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內加爾 糧食和生質能源平衡邁進 | 環境資訊中心

塞內加爾 糧食和生質能源平衡邁進

2010年10月11日
本報2010年10月11日綜合外電報導,戴蘊思編譯;蔡麗伶審校

薩內加爾的目標是在未來兩年以試管研發、育苗和插枝的方式栽種10億棵的痲瘋樹。圖片來自:Busani Bafana/IPS。在非洲,因為糧食安全的問題,研究員和農夫仍舊因為糧食和生質作物的利益而立場分明,但塞內加爾卻一步一步穩定地朝糧食和生質能源的平衡的需求邁進。

每年消耗5億公升柴油的塞內加爾立下了雄心勃勃的生質柴油計畫,在2012年前達到能源和糧食充足。儘管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顯示,生質能源不僅能夠與糧食生產相容,更能和大地嘉惠非洲農業,但許多人始終無法苟同。

幾年來塞內加爾已和生質油投資者、研究員、私人企業共同推行由痲瘋樹提煉的產品(Jathropha Curcus)。痲瘋樹是一種含油植物,一般被使用在屋外的作為籬笆,把家畜隔離在外。也有藥效功能。塞內加爾農業研究院主任迪歐夫博士(Macoumba Diouf)表示,低價能源是讓塞內加爾農業普遍和刺激糧食生產的關鍵。該國已規劃出2012年以前5年內的生質能源計畫。

根據該計畫,目前該國正確保野外已有的痲瘋樹成長良好,並預計今年年底會栽種1/4。塞內加爾會培育32萬公頃的痲瘋樹,有321個地區每公頃栽種1千棵。

「我們預計5年內30萬公頃的痲瘋樹將為我們生產3百萬噸的油,並由此提煉10萬噸的生質柴油,讓我們在未來長時間內都有充足的能源。」迪歐夫博士表示,他的研究機構負責協調此計劃。

該計畫預計花費1.4億美元,製造10萬個工作機會,增加農人的收入。然而塞內加爾很難找到追求生質能源的同盟,因為生質能源計畫已經加速農地的掠取並逼迫農夫從祖傳的土地往農地邊緣遷徙。

儘管倫敦帝國大學的研究審核了目前6個月內的生質油計畫和案例,此研究在六月的結論顯示,目前還有足夠的土地來增加作物的培育,例如甘蔗、高梁、痲瘋樹,同時不會降低糧食生產。

此報告的主要作者,戴斯喬維斯博士(Rocio Diaz-Chavez)解釋,生質能源是解開非洲潛力的關鍵,但是政策必須傳達糧食和生質能源的潛在衝突。「如果能找到適當的政策和程序並納入所有不同的利害關係人,生質能源不但會和糧食生產並行,更能大大地嘉惠非洲農業。」,戴斯喬維斯博士在「規劃非洲的糧食與生質能源報告」中表示。

但是非洲農人協會的理事長卡里里(Phillip Kariri)反對帝國大學的研究發現。「非洲有多餘的農地這樣的印象是錯誤的。」卡里里表示,「我認為在許多非洲國家,同時栽種糧食和生質作物是不可能的。生質能源產業的操作者目標不是在地的糧食安全,很有可能剝奪了糧食安全系統,甚至剝削勞工去種植生質能源,導致人民不種糧食。」

一位加納的農民利迪亞撒蘇 表示,他很多同事把農地變成生質能源計畫後,對收入都很失望。連兩個推行非洲農業的主要組織,非洲農業研究論壇(FARA)和非洲綠色革命聯盟,對於生質能源優先於糧食也相當謹慎。兩個組織研究室發展的重要工具,尤其農業確保政府做了生質能源政策。非洲有很多創意,但是都沒被發揚。FARA迦納分會的曼提瓊斯(Monty Jones)向本報表示。AGRA理事長那岡奇(Namanga Ngongi)表示,非洲處在糧食缺乏的請況,糧食作物必須排在生質作物之前。「如果我們的糧食過剩,而且適合的作物作為生質能源的,那問題就不同了。」那岡奇表示。

在2010年7月23日Green Business刊登的文章上,(Bryce Wolfe)強調,生質能源最大的缺點就是需要大量的農地和水來達到能源的需求。把作物變成乙醇就是把食物從我們口中奪走,然後替車子加油。沃飛錶是呼籲更有效率的方法來生產生質能源。

以美國為基地的糧食與發展政策協會(Institute for Food and Development Policy)表示,不是所有的生質能源所下的承諾都是真的。一些宣稱強調生質能源在改進是綠色能源,且不會導致濫伐,會帶來鄉村發展,不會引起飢荒等等的言論都是迷思,因為這些情況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 參考資料:IPS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