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海洋生物多樣性請命:澳洲與斐濟的海洋保育經驗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為海洋生物多樣性請命:澳洲與斐濟的海洋保育經驗

2010年06月07日
作者:March

墨西哥紅樹林海洋是孕育生命之母,地球表面有70%是海洋。但儘管海洋如此浩瀚寬廣,卻也承受不住人們的予取予求。

脆弱的海岸線遭受的傷害之嚴重,遠超乎你我想像。以紅樹林為例,它除了孕育出多樣性的生態,對人類而言更是一座寶庫,是具經濟價值的魚類、甲殼類的育苗地區,也是一座天然屏障,能守護土地免於潮水沖刷、確保沿海低窪地區免於風暴襲擊。聯合國《全球多樣性展望》提出警告,從1980年代至2005年間,地球上消失的紅樹林廣達36萬平方公里,相當於25年之間,地球失去了1/5的紅樹林。近年紅樹林的消失速度雖然日趨減緩,但情況依然讓人擔憂。美麗的海洋,是生命起源處。然而在人類予取予求之下,也面臨了燈枯油盡的危機

看不見的海底,危機也在悄悄發生,大約29%的海草生長環境已經遭到破壞,「海底森林」的消失速度之快,可與熱帶雨林比擬;全世界有高達100至300萬物種必須依靠珊瑚礁生存,估計約有5至10億人口仰賴珊瑚礁為食物來源,但珊瑚礁卻面臨著海洋污染、過度捕撈、氣候暖化......等多重威脅。而且珊瑚礁生態一旦受到破壞,就難以恢復破壞前的多樣化。

究竟,人們可以用哪些積極的方式,守護我們的海洋?

澳洲大堡礁:海洋保育模範生

大堡礁位於澳洲昆士蘭州東方外海,全長約2,300公里、面積約35萬平方公里,它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的世界遺產,也是無數海洋生物賴以維生的海底花園。

早在1976年,澳洲政府就在此成立「大堡礁海洋公園」,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其「分區管制」政策。管理單位於1999年起,花了5年時間重新檢視過去的管理缺失,在2004年重新對保護區進行規劃,將海洋公園分為7大區域,包括嚴格保護動植物棲地的「保留區」;以保護珊瑚礁、海草床、紅樹林為主,禁漁的「海洋國家公園區」等。澳洲當局對大堡礁的保護政策眼光甚為長遠,甚至已規劃至25年之後。

大堡礁豐沛的生物多樣性,吸引許多潛水客前往,當局僅開放部分區域允許潛水活動,除了嚴格規定不可餵食海洋生物、觸摸珊瑚外,亦在珊瑚礁綁上纜繩與浮球當作標記,船隻可將船纜與浮球纜纜繩相繫,不必下錨,以減少錨錠對珊瑚礁造成的傷害。

此外,澳洲政府對當地原住民的輔導經驗,也吸引許多國家前往取經。例如規劃出特定區域,適度開放原住民捕魚,讓當地傳統得以延續,也鼓勵旅遊公司與原住民團體合作營運,讓原住民能獲得一定比例的收益等。

然而,儘管澳洲政府對大堡礁的保護已堪稱世界最完善,大堡礁卻還是面臨著海水溫度上升導致的珊瑚白化,海中沈積物和營養物過多,儒艮、海龜、鯊魚等動物數量減少的窘境。大堡礁如此,世界各地對珊瑚礁保育又怎麼能不多一份用心?

斐濟經驗:創造人與自然的雙贏

2006年,「國際保育組織」(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將「第二屆全球海洋保育獎」頒發給兩位斐濟領袖,以表彰斐濟將其海洋保護區擴大至30%海域,其中包括5處保護區與永久禁漁區。

對於斐濟而言,海洋保護區的設立除了具有生物多樣性保護的意義,也直接對當地的經濟帶來正面的影響。聯合國資料指出,自1997年斐濟開始推動海洋保育之後,在禁漁區,光是蛤蜊的密度增加了20倍之多;鄰近開放捕撈的區域也因而受惠,蛤蜊收成增加約200至300%,漁獲量增加2倍以上,當地家庭收入明顯增加。

估計世界上有2億人口靠漁業維生,海洋資源的永續能確保他們的生計斐濟的作為似乎也具有拋磚引玉的效果,過去10年許多太平洋島國,包括帛琉、密克羅尼西亞、關島等,都陸續投入了海洋保育的行列。日前吉里巴斯政府也宣布,將設置全世界最大的海洋保護區,總面積41萬500平方公里,約有11個台灣大。2010年,8個太平洋島國達成諾魯協議(Parties to the Nauru Agreement, PNA)為最新海洋保育方案,從2011年起,將擴大禁漁與禁用圍網捕魚的海域面積,此舉堪稱史上規模最大的海洋保育管理措施之一。

世界上越來越多國家驚覺海洋保育的刻不容緩,海洋保育儼然已成世界趨勢。被海洋環繞的台灣,同樣也應該追上國際的腳步,加倍關注海洋保育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