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藻礁消失、河口綠牡蠣 桃園海岸保育公聽會 縣一級首長全缺席 | 環境資訊中心

千年藻礁消失、河口綠牡蠣 桃園海岸保育公聽會 縣一級首長全缺席

2013年01月12日
本報2013年1月12日桃園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千年藻礁能不能保護下來,2011年再度引燃的保育火苗,持續延燒到新年度,桃園縣民意代表宣示保育決心,昨(11日)首度在桃園縣議會舉辦公聽會,就劃設保護區行政效能、廢水污染改進策略、漂砂問題及人工堤污染,進行檢討。同時,地方團體更展示在老街溪、新街溪口採集到的「綠牡蠣」,有的地方甚至已無牡蠣可採,只剩空殼,顯示生態惡化嚴重。

此外,縣議會民進黨團暨5位縣議員表示無法認同縣政只派科長層級參加,要求在開議之前兩周召開第二次公聽會,各部門首長都需親自報告。

藻礁學者建議設「自然保留區」

透過攝影家齊柏林空拍影像,桃園40公里海岸線,溪流、河口遭到工業廢水污染呈現紅、黑海的景象,長期追蹤海岸生態的特有生物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觀察,桃園海岸早已是台灣最污染的縣市。他在簡報時表示,藻礁珍貴的人文、地質、生態,三者缺一不可,唯有《文化資產保存法》自然保留區才能保護。

根據劉靜榆長期追蹤觀察,觀音、新屋外海一代的藻礁(觀新藻礁),具有高達9門的生物種類,是海岸生態的縮影;礁體寬達500公尺、高2公尺、深2公尺,比屏東風吹砂一代藻礁的面積大,而新屋北端沿岸礁體珊瑚礁佔50%,此地是全台藻礁最完整的地方。然而,藻礁受傷害的情況持續發生,鋯污染高達3、4000ppm(百萬分比),台北沿海也不過100ppm。

根據農委會漁業署資料「桃園縣永安、竹圍漁港歷年漁獲統計表」,永安漁港從1993年的770公噸逐年減少到2011年280噸,竹圍漁港從790噸降到0,顯示污染的嚴重性。永興社區發展協會副總幹事葉斯桂表示,對於當地鍶、鋯檢測,要求政府要盡到告知的責任,他說,現在還是有人到當地採集螺貝蝦類,這些受污染的海鮮賣到餐廳,將影響國民健康。

桃農業局建議劃設「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

2013年1月11日桃園縣議會觀新藻礁自然保留區公聽會。(攝影:呂東杰)桃縣農業發展局植物保護科長胡淑芬表示,藻礁歷年來面對的威脅,來自中油管線直接切割藻礁、台電大潭電廠的凸堤效應、水利署第二河川局堤防疑似造成的漂砂、垃圾淤積以及海岸污染。

他指出,縣府研究團隊針對物理性、化學性、生物性影響進行調查研究,並建議劃設「觀新河口藻礁海岸生態系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野生動物保護區)」,主要保護對象為河口海岸藻礁生態系及其棲息之鳥類、野生動物。

胡淑芬認為,《文化資產保存法》的自然保留區是保存,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比較能積極作為。「保護區還須有保育策略」,他以高榮野生動物保護區為例,劃設了保護區之後,台北赤蛙的數量反而減少,原因就出在缺乏保育策略,劃設保護區只是提供台北赤蛙撫育之地,但牠們覓食、活動的範圍仍須進一步研究調查。

農委會林務局保育科長張弘毅表示,在未劃設保護留區之前,已與保育相關單位討論,把所有破壞因子列出來,分工調查,也持續追蹤進度。至於是否劃設保護區,因屬地方主管事項,仍以尊重為原則。

水質標準與牡蠣

各溪口牡蠣採集狀況。在藻礁保護上,最近的污染取締行動比起往年已有相當進展。環境督察總隊北區大隊小隊長劉怡焜指出,接近1年的時間,與桃園縣政府環保局針對桃園縣6條主要河川流域之列管污染源326家,強力稽查及深度查核,合計稽查481家次,告發161家次,違規比率33.5 %,其中有7家工廠遭告發並停工改善。

依據環境督察總隊北區環境督察大隊資料,2012年1~10月老街溪、南崁溪水質監測結果,比較2011年同時期明顯改善,原來嚴重污染河段(老街溪6.1%及南崁溪24.9%)均已提升為中度污染程度,未(稍)受污染或輕度污染河段相對增加。

