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日本,兩個世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一個日本,兩個世界

2011年12月28日
作者:劉黎兒

福島的小朋友每天只能在戶外玩一天,有人用繪畫表現福島兒童的處境。(劉黎兒攝,先覺出版社提供)福島當地居民正飽受輻射汙染之苦,有8百多名兒童流鼻血,然而在東京卻依然歌舞昇平,令人懷疑一個日本卻存在著兩個世界。

的確,現在即使連離福島核一廠60公里外的福島市或更遠的喜多方,當地的輻射劑量也都高得驚人,國際間調查過車諾比核電廠事故的人士都大喊「Crazy!」(瘋狂)。像福島市,等於整個城市都在輻射管制區域內,卻還有20萬市民居住。

車諾比核電廠事故後,超過一小時0.57微西弗的地方不准住人,但現在像福島市車站前超市都能測到10微西弗、渡利中學即使把操場汙染土剷掉後也還測到4微西弗以上,跟現在離車諾比核電廠3公里處的地方一樣高。車諾比核電廠事故至今已經25年,目前30公里圈還禁止進入,但渡利中學卻每天都有學生去上課,令人不忍。

日本政府不想正視福島縣高輻射劑量的問題,等於是用透明輻射刀在殺害兒童。許多日本人都對國家在做如此不人道的事而驚訝、感嘆!日本原來根據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ICRP)規定,容許輻射劑量一年1毫西弗,但現在連小孩的容許劑量都提高至一年20毫西弗,即一小時3.8微西弗。雖然最近政府表示要努力降低學校校園內的輻射劑量,但這只是確保學童在8小時的學校生活中不會遭嚴重汙染,但整個大環境沒改變,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而且鏟掉的土還沒決定去處,還堆放在校園一角,輻射值一旦降低後也還會回升。

車諾比核電廠當初噴出的輻射物質有15%落在白俄羅斯,9百萬人口的白俄羅斯有2百萬人生活在輻射汙染地區,這些地區被說是「找不到健康的小孩」,98%的小孩都生病,無精打采,容易心悸或頭痛,白血球數增加,每節課不是45分鐘,而是25分鐘,有辦法的人都出國了,只剩下農家。即使25年前未遭輻射的人,後來吃了汙染土壤長出的蔬菜等作物,體內被曝嚴重。

現在的福島也陷入了同樣的處境,除了政府強制避難的10幾萬人之外,其他有兒童的家庭,只有約10萬人自力搬遷,還有一百多萬人應避難而無力搬遷,只好繼續留在高輻射區吃汙染食材,不敢想像數年後有多少人會發病,若有畸形兒誕生也不足為奇,福島的悲慘世界無奈地存在日本之中。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

──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作者:劉黎兒

出版:先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年10月31日

定價:250元

※不適用CC授權條款,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