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與波娃:姑婆嶼、土地公嶼、鐵砧嶼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沙特與波娃:姑婆嶼、土地公嶼、鐵砧嶼

2011年03月30日
作者:張祖德(國立馬公高中歷史科教師)

土地公嶼 前景為白公嶼 後面黑色小島為烏公嶼

「…他們處於豐饒之中…..卻逐漸飢餓致死….」。

克拉克的小說「2001年太空漫遊」 2001 A Space Odyssey (Arthur C. Clarke)

土地公嶼之白公嶼

前往姑婆嶼的先遣隊:沙特、西蒙波娃、梭羅、尼采、鄭和5艘獨木舟,下午1點整由後寮整裝出發。由於負載很重(我們攜帶物品如下:帳棚5頂、睡墊3個、飲用水30公升、一般用水40公升、烤肉用具、瓦斯爐2個、睡袋3個、土司2條、雞蛋1打、泡麵等)。沙特的吃水線感覺幾乎已經快達座艙邊緣,真是重。

0200pm至土地公嶼。土地公嶼其實是兩座島嶼的合稱,東邊的叫白公嶼,西邊的叫烏公嶼。原因是白公嶼南邊堆滿白沙,看起來是白色。而烏公嶼純為玄武岩黑色之故,真有趣。大夥爬到白公公積滿白沙的沙丘上,竟玩起划沙來了。

0330pm到達鐵砧嶼,一路上水平如鏡,空氣中略帶腥味。低頭一看,水面上飄著薄薄一層東西,全是珊瑚卵。

昨晚珊瑚一定大產。珊瑚產卵的盛況我今年沒能躬逢其盛。去年夜潛的記憶猶新,所有同種類珊瑚不約而同地,像火山爆發一般的產卵。漆黑的水底猶如宇宙的誕生,手電筒光柱掃過之處,數億顆星球的新生……生命正在形成,過程中含有驚人的美。

水面上漂浮的全是珊瑚卵

到鐵砧當然第一件事就是先進洞啊,先進去巨大的海蝕洞吹吹冷氣消一下暑。果然真正陰涼,這就不是搭快艇的遊客可以領略的風味。

我把雙腳浸在冰涼的海水中,頭枕在甲板上,看著湛藍天空數百隻的白眉燕鷗往來盤旋,順便午寐小憩一下。

鐵砧嶼的海蝕洞是澎湖最大的

下午4點在姑婆嶼東南一個美麗的小沙灘登陸,開始紮營並撿漂流木生火。後援隊:奧迪賽、哥倫布、麥哲倫3艘獨木舟在1830左右到達,帶來大批生鮮食品,還有冰啤酒,天啊!

夜晚的姑婆,四周都是作業漁船,把海面照的光亮亮,照海採集的漁人來來去去,可見此地漁獲之豐、蝦蟹螺貝之多了。數百年來,這片海水一直供養著人們的生命資糧,一直如此源源不斷。

姑婆嶼東北岩脈十分壯觀像是海上長城

「他們處於豐饒之中…..卻逐漸飢餓致死….」。這句話似乎便是我每天生活的寫照。

生活中的一切所需無虞,但心靈的飢荒卻無聲無息的蔓延開來。每天看著老師們帶著學生拼基本學力測驗,斤斤計較分數和考試的題型。總統帶著官商政要們拼經濟,在意股市數字和經濟各項指標。他們找的到答案嗎?

姑婆嶼上的英國輪船罹難紀念碑

自己也是一路這樣走來,讀書、考試、在激烈的競爭中找一份穩定的工作。

可是當這一切這一切都完成了,才開始發現生命中所追尋的,其實是別的東西。過去三十年所花的功夫,跟所要追尋的竟然一點關係都沒有。

三塊漆黑的礁石露出海面,在姑婆與鐵砧中間,澎湖人叫他們三將軍。在過去便是鐵砧,鐵砧後頭燈火閃爍的是吉貝,再更遠方漆黑中,每隔幾秒便會發亮的鑽石是目斗嶼燈塔……。

小島上岩鷺的雛鳥

這畢竟不是一個悲哀的發現,我想我應該還有一些些時間。

夜愈來愈深,趕緊把裝備收好,漲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