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詛咒的城市 | 環境資訊中心

被詛咒的城市

2010年06月02日
作者:晁瑞光(台南市社區大學)

2010年5月29日,清晨的雨洗淨路上的污穢,沖刷入河流流向海洋,水退後的竹溪堤岸邊,殘留著各式各樣的垃圾,飲料杯、塑膠袋,小白鷺站在枝頭上,低著頭不發一語整理著羽毛,住在這裡的黑冠麻鷺選擇離開,已經不知去向。

南門路上車水馬龍,騎著單車必須留意著四處會竄出的機車,及忍受前面機車的廢氣,經過孔廟,忍不住再探望一下不久於世的大榕樹,失去血色灰白的身軀,連舞動葉子打招呼的力氣都沒有了,微風吹過、樹葉已經散盡。孔廟靠友愛街的圍牆邊,老蓮霧樹被扒去了衣裳,光溜溜的身體露出殘缺的枝幹,亂七八糟的修枝,老蓮霧樹羞於見人卻苦於連遮蔽的樹葉都沒有。有一所學校,在校長的指使下,六棵大樹在星期天變成了六支電線桿,教育的現場做了最糟的示範。圓環邊的單車道,將騎乘單車的人導入危險車陣中,鮮黃色的單車道不小心就會變成了黃泉路。

一群人努力的搶救台江陸化後南區水圳中的紅樹林不要被砍除,一群人卻將廢棄物拿到沿海去倒,包在公共工程裡還大言不慚的說這是資源物再利用。天啊!我們的城市怎麼了?

夜幕低垂,昏暗的燈光,呈現出一個看不清楚的世界,朦朧中什麼都可以很美,大家可以只選擇自己想看的東西,反正其他東西無所謂。

海安路靠近府前路附近,神鬼正大戰著,戰火之激烈使方圓半公里範圍內都籠罩在白色的煙霧之中,甚至遠在數公里外,都可以看到這一區的天空籠罩在一層白色煙霧之中。污染著名的鹽水溪,出海口的四草大橋上人山人海,數不清的人、數不清的釣竿,橋下沙州上白色方塊點點,沿著水線佈滿了整個沙灘,過橋進入小徑,沒有看到任何一隻螃蟹,卻在柏油路上看到了一隻比我手掌還大的青蛙,出了車禍橫躺在那裡。

再到觀夕平台,年輕的朋友一對對、一群一群的坐在階梯上,在看不清楚的前方,海水拍打著沙灘,隱隱約約,一塊塊白色的東西佈滿沙灘,像是裝置藝術似的,沿著漲潮的海水線一字排開,保力龍、保力龍、還是保力龍,一直至看不到的盡頭。

午夜過後騎著車返家,經過健康路三段時,被滿地的落葉嚇到,微風中昏黃的燈光,青綠的葉片如雪花般的落下,樹梢已呈枯枝,掉落滿地的綠葉綿延數百公尺,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不禁想到越戰時美軍在越南叢林裡灑下大量的落葉劑,樹就這樣哀傷的哭了,樹葉如淚水般紛紛落下,遭到詛咒的人們,至今仍禍遺子孫。

海風緩緩的吹,哭泣的樹,滿地的淚水,似乎訴說著我們的城市已遭到詛咒。今天所見,只是開始而已。

我們的海邊好多好多的保力龍!(觀夕平台)

鹽水溪出海口的四草大橋下

保力龍、保力龍、還是保力龍,一直至看不到的盡頭還是保力龍。

健康路三段滿地的落葉,微風中昏黃的燈光,青綠的葉片如雪花般的落下,樹梢已呈枯枝,掉落滿地的綠葉綿延數百公尺。

天啊!

天啊!校長的指使下,六棵大樹在星期天變成了六支電線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