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海岸的守護者──蔡嘉陽 | 環境資訊中心

彰化海岸的守護者──蔡嘉陽

2009年11月11日
本報2009年11月11日台北訊,實習記者侯順耀報導

前言:普天宮的媽祖一定很靈,因為她看見了海岸被破壞,萬千生靈將失去家園,所以她給了彰化蔡嘉陽,讓他有足夠的勇氣與學識,即使獨自一人,也敢與四方抗衡,只為把守這片美麗的海岸。

一百年了後咱們子孫嘛得看 看你用性命守護的海岸
我知道 你瞴為啥 只是深深愛著 美麗个福爾摩沙  
以後你不免擱感覺到孤單 因為有阮尬你作伴 
〈堤岸頂仔的查埔人〉

10月25日的上午,狂風不斷,普天宮前的舞台喀吱作響,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站在台中央,腰桿打得筆直,揚聲念出守護彰化海岸的誓詞,舞台下是由一千三百支傘拼成的白海豚圖樣及鮮紅的SOS,傘下的每張面孔,嚴肅、靜默,良久不發一語。

這群人來自台灣各地,有愛爬山的阿公阿媽、喜歡賞鳥的攝影大哥大姐、大學教授和系上五十多個自願的學生、小學老師帶著全班穿著制服的小朋友們、還有更多不同領域的環保團體,靜宜大學啄木鳥環境工作隊、台灣生態學會、台灣永續聯盟、環保聯盟、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學會、雲林野鳥學會、福爾摩沙鯨保育研究小組等,這些恐怕從來沒見過面的人,在禮拜六聚集彰化縣芳苑普天宮,都只為了一個目的,守護彰化海岸。

遐是最後一段原始純淨的海岸 人與自然百幾年咧生活
有人問 伊無看到啥 我說 你甘有聞到土地的清芳

「聽老一輩的漁民說,當時彰化海岸水鳥多的阿,魚竿隨便一丟都會打到一隻,然後水鳥一被嚇,就會整群啪搭啪搭地起飛,整片天空都會被水鳥遮蔽。」蔡嘉陽說起從前彰化海岸的盛況。

在彰化海岸研究二十多年的蔡嘉陽,是台灣第一位研究鷸鴴科水鳥的研究者。而吸引他投入大半輩子研究的,正是這水鳥漫天飛舞的畫面。「當我大三時,一次我跟著老師一起到彰化海邊觀察水鳥,那時大約有三千隻大杓鷸在我頭上盤旋,然後從天而降,當時大杓鷸腹部雪白的羽毛,看來就像降起大雪一樣,我感動到有種很想跪下的衝動。」談起從前,蔡嘉陽的雙眼彷彿有光。

伊攏一個人站在堤岸頂仔看 風吹日曬逐天咧數鳥隻
有人問 不知伊底衝啥 我說 他看到萬千的性命

於是蔡嘉陽瘋狂地愛上大杓鷸,及這片它們棲息的泥灘地,為了研究大杓鷸,他把家搬到鹿港,每周會花上四天到海邊觀察,長達六公里的彰化海岸,每一處都曾印上他的足跡。他不僅練就能在一公里開外辨識灰噗噗水鳥的功力,更是「全台灣唯一能找得到大杓鷸」的人。

鄉親啊~這條路耽擱啊十幾冬 只因為伊一個罪人
鄉親啊~人个性命和鳥仔 甘ㄟ擋比輕重 ?

從大學起,他誓言與彰化海岸共存亡,從此他們好友們都叫他「大杓」。

長期跑環境報導的立報記者胡慕情提到,蔡嘉陽為了西濱道路開發案可能破壞水鳥棲地與海岸時,他一人在環保署環評會議中與地方勢力抗衡。

「當時只有他一人。」胡慕情說

為了擋西濱道路開發,蔡嘉陽努力了好多年。明明西濱快速道路開發可以有其他的選項,甚至可以不要開發,但是地方頭人卻不斷訴求「不開發就很多人被撞死(因為砂石車太頻繁)」,並經常出口威脅。在環評會上,那些地方頭人總是說:「人跟鳥誰比較重要?」但蔡嘉陽一點都不怕地,繼續奮戰。

