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龍偵探社事件簿——結合藝術與溼地生態的工作假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成龍偵探社事件簿——結合藝術與溼地生態的工作假期

2010年10月27日
作者:QQ湄(成龍溼地偵探社大偵探)

小朋友們移動草做成的鳥兒到溼地裡。由觀樹教育基金會提供。

成龍溼地是地層下陷所形成的溼地,因為長年淹水,而成為許多冬候鳥來台Long Stay的重要棲息地之一。2009年夏天,觀樹教育基金會受林務局的委託,進駐成龍村,以「成龍溼地三代班」為名,意在帶著村子裡的三代,包括阿公阿嬤、爸爸媽媽及小朋友,一起學習關懷自己居住的這片土地的過去、現在及未來。至於「成龍溼地偵探社」,則是為了讓小朋友更有興趣參與社區工作而取的名字,所有成龍國小的小朋友都可以來當小偵探,提供情報給大偵探,或是和大偵探一起偵察和溼地有關的所有事情。

「成龍溼地國際環境藝術計畫」是在上述背景下發生的,它的目的是希望帶進更多社區長輩的參與,也希望藉助藝術家的眼睛,幫忙大家看到這片失落的土地之美。「史上最長的工作假期」其實是這整個藝術計畫的一部份,最直接的用意,就是希望能夠有人願意來到這個偏離國道35分鐘、台鐵1小時、高鐵40分鐘的小村子,心甘情願地住上三周,幫忙藝術家如期完成環境藝術創作,算是個「工作」成份大於「假期」成份很多的工作假期!

由於成龍溼地是個鮮為人知且不方便到達的地方,整個生活環境條件也和都市截然不同,一方面為了引起注意、一方面為了確認有意參與者的決心,幾經斟酌,才決定掛上當時很時髦的用語:「史上最長」!還記得那時的心情是七上八下的,因為很害羞,明明知道在地球上別的地方,還有更長的工作假期,不過「這對成龍溼地來說,應該是史上最長的!」於是,還得自己安慰自己。另外,也擔心這麼長的時間,在家教嚴謹的台灣,接受度會有多高?所以第一個把報名表投進來的人(當然,那也是一張不可多得的精采報名表),馬上就獲得了錄取!

後來,情勢稍稍出現了轉變,每天都有一二張令人感到窩心的報名表從信箱裡掉下來,也有媽媽幫旅居國外的女兒打電話來詢問,甚至連住在外地的成龍人,也看到消息了!這完全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更巧合的是,和我們連絡上的成龍人,正是我們為了這個藝術計畫,在村子裡四處打聽借到的三合院屋主大家族裡的第三代。後來在藝術家創作期間,這個家族三番兩次地從北部下來給我們探班,和我們一起忙碌;一下子幫我們送飲料、一下子添購椅子,也帶來關於這個三合院的老照片及回憶和我們分享,大家也忙著拍下更多新的照片,感覺三合院裡像娶媳婦一樣熱鬧。許多只有在逢年過節才會返鄉的成龍人,都因為這場藝術季,多回來了一二趟!

意料之外的事情還包括,我們真的找到了一群無可挑剔的志工,他們有些人是學生、有些人向老板請假(感謝那些開明的老師與老板!),有些人正在思考轉換人生的跑道,他們給人的感覺是屬於「獨立製作」那一派的,很清楚自己的志趣、有獨立的思考且才華洋溢,在很短的時間裡,就和藝術家、小朋友及村民們打成一片。他們揮汗工作、大口吃飯、盡情歡笑,敞開心胸享受著成龍的強風、烈日及變化萬千的黎明與夕陽,從他們給予的回饋裡可以讀出,廣大的藍天及真誠的相待,是成龍村最大的特色及給人最深刻的印象。若再細細研究下去,應該不難在他們的字裡行間分析出,把這片土地當作另一個「家」的情感。這場工作假期,會不會是這幾個年輕人的一場「重要生命經驗」呢?原來只料想讓更多台灣人,多了解一塊台灣的土地,但似乎在三周的陽光催化下,「了解」有昇華為「關心」與「行動」的跡象。從藝術季結束到現在,短短的半年,幾乎每個志工,都曾回來探望這片土地至少一次,有人和孩子或村民持續保持連絡、有人帶著家人重遊,有人暑假來教學、來實習,現在也正有人想要把自己工作上所擁有的資源帶到這個小村子來。

成龍溼地裡的環境藝術創作。由觀樹教育基金會提供。整個藝術計畫的目的,在曲終人散時,更顯清晰:這是場專屬於這個社區的藝術季!只有參與了過程的人,才能看透每件作品裡一根根竹子、一葉葉蘆葦、一片片蚵殼裡隱含的一則則故事。就像八月的某日,我們和村子裡的一位阿伯擦「車」而過,他突然開口問:「丫咱何時要再來玩?」一樣,應該,有些故事依然在發酵中。

偵探社的環境教育探員們會再繼續等待及守候,希望成龍村子裡的大家能慢慢體會這些藝術家及志工在相處三周後最真誠的回饋;小小的成龍村可以不需要開大路、不需要高級民宿、不需要炫麗的觀光設施;他的自自然然,人們對土地的省思,才是他與眾不同、最美麗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