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信託:宣示對大地的愛(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宣言信託:宣示對大地的愛(下)

2009年04月23日
作者:溫于璇(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信託中心)

宣言信託方式雖然在我國信託法第八章第71條第1項有明文規定,為其公益性可廣邀大眾加入成為委託人行列,提供大眾一份機會對地球、對土地表示關愛。但目前在台灣,卻沒有任何公益信託案例是以「宣言信託」方式成立。

台灣推動宣言信託的限制

綜括其問題在於:

  1. 我國除信託法外,在2002年為管理信託業者,也訂定了信託業者法,其中第33條規定:「非信託業不得辦理不特定多數人委託經理第16條之信託業務。」其中第16條之信託業務包含金錢之信託、有價證券之信託、動產之信託等10項,由於「公眾」屬於不特定多數人,因此,信託業法第33 條,著實限制了人民團體自發性推動宣言信託的可能性。
  2. 2003年公布之金融六法,對於公益信託之相關稅捐減免規定,僅限於以信託業者為受託人,其他具有專業能力之自然人與法人雖得以擔任受託人,卻不得享有同等優惠。此等條文規定,使民間團體在操作公益信託時,也受限於信託業者法與相關金融法之限制,而有執行上的模糊空間。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推動環境教育雖目前信託法相關配套法律尚不完善,民間還是嘗試以宣言信託方式進行環境公益信託,據了解今年將有3個案例預計以宣言信託方式申請許可,以下將介紹各案例之現況,與需要民間共同協力之處。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由環境教育出發 突破環境信託法令限制

本會今年預計以宣言信託方式,向環保署申請許可成立環境公益信託,信託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推廣環境教育理念,所募集的信託資金將運用於環境教育之推動,以「為環境而教育、在環境中教育、有關環境的教育」之方式,讓環境教育帶領社會大眾,從了解生活周遭環境,繼之採取保護行動,建構人與自然的和諧,實踐本會「環境資訊公開、生態工作假期行動、環境信託推廣」三大環境保護與棲地保育的目標。

本信託計畫同時也肩負著推展國內環境信託之需,透過實際的申請設立流程,來釐清相關法制爭議,實際探析環境信託案例申請之問題癥結,期待讓這次環境信託申請過程與經歷,可成為未來環保團體做為公益信託受託人的示範案例,以增加民間團體參與公益信託的意願與經驗。

彰化環保聯盟:阻擋八輕國光石化 給大城濕地另一個選項

位於彰化縣最南端、濁水溪口以北的大城濕地,有著台灣無可替代的海岸泥質灘地,綿延的潮間帶,有著許多特有動物在此棲息,國際鳥類紅皮書中瀕危的黑嘴鷗,在此度冬的數量可達200-300隻,整個彰化海岸度冬期間可達600隻,數量是全台灣之冠,佔世界族群量的1/7。其他珍稀鳥類還有白鸛、黦鷸,以及大杓鷸,甚至最近彰化的鳥友們還在此周邊發現十幾隻的澤鵟與紅隼。

大城溼地彰化特殊的海岸生態環境有其特有的生態物種,一旦破壞,是台灣其他海岸無可取代的。但由於政府預計將此地開發成大城工業區,發展八輕國光石化,若環評通過,需要填掉3,600公頃泥灘地,往後濁水溪口的農田旁將滿佈工廠,流經而過的水將是工業廢水,而特殊地質海岸泥質灘地及豐富生態也將徹底消失,使我們的後代永遠不知此處曾有的生命與美好。

彰化環保聯盟積極阻擋八輕國光石化,同時也預計透過宣言信託方式募集民眾力量,搶先在工業區進駐之前,購下海岸泥質灘地,一同保育下我們珍貴且無法回復的環境資產,讓政府失靈的保育政策,以民眾「共有財」的方式補救,讓土地還給海岸,作為棲地保育地。

荒野保護協會:守護宜蘭縣五十二甲內風箱樹

位於宜蘭縣五結鄉的五十二甲濕地,在地理環境上屬於洪水平原,五股圳貫穿其中,五十二甲濕地溝渠水位高於兩岸農田,常年積水形成大片沼澤,構成台灣重要天然濕地,適合穗花棋盤腳、蘆葦、鹹草等半鹹淡水草澤環境,其中瀕危水生植物──風箱樹也在此發現其蹤跡。

宜蘭五十二甲溼地的風箱樹;攝影:greenlost風箱樹又名珠花樹,早期台灣北部、東北部低海拔平原及河岸兩側常見群狀分布,尤其在田埂、溝渠或溪流土堤邊成列生長,如同防風林之作用,同時是昆蟲的食草和蜜源,也庇護著溝渠裡的魚類和兩生類。風箱樹又稱「水芭樂」,生長習性離不開水,但由於水利單位為了國土保安及方便灌溉之故,大舉興建水泥化之河堤、排水溝渠,使得原生風箱樹族群迅速減少,植株數量目前非常稀少。

荒野保護協會宜蘭分會長期關注宜蘭地區棲地保育,原本是打算向地主長期承租已休耕的水田,為瀕危的風箱樹爭取一點喘息空間,並以就地復育的方式保留原生族群,但地主意願反覆,要求直接買下田地,且土地金額隨著時間流逝不斷增加中。目前荒野保護協會宜蘭分會正與地主持續議價,並朝向短期先租之後再買的模式進行,另一方面評估循「宣言信託」途徑,與宜蘭社大合作募款購地的可行性,並著手研擬原棲地復育計畫。

宣言信託 為環境永續把關

由上述正擬定申請宣言信託之例子來看,雖然目前台灣推動環境信託仍面臨法令不全、土地取得困難等不利因素,但民間團體還是積極嘗試,試圖以宣言信託作為「永續棲地保育」的途徑,不僅嘗試以案例突破宣言信託相關法令的模糊空間,更是以目前台灣環境亟需重視的保育議題為主,呼籲民眾一同加入「信任」、「關懷」與「行動」的行列,使民眾可直接參與環境相關議題,一同宣示對大地之愛。
公益信託不該只是富人節稅的工具,它應該落實其立法的本旨,真正發揮其公益性。之後,本專欄會陸續追蹤台灣案例的申請經過,邀請讀者一同關心,也期待大眾的共同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