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投資集水區保護 成本效益高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研究:投資集水區保護 成本效益高

2013年01月25日
本報2013年1月25日綜合外電報導,沈瑞筠編譯,蔡麗伶審校

為確保飲用水的供應,自然集水區保護被認為是永續且符合成本效益。上圖為美國紐約州的阿肖肯水壩。(攝影者:ScubaBear68;CC by 2.0)2012年10月珊蒂颶風橫掃美國東北部後,數百萬紐約客遭受數日停電之苦,但拜紐約市對飲用水集水區的保護之賜,他們仍有乾淨的飲水。

紐約市捨棄使用電力系統處理水源,改採直接以水渠自鄰近德拉瓦州卡茨基爾(Catskill/Delaware)森林及溼地等水源保護區引進高品質飲水。這只是其中一個用低價既可保護水源、提供地區居民飲用水,又顧及洪水及污染防治的例子。

紐約藉由保護卡茨基爾森林及補償農民以降低對溪流湖泊的污染,約省下介於40億至60億美元的水處理費。

根據17日公布的《2012集水區支出現況》(State of Watershed Payments 2012)報告,2011年許多國家在類似的水源保護計畫中投資了將近80億美元;中國以總投資額91%居冠。

這份報告由美國非政府組織「森林趨勢」(Forest Trends)編輯,其總裁Michael Jenkins表示,「無論是從經濟發展中拯救水資源的中國、或還是保護飲用水源的紐約,要想搶救乾淨的水資源且重新補充乾枯的溪水及地下水層,投資於自然資源是最具成本效益及最有效的方式。」

過去的研究顯示污染、水壩的興建、農業灌溉、溼地的轉換及水利工程等都對了全球水系統有嚴重的影響。根據史上第一次全球河流生態系健康評估,越富有的國家水系統面臨的威脅就越嚴重,主因是昂貴的水利工程。

提供新做法

集水區支出報告的主要作者、同時也是生態系市場研究分析員Genevieve Bennett表示,用1990年代的水利工程思維審視,很難說服健康與安全管理部門「綠色水工程」方式適用於紐約市。

但樹木、草、及植物可以非常有效率的潔淨及保留水資源,等同減少水庫的沈積物。Bennett表示:「從這些集水區方案獲益的不只水資源,同時它們也保護生物多樣性、降低溫室氣體排放並且為農村貧困人口提供收入。」

類似紐約的一些集水區保護方案,他們付錢給農夫採用保護土壤及水的技術。Bennett強調,透過良好的管理花費使公眾獲益。

然而在許多國家,類似方案推動的最大阻力來自於政府規章。紐約的成功案例並沒有被其他大城市(包含中國及印度的大城在內)效法,那些地方其民族性給予工程專業知識的高度評價並推崇巨大的工程。

全球水資源專家Charles Vörösmarty指出,投資可永續的生態系統遠比摧毀它們或是試圖以工法解決來得好。如果開發中國家都採用已開發國家的方式進行水資源管理,其成本開銷將一飛沖天。

根據這份報告,其中一個開始改變做法的國家是中國。中國南方臨海城市珠海上游,約有10萬8千名居民同意採用改善該區水源的試驗性土地管理,以換取新的醫療保險。

Bennett表示:「中國正實施許多不同的集水區投資方式,有些還不錯有些卻很糟。仍有很多要學習的。」

開始改變

在拉丁美洲,提供現金以外的補償來保護水資源是水資源方案的趨勢。以玻利維亞的聖克魯茲谷(Santa Cruz valley)為例,超過500的家庭收到蜂箱、果樹及可避免家畜靠近堤防的電網作為保護水源的回饋。

一個瑞典地方水管理機構發現在Gullmar峽灣海床養殖藍貽貝(blue mussel)來過濾硝酸鹽污染比在岸上建置一個處理廠來得便宜。在烏干達,一個啤酒製造商付費保護溼地以確保它們的產品有穩定、充足的淨水供應。

Bennett表示,集水區的主要投資仍來自公部門,私人機構仍認為政府應提供優良品質的水資源。然而,公部門應無法負擔2030年投資於水基礎建設共17.7兆的需求,這個數字是由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計算出來的。

作為總結,Bennett認為,綠色的水基礎建設是目前便宜的多的選項,且提供了額外的優點。

【參考資料】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