另外小飯壢溪、觀音溪、大堀溪及新屋溪4條河川水質亦逐漸呈現穩定,惟小飯壢溪及觀音溪化學需氧量(COD)偶有變動及偏高,將依其上游特性加強稽查可疑之污染源。

對於河川污染改善成效,民間則有不同的看法。桃園在地聯盟志工龔泳霖直接到11條溪口採集牡蠣,並將採集結果公諸於現場。除了林口溪的牡蠣尚稱健康,其他地區不乏綠牡蠣,而新屋溪、小飯壢溪、觀音溪則採集不到牡蠣。

此外,二河局副局長張耀澤、台電發電處資深專業工程師劉源隆也都表示,已要求廠商不得破壞藻礁以及監督廢水排放。

民間主張先公告為暫定自然地景

在場保育團體代表,質疑政府不立即以文資法劃設保留區,可能是另有開發目的,而延遲保育可能造成藻礁不保。「桃園在地聯盟」表示,就保育法規的比較,「自然保留區」對保護生態環境最為具體有效;至於可能造成民眾傳統作息影響等的因素,可以劃定影響區域較少的區段因應,主張至少先以公告為暫定自然地景,並輔以杜絕污染源和保育方案研究才是良策。

觀音新屋溪口藻礁生態豐富,這一排在岸邊等待的鳥兒最知道。(攝影:呂東杰)

桃園縣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彭如玉表示,目前環境教育政策是溫室教育,一方面教孩子節約用水卻又放任藻礁遭受污染。海洋輔導團對於藻礁隻字未提,海洋教材極低,看到桃園沿海的牡蠣現況,他質疑孩子們還有機會看到牡蠣。他呼籲,縣府不要向財團傾斜,放任污染藻礁,留下這片千年瑰寶。

現在就可以排除破壞因子

水患治理監督聯盟決策委員梁蔭民發言表示,自然環境若沒有人為破壞,根本不需要保護區,需要保育就是因為人為破壞過度所造成。他說,桃園縣政府說要科學數據、保育方法、還要保育、產業、社區三贏,他都很贊同,只是不要玩弄科學數據。

「龍潭的兩個電子工廠要排桃園或新竹吵半天,放流水有沒有符合飲用水標準,有,因為飲用水只查有沒有A、B、C,他們排出來的水確實沒有ABC,但是其他的甚麼都有。」梁蔭民舉例表示,這就是科學數據,但是不要玩這種遊戲。

至於保育方法,梁蔭民說「就看你肩膀有多硬,只要肩膀夠硬,不相信有甚麼做不到的保育方法。」依法行政是對的,問題是過去沒有依法行政。「否則這些紅海、黑海是怎麼跑出來的?」

他認為一年半的研究恐怕來不及,事實上現在的污染,是可以處理的。他贊同林務局,把所有破壞因子都列出來,這些破壞因子都處理好了,保護區也可以不用了。

責成定期彙報藻礁保育

縣議員邱素芬表示,縣府提出千萬研究經費,議會也很支持藻礁保護,只是農業局請台灣溼地學會理事陳章波研究團隊做出來的結論,只是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似乎與民意不符,到現在也只看到一份問卷,對於藻礁生存也未提到,不解研究意義何在。他要求農業局應盯緊研究過程,把錢花在刀口上。

去(2012)年10月26日縣議員已於現場實地勘查過,對於水利署第二河川局的堤防內堆積的垃圾印象深刻。縣議員黃傅淑香及要求改善人工護堤,裡面全都是廢棄物,連醫療廢棄物都看得到,長年累月讓藻礁無法生存。

議員呂林小鳳則表示,不容主管單位忽視藻礁保育,要求在議會開議前兩周召開第二次公聽會,並要求相關單位主管出席報告,未來每3個月公布推動進度。

研究團隊:觀新海岸可能不適合牡蠣

桃園縣府於當天稍晚發布會後回應新聞稿指出,針對保育團體建言:「可擇不影響居民生活區域,劃設管制嚴格的自然保留區,其他地區則劃為野生動物保護區。」與縣府研究團隊建議的野動保護區核心區概念相同。

對於觀新藻礁沒有牡蠣蹤跡,縣府則表示目前已進行二季生態穿越線生態調查顯示,觀新藻礁區生態均比觀音海水浴場及樹林子濱海區豐富許多,是桃園海岸生態多樣性情況良好的地區;觀新藻礁區沒有牡蠣出現,不代表就是污染造成的,很有可能是海岸環境本身就不適合蚵苗的附著與生長;海岸生態環境是否健康須從生物多樣性整體評斷。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