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金黃鼠耳蝠(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邂逅金黃鼠耳蝠(下)

2010年10月26日
作者:張恒嘉(台灣蝙蝠學會理事、台灣永續聯盟秘書長)

※ 編按:蝙蝠,與「福」同音,故在傳統中華文化中,被視為「福氣」的代表。但受到西方吸血鬼故事的影響,蝙蝠成了邪惡的象徵。加上其晝伏夜出、成群活動、長得又像裝了翅膀的老鼠等特性,人們對牠多是「懼」而遠之,偶然遇到受傷的蝙蝠,也不知如何處置。上周我們走入張恒嘉老師的記憶廊道,回到他與台灣特有亞種:「金黃鼠耳蝠」初次相遇的時刻。而曾經到處都是的黃金蝙蝠除了漂亮的外表,還有什麼習性?曾經處處可見的牠們,族群何以凋零,只剩50餘隻?且看今日【生物簡介】專欄。

夏天到了,炙熱的思鄉季節讓蝙蝠們再度回到這兒。也讓北部和中部研究蝙蝠的學者陸續出現在這個偏遠的小農村。正在狐疑是什麼力量讓這群學者和這群蝙蝠一樣來到這兒?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輕輕地觸動了台灣兩種外表鮮豔的大型鼠耳蝠之分類競賽和R. Swinhoe在1862年的回憶。

Swinhoe,一位來自英國的偉大博物學家,在台灣有千種生物的名稱皆跟他有關。在140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來到打狗,發現了龍眼樹葉叢間的金黃色蝙蝠,隨後給了牠Kerivola formosa的學名,並認為牠倒掛棲息在部分枯乾的龍眼葉叢中,可達到隱藏的效果。這是台灣第一筆蝙蝠紀錄,就是後來大家所熟悉的「金黃鼠耳蝠」。

然而,以現在的分類來說,牠並非彩蝠(Kerivola)屬的成員,而是鼠耳蝠屬(Myotis)類群。在台灣的大型鼠耳蝠中,毛色鮮艷的種類過去皆被視為渡瀨氏鼠耳蝠(Myotis formosus watasei)。雖然,Shamel在1944年依據一隻來自苗栗苑裡體色金黃的標本而提出一新種Myotis flavus,但是,後人仍將牠歸為渡瀨氏鼠耳蝠的同物異名。以台大為首的學者經比對鄰近國家標本後,在2003年將金黃鼠耳蝠認定是特有亞種,學名為 Myotis formosus flavus,原意是「漂亮的金黃色鼠耳蝠」;然而,以東海大學為首的學者則認為學名暫可回歸1944年Shamel所發表的台灣特有種。

近年,Myotis formosus(Hodgson's Bat, 1835)在台灣的特有亞種的說法已為多數人所採用。牠分布在西藏、印度、尼泊爾及台灣。在台灣曾於新竹、苗栗、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及台東等縣市發現,但除雲嘉地區有較多紀錄外,餘均零星發現。

牠是一種會遷徙的蝙蝠,每年3月底至4月初出現在平地樹林,之後群集數量漸增。在5月時數量相對穩定,此時,母蝠的肚子會逐漸隆起。孕蝠在5月中至7月初生產,幼蝠則在一個月內迅速長大並斷乳。雄蝠是花心且不負責任的,母蝠則無法好好坐月子,常可見到打哈欠、體毛凌亂的畫面。幼蝠是活躍的,會不時索奶,東爬西探好奇心十足。稍稍長大後,小蝙蝠便會在媽媽的守護下於枝梢間練習飛行,並逐漸長大直到離開原棲所。蝠群隨後在8-9月數量就會大減,直至10月底以後就消失。冬季,我曾在中高海拔的洞穴中發現少數雄蝠進入冬眠,不吃不喝不動長達4個月;較大的群集我倒是沒有發現過,主群遷徙至何處仍是個謎?

在平地樹上出現的金黃鼠耳蝠,大致都是以母蝠和幼蝠為主的群集,雄蝠極少出現。有金黃鼠耳蝠棲息的樹林面積通常較大,其內樹木數量也較多。例如:雲林北港和嘉義朴子就有3個數量超過百隻的群集,皆位於樹林分布密集處。牠們通常棲息在較高大、老熟的樹木,也會選擇特定的樹種、林分和地景去棲息。我曾連續8、9年發現幾隻標放過的個體遷徙回到同一棵樹,這顯示牠的忠誠度很高,和鮭魚一樣會歸鄉。

事實上,百年前古笨港到處都可以見到這種黃色的蝙蝠。牠們通常在芭樂、龍眼和竹林等樹木的葉叢出現,也是許多人兒時玩樂或農人耕種時的回憶對象。在口訪的歷程中,我也發現笨港地區部分廟宇、住家的屋樑和天花板上,也曾有過牠的芳蹤。

大約70-80年前,雲林水林鄉某民宅屋樑開始出現金黃鼠耳蝠。之後,曾滿佈整個屋樑,數量最高時約有三、四千隻,最少仍有千隻。這些黃色的蝙蝠為民宅主人帶來官運,因而被視之為福氣象徵。該民宅的族群曾被視為本種於世上的繁殖育幼群代表,在1994年曾有台大研究生前往調查,那年數量最多時尚有250隻,然而歷經許多事件之後,今年(2010年)的高峰期數量僅存59隻。水林許宅的族群數量,已比1994年減少76.0%,比40-50年的千隻減少94.1%。這是個令人憂心忡忡的現象,因為,北港另外兩處曾超過百隻的群集,於今年的高峰期數量也比2002年 減少了75-77%。

全世界1,100多種蝙蝠,有24%的種類被列入IUCN保護的對象之一,但是Myotis formosus因妾身未明和資訊不足等因素,而分屬其它3/4未受保護的那邊。倘若以台灣亞種目前侷限分布及數量下降的情勢來看,牠早已是保育類的當選人。保育是一門有價值取向的科學,去年底黃金蝙蝠生態館的成立,企圖從教育和棲地保護上告訴大家金黃鼠耳蝠目前的窘境。期待不久的將來,可以透過大家的努力,讓台灣這種最漂亮的金黃色蝙蝠永續長存。

※ 本文與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