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自然資本的理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投資自然資本的理由

2010年03月23日
編譯:許念真、林佳瑩;審校:林群超

投資自然資本需要許多經濟部門的支持,並讓我們投資的選項不限於促進經濟成長或永續發展。這是面對氣候變遷危機時深具成本效益的投資,能讓資金更有價值、支持當地經濟、創造就業機會與維持長遠的經濟利益。

有許多經濟部門都依賴自然資本而生。此外,生物多樣性也保護人類免於自然災害和確保糧食供應的安全與健康。圖表一說明了靠基因多樣性而發展的經濟部門,至今我們還無法認定生態系統服務潛在的範圍,更不用說要善加運用了。要把自然資本管理好是有可能的,雖然目前仍有許多理由導致缺乏效率的管理,例如以狹義的GDP概念進行決策、欠缺對生態系統價值的認知、不充足的法律架構、難以符合公益的私利、貧乏的治理。若將這些障礙移除,自然能得到好的回饋。若是能將自然資本管理得更好,未來將會獲得更佳的財政回饋。

保育森林所帶來的潛在價值是很巨大的,圖為尼泊爾奇旺國家森林公園;圖片來源:赛伯时空·旅游博客http://www.17u.com/blog/article/524809.html

對減緩與適應氣候變遷進行投資

為了終止森林遭破壞而實施的綠碳政策可以是個比其他替代方案更具成本效益的方式,來減緩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森林可以儲存547Gt的碳,而且每年可以再儲存4.8Gt的碳。從遭移除的林地中排放的碳含量是很巨大的,研究顯示,人們可以用較低的成本來預防林地遭移除,例如保留林地將可降低碳價,幅度可達40%。(OECD 2009)
(註1)註1:碳含量的單位是Gigaton,Gt=109公噸 

表1市場部門依賴於自然界資源:

層面

市場規模

註解

醫藥

美金 6400億 (2006)

25%-50%來自自然界成份

生技

美金 700億(2006)只限公共事業

許多產品來自酵素、微生物

農業

美金 300億(2006)

所有產品來自自然界成份

個人保養、園藝、食品

藥草:美金 220億(2006);個人保養:美金 120億(2006);食品:美金310億(2006)

有些產品來自自然界成份,代表市場上「天然」的成份

 

碳的顏色

棕碳:產業排放的碳,導致會影響氣候的溫室效應
綠碳:儲存在陸地生態系統的碳,例如植物生質能、泥土、溼地、牧草,綠碳已經逐漸成為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國際協商中重要的議題。
藍碳:附著於海洋的碳,約有55%得碳是儲存在活生生的有機體如紅樹林、沼澤、海草、珊瑚礁與海藻。
黑碳:不完全燃燒的木炭,若是能採用適當的科技就能減少這類的碳排放量。

以前的減緩氣候變遷行動都集中於棕碳,有時反而改變了陸地中產生的生質能,增加綠碳的排放量。藉著減緩綠碳與藍碳的流失,全世界最多可以減少25%的溫室氣體,而有益於生物多樣性與糧食安全。要達到這個目標,就必須將焦點擴及於所有顏色的碳。(資料來源:TEEB 氣候專刊 2009:14)

透過國際協定,例如REDD(Reduce Emissions from Deforestation and forest Degradation,減少毀林及森林破壞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來保護森林將能有益於儲存碳,並有助於維持森林能提供的服務。但是保護森林不僅可以減緩氣候變遷,更能促進森林碳投資的成本效益比。REDD已經擴張到REDD-Plus,希望能建立一個對各國與地方政府有吸引力的機制,讓製造污染的產業可以達到降低排放量的標準,並有可能裨益社區與鄉村的窮人。這個方法可以延伸到相同的服務,例如土壤、泥煤地、或其他會因為土地利用方式改變而增加碳排放量的生態系統。

在進行這些減緩氣候變遷行動的同時,我們同時也得為隨時可能因氣候變遷而產生的自然災難,做好準備。這需要更多的投資,才能讓我們適應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對生態基礎建設進行更廣泛的投資,是個具成本效益的方式。生態基礎建設將能減輕全球暖化對人類社會造成的危害,因此,決策者應該發展策略,承認這些風險與生態基礎建設的貨幣價值。

投資生態基礎建設

生態基礎建設指得是能提供淡水、氣候調節、土壤形成、控制腐蝕程度與管理自然風險等其他服務的自然生產力。維持能達到這些功能的自然生產力,會比投資替代方案,以取代失去生產力的自然資源還便宜,但是人們總要在失去後才體認到這一點。(說明11)隨著氣候變遷越加頻繁,自然災害帶來的風險越加可以預測。要控制這些自然風險,可以仰賴保存森林、溼地與珊瑚礁,例如森林和溼地可以控制洪水,珊瑚礁或紅樹林可以降低暴風雨和颶風帶來的危害。(說明12)。這些生態基礎建設提供的服務深具價值,合理化了投資生態基礎建設的理由。但是,維持一個健康的生態系統才是最好的投資之道。

說明10: REDD(降低減少毀林及森林破壞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
REDD的機制是根據生態系統服務的碳儲存量擬定償付機制,預計可在2030年減緩森林遭移除的比例,每年並能減少1.5-2.7Gt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要達到REDD的目標每年需付出17.2億到33億美元的成本,但未來將能帶來3.7兆美元的長期效益。若是延遲REDD的成立,將會使其效益劇減。若等上十年,將會使森林保存情況繼續惡化,而損失500億美元的效益。

說明11:金錢的價值:淨化水質與廢水處理
里約熱內盧、約翰尼斯堡、東京、墨爾本、紐約和雅加達這些成立都依賴保留區來提供居民飲用水。此外,世界上有3分之1的大城市,是從森林保留區中汲取用水。森林、溼地和保留區都以比設置人為淨水設施低還低的成本提供了乾淨的用水。在紐約,由Catskills分水嶺提供的水質淨化服務只需花費10~15億美元,但設置淨水廠卻要耗費60~80億美元與每年3億到5億的運轉成本。因此,人民繳納的稅率僅需增加9%,而非增加一倍。在委內瑞拉,國家保留區系統的存在預防了沉積作用的產生,若沒有保留區,農業收入每年將會減少350萬美元。

說明12:復育與保護越南的紅樹林
透過維護與復育生態系統將能減少暴風雨、洪水、土石流等自然災害。種植與保護將近1萬兩千公頃的紅樹林雖要價110萬美元,但每年卻能節省730萬美元的救災與維護成本。
生態基礎建設的管理是要連結不同的生態系統,進行整合性的管理。例如在投資河川系統時,需涵蓋上下游與相關溼地的管理。決策者須有宏觀的眼光,並且進行持續性的土地利用規劃,與推動流域內國家、社區與民眾間的合作,才成達到成功管理河川系統的目標。

※本文出自2009年環保署「國際環保動態訊息蒐集及趨勢分析」專案計畫,編譯自「TEEB」2009執行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