這樣的一幕,同樣深深感動了音樂人「零」,為他寫下了「堤岸頂仔的查埔人」這首歌,歌詞描寫蔡嘉陽守護海岸的背影,在網路上引起了不小的旋風。

蔡嘉陽對台灣土地的愛,若具體來說,反映在他將兒子取名為「韶育」這件事上,他的妻子林靖月說,常常他會帶著兒子到被視為髒而無用的彰化泥灘地走踏,數水鳥,「雖然小朋友還小不懂爸爸在做什麼,但他看著爸爸的背影,有天他會知道這個從小玩到大的泥巴地,有個強壯的肩膀在保護它。」

林靖月說,只要有機會,他們全家就會一起參與環保運動。有次他們北上參與抗議遊行,蔡嘉陽牽著兒子的手,從總統府走到大安公園的畫面,至今她仍深深記得。

啊~堤岸頂仔的查埔人 你何時感覺到孤單
十幾年的歲月攏放乎底遐 你說這甘有價得
啊~堤岸頂仔的查埔人 展開雙手有多大
甘真的這土地攏無人疼痛 人和鳥仔 同款需要一個家

「但是,當我好不容易將牠研究清楚的時候,牠也要消失了。」在守護海岸活動的下午,蔡嘉陽帶著眾人到海邊導覽,看著只剩五六百隻的大杓鷸,他的表情很哀傷。

蔡嘉陽說,濁水溪挾著肥沃的黑土沖積出了彰化獨有的泥攤地海岸,這片土地不僅養活了許多螃蟹、海蟲,讓眾多水鳥得以生存,還是近海生物的食物來源,泥灘地孕育許多浮游生物,讓小魚小蝦生長,讓大魚、海豚生生不絕。

不過,解嚴後的20年間,彰濱海岸在中央和地方的經濟發展計畫下,受到嚴重的傷害,沿海可見的垃圾掩埋場、火力電廠、風力發電,乃至於高污染的石化重工業,在在都對水鳥棲地造成傷害。

「在開發時,政府總會說兩者能夠同時兼顧,效法日本開發生態工業園區,但是看看現在的海岸,被一分為二,北彰化海岸填海造陸的工業區,已經變成了一片沙漠。」蔡嘉陽表示,原先北彰化有種特有的多毛類海蟲,是候鳥大杓鷸來台最愛的食物,自從海岸沙漠化後,牠們被迫遷往彰化南部海岸吃螃蟹,螃蟹殼多肉少,大杓鷸食物不足,讓族群量縮減。

「因為大杓鷸對棲地忠誠度高,所以他們不會輕易離開台灣,但是現在為了蓋國光石化,連最後一塊棲地,也要被犧牲了。」蔡嘉陽表示,這不是說鳥類比人類重要,也不是排斥經濟發展,而是台灣不需要因為黃昏的石化產業,而犧牲這片海岸,況且這裡支撐了漁業、蚵業,這些產業更是可長可久的綠色產業。

一百年了後咱們子孫嘛得看 看你用性命守護的海岸
我知道 你瞴為啥 只是深深愛著 美麗个福爾摩沙
以後你不免擱感覺到孤單 因為有阮尬你作伴

10月25日千人守護海岸的活動,在歌手吳志寧的歌聲中,逐漸散去,千坪大的廣場沒有遺留下一把被狂風吹壞的雨傘。有位媽媽更是細細的把傘布拆下,圍在身上作披襟,白海豚就隨著風在她背上跳呀跳呀。

「只要海岸受到威脅的一天,我就會持續下去,對付國光石化,還有很多方法,除了參加環評,我們還要將這片泥攤地申請為國際級溼地,只要撐到明年下半,股東受不了,我們就打贏這場戰役了。」就像面對巨人哥力亞的大衛,蔡嘉陽毫不畏縮。

儘管這場千人造勢活動只有一天,但是這位海岸線的守護者,守護海岸的行動還會一直持續下去。

※ 本文為台北市大安社區大學「環境大聲公」課程實習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