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紅樓.白海豚 一場小孩和愛作夢大人的社運 | 環境資訊中心

西門.紅樓.白海豚 一場小孩和愛作夢大人的社運

2010年06月29日
苦勞網2010年6月28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孫窮理報導

「為什麼要搶救白海豚呢?因為牠們的命運就跟我們一樣。如果我們容許高污染的工廠破壞牠們的棲地,我們自己生存的環境也一樣會遭到破壞...」傍晚,小小的擴音喇叭裡傳出聲音,聽起來熱忱中帶著一些急切。拎著還滴著水的傘的行人,踩著大雨後的積水從四面八方湧了出來,街市迅速恢復假日的熙來攘往。

4736540702_424330a873.jpg
用自己的方式搶救白海豚,西門町裡各出奇招。(攝影:孫窮理)

留意到這個聲音的人,不多,但總有零星幾個人停下了腳步,這時,張育憬就趕忙拿起傳單上前解說。

這個畫面,從5月22號開始,在西門町的紅樓劇場前,每個週末、週日,定時地出現。「原本,我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今年四月底,因為在學校當志工媽媽,為了準備生命教育的教材,看到『血色海灣』這部片子,收集資料的時候,才知道白海豚、國光石化、公益信託認股這些事情。」張育憬說。

看到環保團體在環評會議裡打仗很辛苦,但是總覺得這些事情該讓更多的人知道,於是這個清瘦的家庭主婦,拎著兩個5歲和8歲的兩個寶貝女兒,就在紅樓的藝術市集擺起攤來,呼籲大家「救救白海豚」。

「救‧救‧白‧海‧豚」張育憬把麥克風遞到5歲的小寶面前,幼稚園大班的小女孩毫不怕生地用童稚的聲音喊出聲來。

「小孩子根本不用教他們怎麼講,他們會有自己的辦法。」張育憬說,前幾天,小寶看到路人沒有注意到攤位,於是乾脆跳上台去跳舞,吸引大家注意,等到大家停下來看小朋友跳舞,就趕緊發認股書;還有一個六年級的小朋友,一次在大雨裡不撐傘發傳單,張育憬要他撐起傘來,他說,不行,撐傘發傳單跟人的距離太遠了,被拒絕的比例太高,淋著雨發,人家沒有辦法拒絕。

「這真的是『小孩無敵』!」一個多月下來,有不少人脈,都是靠小孩子牽起來的,「有一次有兩個唸生物系的大學生跑來說要認股,說是同學介紹的,問他們說是哪位同學,他們說某某某。」

「可是某某某是個小學六年級的小朋友啊,怎麼會是你們同學?」張育憬問了才知道原來是一起上空手道的「同學」,小朋友用上了自己所有的人脈關係,甚至搶先認股,那麼他們的家長呢?「家長們知道了,大多是支持的,只是不見得會來。」

「不過,小孩子是會影響大人的。」張育憬引用九歲創立環保學習團體ECO(the Environmental Children's Organization)的瑟玟‧卡莉絲‧鈴木在「地球環境高峰會」所說的「你們總說愛我們,請用行動表現。」一個多月,在紅樓前面的攤位,從一個學校裡的教育課程,演化成街頭的教育課程,再活生生地成為一場可說是以兒童為主體的社運現場。

4736540722_493faeacf7.jpg
這可說是一場以兒童為主體的社運現場。(攝影:孫窮理)

張育憬不是任何環保團體的成員,所有的事情都是幾個月惡補下來才慢慢清楚的,她自己動手製作傳單、資料夾裡放滿了資料,試圖向每一個過路的人說明,「你知道海王子吧?」,嗯,知道的人可能已經顯示了他的年紀,「嘿嘿吼吼嘿,海王子」,有人勾起了童年的回憶,「那你知道那隻白海豚嗎?」沒有環評會議中的專業語言與複雜的數據,所有的話語是簡單而直接的,小孩子不用教,大人克服剛開始的惶恐,也慢慢地熟練起來,「用自己的方式保護白海豚」。

6月26號,累積一個月來的能量,一支集合五、六十位大小朋友的隊伍集結起來了,拿出鑼、鼓、鈸、響板,甚至寶特瓶,總之是所有可以發出聲響的「樂器」,一場名為「海洋夢公園」的「移動音樂會」就這麼穿越西門行人徒步區,國中生帶來扯鈴表演、瑜珈老師帶著吉他來個帶動唱,壓軸戲是大人小孩一同演出的布袋戲,把「用自己的方式保護白海豚」的精神給發揮到了極致。

4736925421_51a4d682de_z.jpg
夏日午後,暴雨中,在中山堂大門口廊下演出的搶救白海豚布袋戲。(攝影:孫窮理)

「這一批從各種各樣訊息管道被找來的人,有很多其實我也不認識。」張育憬說;他們的共同點,是拿出了實際的行動,「環保團體只是發現事情、告訴我們事情的人,搶救環境要靠我們自己;只要你跨出第一步,你就會發現,你會愈講愈開心、愈有信心。」張育憬回憶跟路人溝通的過程,「剛開始說給我五分鐘,沒有人會理你,三分鐘,也沒有,那30秒」,有人停下了腳步,但當話匣子一開,30秒變成了三分鐘、五分鐘,然後幾乎每一個人的反應都是「為什麼我不知道這些事情。」

於是,可能就又多了一個人,繼續向不認識的路人去說這些「不知道的事情」。

全民來認股守護白海豚」認股人數已達2萬人,預計7月7日週三上午10點,向內政部遞送「公益信託」案。

※ 本文轉載自苦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