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生物多樣性的有機農區──記韓國八塘小農的農地運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捍衛生物多樣性的有機農區──記韓國八塘小農的農地運動

2010年07月06日
作者:張雅雲(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

編按:《全球生物多樣性展望》第三版中指出,棲地破壞等生活環境的壓力是造成物種數量銳減、甚至滅絕的主因。未經深思熟慮的開發,將一畦畦田園、農地變成鋼筋水泥。在台灣,人民連署認股,走上街頭,為反國光石化開發,搶救白海豚及濕地努力;苗栗竹南大埔的農民,也為了抵抗政府強徵農地開發的粗暴手段而抗爭。到底我們在爭什麼?韓國八塘地區是一片生機盎然的有機農區,小農為保留一片淨土,走上街頭,與政府、財團對抗。本文紀錄了他們捍衛家園的行動,希望藉此傳達全球環境及小農面臨的共同困境,讓我們共同省思人與土地之間的關係。

很懷念大海
南漢江從南邊流  北漢江從北邊流
最後
南漢江丟掉南  北漢江丟掉北
匯集在此
就放了我們 
讓我們耕種吧
~南韓八塘有機農民的詩

打從一出生,人類就與這塊土地相依為命。遠離農業社會後,對於土地的知識,因著與土地的距離遠了,了解也變得有限。是農夫、農村、農業,鮮活了我們對土地的情感。但,脆弱的人地連結也可以輕易摧毀,如果有一天民眾、執政者的心中不再有農民。

5月初韓國女性民友會生協舉辦20週年慶祝活動(),行程中有半日參訪首爾鄰近的漢江八塘水源保護區(該區從1996起轉型成為有機農業栽種區,由公部門撥經費補助與苗栗灣寶社區相似)。不過,這是一趟感慯的最後巡禮,有可能是5月底,一大片富含生物多樣性的有機農區即將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水壩和腳踏車道。

這一切顯得荒謬,也有些似曾相識,在台灣不也是如此。面對經濟開發的需求,農業總是首先讓位,政府部門先是撥預算助農,接著以經濟發展之名編預算開發工業區,做了滅農的幫兇,讓被壓迫、被邊緣化的小農無處發聲。

走進八塘,看見城鄉學習永續社會的實踐

在參訪八塘有機農區之前,台日韓三國姊妹先到八塘有機農區的供貨店舖參觀。店舖門口有張海報很引人注目,是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農友有消費者,大家手牽手在一條江河上雀躍著。這張圖像也同時用米袋包裝及蛋盒上,不難體會居民對保護漢江水源而發展出的八塘有機農區深感驕傲。店舖空間雖不大,從生鮮蔬果、農產加工品,到日用品等一應俱全,真的吻合有機生產多樣性的特質。

離開店舖來到八塘有機農區,田埂的兩側,一側是漢江、一側是休耕中的荷花水塘,水田裡有殘留過冬乾枯的蓮蓬,搭上遠山及飄然的山嵐,這是一幅寫實彩色的荷田水墨。越過荷花水塘,緊接著是水稻田,收割後的稻梗還在田中,燒過的稻梗以一種恣意散落的黑,點妝水田。倏忽傳來物體落水的聲響,回頭一望原來是水鴨潛入江中戲水。遠遠地還有幼稚園小朋友採摘草莓的笑語聲,忽起忽落,這樣的場景氛圍讓人覺得安心舒暢。

首爾市區的民眾可享有安全食物和潔淨水源,這一切都是因為八塘有機農友共同守護水源和農地。但是,如果水壩建了、腳踏車道修築了,上述的景致和生物將不復存在。

透過影像的同理和了解

都市旁的農地未來因政治力介入而顯得錯綜複雜,有限時間內又礙於語言隔閡如何說得清楚,我們發現八塘農友純熟運用影像傳達的力量。整個農區內有幾處設施不再種菜已變成田間教室,各式同一地前後對照的影像,讓人清楚意識到「失去八塘,失去了什麼」。

八塘農友指著海報的照片,一邊是李明博選前參訪八塘,手持鏟子覆土種下有機農業的希望;另一邊則是挖土機無情駛入,農地開腸剖肚、滿目瘡痍,一切只為貫徹李明博當選後整治韓國四大江河的政策。原來,政治人物為了贏得選舉,思毫不在意自己曾下的允諾。

除了海報照片,八塘農友透過一支紀錄片讓我們這群外國人快速進入他們的脈絡。紀錄片中傳達著農友的心聲......

