、食蟹、穿山甲、水鹿、山羌、山羊、黑熊、石虎,以及極為少見的黃喉貂等等。

研究人員紀錄大武山區的樹種與動物之間的關係。 研究人員在大武山自然保留區進行棲地測量。

除了紀錄動物生活習性,研究團隊在山上另一項重要工作是調查動物棲息環境,對於每一個樣區附近的植被密度、樹種,都要做詳盡的紀錄。大武山自然保留區海拔高度從200公尺到3100公尺,林相從低海拔熱帶雨林、中海拔亞熱帶闊葉林到高海拔溫帶針葉林,境內沒有公路的切割與人為的開發,植物林相保存得相當完整,為境內的各種動物提供了適合的生存環境。

意外的收穫

從海拔200公尺一路往上攀爬到1400公尺,林相從低海拔熱帶雨林轉變為中海拔闊葉林;在這個區域,研究團隊曾經見到極為稀少的保育類動物——黃喉貂。姜博仁表示,黃喉貂是台灣4種貂科其中之一,是毛色最漂亮的一種,多分布於中海拔區域。過去關於黃喉貂的生態紀錄與研究都極為缺乏,這3年來利用自動照相機得到的資料發現,在雙鬼湖與大武山自然保留區都還有牠的蹤影,顯示黃喉貂在這個區域仍然有穩定的族群數量。

水鹿、山羌、山羊是大武山自然保留區常見的動物。 大武山是魯凱、排灣、卑南三族的聖山。

大武山雲豹調查計劃即將在今年告一段落,雖然至今尚未發現雲豹的蹤跡,卻意外地見證了大武山自然保留區的豐富與美麗。有人說,大武山是台灣最重要的野生動物基因種源庫、是中央山脈南端野生動物遷徙繁衍的唯一廊道。其實,大武山不僅是雲豹的故鄉,也象徵台灣每一個人心中不斷追尋的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