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2兵工廠事件談「淺山生態系」的保育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從202兵工廠事件談「淺山生態系」的保育

2010年06月07日
作者:邱文彥(環保署副署長)

淺山有別於深山。深山地形陡峭、山路難行、人跡罕至;台灣佔地約百分之70的高山峻嶺,大致都在森林保育、水土保持和國家公園的法規體制裡獲得了保護。然而,位於都市計畫外、城鄉交會的「淺山」,標高可能不過數十或數百公尺,卻林相蓊鬱,草原豐茂,水系活絡,常見有埤塘、沼澤、魚群、百鳥、野花、昆 蟲等地貌或生態相,是都會郊區最珍貴的天然生態園區,其物種、環境和教育的價值絕不輸於高山峻嶺的「深山生態系」。換言之,從國家的高度而言,自然保育應 該能含括國土內不同的海拔高度、棲地類型和生態物種,以「全光譜」的視野進行完整的保護。

台北縣的土城彈藥庫和台北市的202兵工廠,可說都是典型的「淺山生態系」,無數的大冠鷲、台灣藍鵲、鷺絲、樹蛙、蝴蝶、螢火蟲、白鼻心、穿山甲和白面鼯鼠等生物都以此為家。這些生物存活的關鍵,不只是那些水域或沼澤等「濕地」,而在於山丘、樹林、草原和水系所共同建構的「生態體系」。因此,淺山的 保護,當不限於人工或自然「濕地」的部分,而應該是一個完整「生態體系」的維繫。但目前國內相關法令或保護區體制,對於淺山所形成的生態系關心有限,普遍被認為毫無價值的荒野,淺山因而逐步淪為開發的標的,一一遭受鯨吞蠶食。君不見,台北周遭坡地建築林立?

郊野之淺山或濕地既成生意盎然的生態系,保育便要有政策、有系統、有原則。政策上,聯合國「國際重要濕地公約(又稱拉姆薩公約)」對於濕地保護,首重「多樣性」濕地類型的保護,無論自然或人工的、靜止或流動的、鹹水、半鹹水和淡水的陸域或海岸濕地,均一體保護;拉姆薩公約除了連結到「生物多樣性公 約」外,十分強調「明智利用( Wise Use)」,亦即濕地的發展利用,必須找出最為「永續的(Sustainable)」利用方式,並避免其造成「無可回復的損失」。202兵工廠將來何去何從,應該思考什麼樣的「發展」對其才是「永續的」?

美國總統卡特在70年代,在白宮簽署了第一個國家濕地保育政策,首開全球濕地保育風氣之先。美國、加拿大等國隨後也採取了濕地「零淨損失政策 (Zero Loss Policy)」。也就是說,開發破壞一公頃濕地,就必須造回一公頃以上的濕地,有些地方政府甚至要求補回數十倍的人工濕地,期能維繫原受損濕地的面積和功能。這些政策,充分說明了先進國家對於濕地保護無比的重視。

為了避免生態系的完整性遭受破壞,許多國際組織均倡議「保護區(Protected Areas)」應「以生態系統為基礎的方法(Ecosystem-based approach)」進行規劃和管理。當局在二○二兵工廠要定調開發和保育「兼籌並顧」之前,實應事先深入調查,充分瞭解其間生物和棲地之間相互依存的緊 密關係,究竟那些生物在何處覓食、休憩、產卵和棲眠,以何種生物為食源,四季遷移模式有為如何等等「生命循環(Life Cycle)」。否則遽然規劃動土,反而極有可能毀了這塊寶地。

「濕地」之所以為「濕」地,關鍵在於其豐富的「水」源。因此,「陸化」是濕地很嚴峻的挑戰與危機。淺山或濕地生態系中,原有水文系統的流佈模式應該 予以保存,同時遭受毀損破壞的渠道埤塘,也應儘可能回復。清朝時,桃園台地的埤塘據稱有三千多個,如今破壞甚多。未來桃園埤塘的保護,不僅是埤塘水域,阡陌相連的灌溉渠道,流動的水體,才是濕地生生不息的命脈。水文系統的保護,不但使濕地免於乾涸,也強化了其因應氣候劇烈變異的因應能力。

然而,重造個濕地並不容易,須要維繫相當的面積和強化濕地的多樣性功能,也要符合當地原有生態系統的特殊需求。濕地具有農漁生產、調節水文、淨化水 質、生物棲息、景觀休閒和研究教育等多方面的功能和利益。深淺、植被、水質和特性不同的濕地,將孕育出多樣性的生物。棲地越多樣性,生物物種將越多樣。反過來說,單一化是一個生態系最大的問題。嘉義縣鰲鼓濕地原本水域、沼澤、草原和樹林均俱,未料近年來大量申請補助而造林,林木高長之後棲地變為單一化,當地猛禽也無法穿透原野的鼠兔蛇蟲,以致覓食困難,種群數量遂逐漸減少。因此,未來淺山或濕地生態系的保護,還是要注意其棲地多樣性的保存。

翔實的環境和生態調查,是淺山生態系「環境規劃(Environmental Planning)」的基礎。遵循環境規劃的理念,未來202兵工廠內淺山和濕地的整合性規劃,宜考慮之步驟或原則有四:

(一) 應優先思考迴避開發(Avoidance)的可能性,讓原開發構想遷往他處,使之完整地保留給後續世代。古人「蒼璧禮天」,璧貴圓滿,與有缺憾的「玦」有 別。張曉風女士所說的以二○二濕地「祭天」,應該是這個意思。
(二) 次思考縮減規模( Minimization),萬不得已需開發時,應儘可能減縮規模,將破壞面積減縮至最小。
(三) 再考慮融合規劃(Accommodation),將開發量體巧妙地融入地景和生態體系中。
(四) 最後應提出生態環境彌補之道(Mitigation),對於被破壞之濕地、植被、草原和林地,提出彌補的規劃。走到這一步,已事不可為,成敗難定了。

202兵工廠內的濕地面積有限,似非關鍵主題,周邊連動的「淺山生態系」所孕育的整體「綠肺」,才是真正的保護標的。我國「環境基本法」有規定,當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發生衝突時,以環境保護優先。「202綠肺保育運動」隱隱然已風起雲湧,這項運動正考驗這環境基本法的功能、政府的魄力、全民的智慧和跨世代的公平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