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研究:跨國貿易影響農地利用方式 潛藏疾病傳播風險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本土研究:跨國貿易影響農地利用方式 潛藏疾病傳播風險

2012年10月26日
本報2012年10月26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恙蟎。照片提供:郭奇芊政府為了拚經濟,加入WTO,並為了減緩對稻農產生之衝擊實施休耕政策,此舉不但改變土地利用的方式,也可能增加疾病傳染的風險!最近一篇由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與台灣疾病管制局合作的研究指出,由於引水灌溉的稻田不利於會傳染人類疾病的蜱和恙蟎存活,一旦休耕後,帶病的蜱和恙蟎因此呈倍數增加,疾病傳染擴散的機率也升高,印證了全球貿易與區域性疾病風險的關聯。

此文發表於9月號美國生態學會所出版的《生態學應用》(Ecological Applications)期刊上,並引起國外媒體迴響。美國生態學會專訪主要作者郭奇芊博士,相關報導轉載於9月20日科學日報

政府為了避免穀賤傷農,提供休耕補貼,鼓勵稻農休耕,約有20萬公頃水稻田因此改變樣貌。另一方面,感染立克次體的恙蟲與蜱,可能會導致恙蟲病斑疹熱等傳染病。

休耕田。照片提供:郭奇芊郭奇芊以1998~2007年恙蟲病的發病率最高的花蓮縣為研究區域,針對休耕田,並分為完全廢棄以及持續翻耕兩類進行比較。調查發現,翻耕雖不能減少囓齒類動物,但卻能抑制寄生其上的蜱與恙蟎的數量。

郭奇芊捕捉兩種田地中的囓齒動物,並檢查了牠們身上帶的蜱、恙蟎,以提供近一步檢驗,是否帶有引起疾病的立克次體細菌。他發現在完全廢棄的農田囓齒類動物身上,蜱達6倍之多,具感染性的蜱比例也高出3倍;囓齒動物身上的恙蟎也比翻耕過的田高3倍,疾病風險升高。

這可能是由於恙蟎與蜱在生活史的某些階段,需要生活在潮濕的泥土裡,而翻耕經過太陽曝曬,則會大幅降低泥土的濕度。

至於水田,則因不利於蜱和恙蟎棲息,也不易於水田裡抓得到老鼠,因此未列入比較的對象。郭奇芊解釋,種植水稻或維持水田樣貌往往都可抑制害蟲,包括蜱和恙蟎。即使是看似不可殺死的蜱,淹沒幾個星期後也會死;恙蟎也是陸棲,在有限的研究數據中仍顯示,多數恙蟎在水中一個月後會淹死。

這項研究顯示,台灣加入WTO後所造成的水稻田休耕,可能會增加民眾感染恙蟲病和斑點熱的風險,但政府獎勵翻耕以降低農業害蟲的政策,卻意外地能抑制恙蟎和蜱的生長,顯示經濟和農業政策能透過間接的方式影響民眾的健康。

維持水田  別來無恙

照片提供:郭奇芊恙蟎屬於蛛形綱的節肢動物。經由感染恙蟲病立克次體(Orientia tsutsugamushi)的恙蟎叮咬人類時,立克次體透過叮咬部位的傷口進入人體而感染,屬於法定傳染疾病。我們常說的「別來無恙」指得就是沒有感染恙蟲病平安歸來。

蜱則會傳送細菌斑點熱群立克次體,引起發燒、疼痛和類似落磯山斑疹熱的皮疹;恙蟎和蜱都不喜歡生活在水裡。

恙蟲病雖有已知治療方式,卻因症狀與感冒類似,可能因誤診導致器官衰竭致死,具有致命性;雖非一被恙蟲咬就會生病,但在預防上,和恙蟲存在的多寡脫不了干係。

因為全球貿易的關係,導致國內土地利用的政策改變,對生態造成複雜及意想不到的影響。「政府只考慮到農業害蟲,如昆蟲和囓齒類動物,卻忽略了翻耕政策對於疾病的可能影響」郭奇芊說。

長期忽視疾病與生態關聯

郭奇芊的博士論文是與疾管局合作研究恙蟲病。更早之前,郭奇芊即於福山植物園調查飛鼠,之後進行了幾年的囓齒類動物調查研究,對於囓齒類動物十分熟悉;而恙蟎和蜱主要宿主也是囓齒類動物,因此認為可以透過捕捉齧齒類動物,了解恙蟎和蜱的數量與環境因素的變化。

剛開始,他依據不同草長和草叢密度比較恙蟎和蜱的數量,發現都差不多;偶然間發現,剛翻耕過的土地恙蟎和蜱數量大量減少,而翻耕是因為休耕補助,這才讓他聯想到政策如何影響環境的改變,間接影響疾病的發生率。

這項研究雖與公共衛生議題有關,作為生態學者郭奇芊卻認為,大多數蟲媒傳播疾病和人畜共通疾病其實也都是生態問題。公共衛生學者著重於病媒、菌株的分類研究以及治療,以及預告那些地方存在風險;但對於更根本,何以環境改變使得病媒增加,這一類屬於生態學的範疇,卻乏人問津,這次研究除了說明不同環境可能帶來的疾病風險,更進一步指出經濟行為如何影響政策,而改變了土地利用的方式。

政治改變疾病風險

政策影響環境改變的例子並不少,1990年蘇聯解體時,很多東歐國家獨立,合作農場沒有管理而廢棄,這時候草長出來了,老鼠也來了,而廢耕的土地仍有一些種子會長出食物來,提供足夠的食物給老鼠,也會引來人的疾病,顯示 政策、政治會影響疾病。

保持生物多樣性有助健康

國外越來越多的研究指出增加生物多樣性,環境越健康,人體也跟著健康。這讓民眾樂於保護當地的自然樣貌。例如,若石虎可以控制老鼠的族群數、降低疾病,大家比較有興趣,自然會關心石虎的處境,樂於保育。「民眾比較站在實用的立場,」這也是郭奇芊想做這方面研究的原因,他認為很多疾病是生態問題,取決於野生動物的數量,若能清楚這些關係,從生態面著手,疾病風險也會跟著降低。

郭奇芊從幾次實驗室玻片觀察到,恙蟎跑錯地方,寄生到鼩鼱這類動物(不是鼠類,比較接近刺蝟)身上幾乎吸不到東西,最後可能無法存活。由此可知,並非每種宿主都罪該萬死,如果可更細緻研究,了解不同型態宿主的影響,就知道該維持什麼環境。

【註釋】恙蟲是一種蟎類,所以也叫恙蟎,其一生可以分做四個時期(卵、幼蟲、若蟲和成蟲),其中只有幼蟲時期(chigger)會透過叼咬人,傳染恙蟲病給人。恙蟲雖為節肢動物,不過幼蟲時期是6隻腳,蛻化成若蟲和成蟲之後才會有8隻腳。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