「是你們要我們種的...,為什麼又說我們是非法耕種?」

「警察不是該保護人民嗎?我們是為你們而種,為何還要到農田把人抬走?」

「這國家是如此無理,公園雖好,但農地比公園更需要呀!」

堅守的農民大聲吶喊著「漢江開發絕死反對、漢江開發絕死制止」,但龐大的公權力仍會壓倒信心動搖的農民,放棄了的農民就是任作物在田裡乾枯,行經一塊辣椒田,滿眼乾枯的辣椒猶如在風中泣訴─農友何嘗願意放棄農地呀!

四大江河整治的真相

為了守住農地,八塘農民也曾拜訪政客、議員尋求協助,結果發現政客議員的想法是「自然應該是為了人類的利益而被使用」,而生協和有機農戶的主張卻是「人與自然環境永續經營」。兩邊價值觀差異太大,根本無法討論。

此外,四大江河整治案是李明博的既定政策,因此即便空軍提出,河流截彎取直會影響飛行訓練,但李的立場依舊不改。其實李明博最終目標是要把大韓民國所有河川串連變成大運河網絡,在他的政策藍圖上八塘日後會一個遊艇的停靠站,所以水壩、腳踏車用道只是為了日後更遠大的建設而舖路。

在台灣政治人物習於用具體可見的建設來彰顯個人政蹟,更作為連任的籌碼。在韓國亦然,最高領導人一聲令下,行政部門即把江河開發案,說是服務回饋城市居民,如果江邊維持耕作, 堆肥恐會污染水源,影響市區人民的飲用水質,製造撕裂原是依存的城鄉農業關係。

八塘自來水場保護區中的有機農業發展,可說是1990年代韓國政府強制規定而轉為發展有機農業的案例,爾後也得到國際有機農業組織及濕地專家的肯定。然而,10多年後,為了江河整治,2009年政府部門竟對當地農友說「你們是非法耕種。」這樣的指控對奮鬥多年的農友來說是何等的錯愕,這也是八塘農友誓言力爭到底的原因。

八塘農友走上街頭,社會支持走進八塘

執政者挾行政優勢、新聞封鎖、製造假證據試圖堵住農民的口,八塘農民只能不斷走出去─從首爾到八塘,希望以苦行的精神喚醒一般人,明白他們錯了,明白農地比公園更重要。過去一年,農友在路上的時間比在田裡還多,韓國媒體因而形容「八塘農友是在柏油路上耕種。」想想到底是什麼樣的政府,逼得對土地依戀最深的農友不得不上街頭呢?

農友的苦行讓宗教團體感動而支持,天主教、基督教和當地農民以非暴力的公眾行動來突顯問題。因過去八塘是天主教進入韓國傳教第一個登陸點,所以八塘地區除了有農業價值,也有其歷史發展的人文價值。目前每天下午三點會有牧師、神父、修女、農友及關心的大眾在八塘江畔邊做彌撒共同祈禱,這樣的行動已超過一百天了,也有牧師進行斷食禱告,希望揭露真相,阻止開發。

捍衛糧倉,一定要讓農友為我們種吧!

「如今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向各位傳達,將農友的吶喊傳給你們聽。」農友堅定訴說。臨場的感動無法複製,就把聽到的故事帶回台灣,再次傳達全球小農面臨的共同困境,還有他們堅守幽微希望那努力不懈的行動。

在漢江畔八塘農友立起一座十字架,用木頭釘出十字架上的受難者,不過十字架的主幹是仍深深繫著土地有生命的樹,樹幹已有嫩葉吐出,好似也為八塘農友加油著!

農場非戰場,守護土地的農友不該成為受難者。全球氣候急遽變遷下,糧食危機四起,我們要與農友併肩捍衛糧食安全,一定要讓農友為我們種吧!全球小農有權在自己的農地上自信且自由地耕作!我們的糧食及農地才會生機無限。

※註:1999年韓國女性民友會、日本生活俱樂部生協與台灣主婦聯盟(以主婦聯盟基金會為代表)締結為姊妹會,展開一種國際的合作社之間的交流。

※本文原刊登於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綠主張》月刊2010年6月號
※ 本文與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