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糧食作物的多樣性,急需更多心力投注! | 環境資訊中心

恢復糧食作物的多樣性,急需更多心力投注!

2008年05月27日
摘譯自2008年5月22日IPSTierramérica里約熱內盧報導;范仕穎編譯;蔡麗伶、禾引審校

即使拉丁美洲是世界4大糧食作物的其中2項:玉米和馬鈴薯的原產地,但其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對當地的商業性農業並沒有帶來多少好處。

現在全球的糧食危機引發了農產和貿易的爭論,其中包括了商業性農作物在多樣性面向的遽減。

歷史上的人類曾經食用了超過7000種的植物,但是近100年中,約75%的糧食作物已經被我們淘汰,而根據聯合國的研究數據指出,現在的3種主要作物:小麥、玉米和稻米已佔了我們70%的卡路里攝取量。

許多古老的作物,像是莧菜(Amaranthus)和奎藜籽(quinoa),此兩種曾經在拉丁美洲繁衍茂盛的植物,早就被稻米和小麥所取代,現在只有極少數的農夫還在栽種莧菜與奎藜籽。

專家表示,隨著古老作物的消失,培育這些農作物的相關知識也會隨之消失,對農作和營養也會造成負面的影響。

莧菜(Amaranth)在1979年被美國國家科學院宣告為「最適合人類攝取的原種作物」,因為其富有獨特的蛋白質和氨基酸營養成分,且不需太多水分與肥料,容易栽種等特性;在1960年代之前被馬雅人、阿茲提克人和印加人廣為栽種,而現在其耕種面積卻僅有2000公頃。

莧菜農產品系統的秘書馬帝尼斯(Alberto Martínez)表示:「這是一個對營養價值較低農作物有偏好的文化。」這個組織是由250位住在南墨西哥市的低收入農夫所組成的合作社,在2007年他們售出300噸的莧菜,現在莧菜的價格一噸是1000美元,是2006年的兩倍。

「因為今日人類過於依賴不超過6種的糧食作物,造成對於糧食的存量、供應和需求的變動更顯脆弱;尤其對貧窮人口的影響尤為嚴重。」拉丁美洲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的資深農產官員伊次光度(Juan Izquierdo)表示。

巴西非政府替代農業計畫顧問服務的馮德威(Jean Marc von der Weid)表示,自從1950年代開始,糧食生產的主力轉為貧窮國家;在接下來的過去幾10年以來,不公平的貿易自由化措施讓歐美和他們的保護措施,「將大量便宜的食物傾銷到世界,」直到糧食危機揭露這個詭計之前,曾經一度廣受歡迎。

而這樣的措施所造成的另一個後果,就是讓我們喪失了糧食的生物多樣性,像是Fonio或是稱為Finger grass是一種西非營養價值高又好吃的穀物,但是只限於農村地區栽種,或是在巴西,小麥取代了大部分的木薯、玉米和豆類的攝取。

這個狀況影響了糧食作物的種類,造成基因種的「侵蝕」,使得糧食作物對於疾病等災禍的抵抗更為脆弱,馮德威舉例,現在在巴西市場中只有兩種黑豆。

女性在食物多樣性裡卻扮演相反的角色,做為消費者的同時,卻通常忙於長時間的工作,因為需要快又容易料理的選擇,這也讓她們傾向選購同質性的食物,研究性別和食物關係的農業和社會學家希潘蒂(Emma Siliprandi)表示。

希潘蒂表示,但是在農業活動裡,女性其實是多樣種子的保管者,也是多樣食物、醃漬物和家庭果園知識的保管者,不同於此,男人則傾向跟隨著市場邏輯而進行行動,往往落入捨本逐末的景況。作為Vía Campesina 農民之路國際組織的一份子,有一群女人們發起了保護種子以及維護人類傳統的運動。

同時,對於原住民的關心卻超過了這個範疇了。

西南哥倫比亞原住民主權運動(AICO)的參議員艾斯塔秀(Ramiro Estacio)指出,「不只是洗刷高營養含量的古老作物之污名,更重要的是重申地球母親的概念。」這同時也意味著,「一個完整體系的恢復,該體系包含知識、文化、生產與營養的多樣性以及重啟千年的智慧。」

恢復多樣性需要倚靠家庭耕作的努力、農業生態的知識和農業改革的成功,馮德威表示,從巴西對蔬菜作物失敗的宣傳方案可以了解,不可或缺的就是糧食教育,因為根深蒂固的飲食習慣妨礙了糧食多樣性。

然而,一個在智利實施的都市菜園的方案卻相當成功,其中包含了營養學和不同季節適合種植的蔬菜種類的教育。

農業生態學排除了化學與合成的農業與肥料,這是一個有趣的提議,但卻只能服務區域性的市場,卻無法取代大型的商業農場之耕作方式;而拉丁美洲的生物多樣性雖然有機會可以產出大量消費的新作物,但那將需要投入一段長期的投資與研究來符合營養與環境的標準,「而將會是一條不簡單的路途。」巴西政府農業研究機構(EMBRAPA)環境中心助理署長小路西阿理(Ariovaldo Luchiari Junior)表示。

參考資料:ISP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