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180度以南〉逐夢 追尋環保價值 | 環境資訊中心

朝〈180度以南〉逐夢 追尋環保價值

2013年05月09日
作者:徐琬婷

180度以南本片藉由一場遠征之旅交織出一段傳奇故事,長達六個月橫跨南北美洲的旅程,在攀岩、航海、衝浪、登山的過程中,充滿了無數壯麗的山海美景、扣人心弦的故事與發人省思的環境現況。整部片子,讓人徜徉在壯麗的自然景觀,舒緩而怡然的步調搭配優美的背景旋律,在感官與心靈飽受饗宴的同時,更重要的是不斷地提醒人們反思對於社會經濟過度開發與建設所造成的各種環境衝擊和深遠影響。

追夢之旅啟程

故事紀錄探險家傑夫強生(Jeff Johnson)自從發現依方‧周依納德(Yvon Chouinard)和道格‧湯普金斯(Doug Tompkins在1968年,從美國加州出發,一路南下到南美洲底端的巴塔哥尼亞高原(patagonia),一段長達5000英里冒險旅程的紀錄片後,深受鼓舞,終於在2007年毅然辭去工作,乘坐著名叫「北極熊」的帆船,展開了前往巴塔哥尼亞的探險旅行。在墨西哥的太平洋上,漂流一個月之後,到達了啟發達爾文演化論證的加拉巴哥群島,這裡是野生動物的天堂。在隨後的航行中,他們的桅杆在暴風雨中被折斷且沒有足夠的燃料,所以小船不得已行駛到世界最偏僻的小島-拉帕努伊島,又稱復活節島,於此進行長達一個月的整修。

復活節島的啟示

傑夫在復活節島認識了新朋友馬可海,她帶傑夫領略了很多神秘的地方。傑夫在觀看復活節島上的石像時,提及了他看過的有關復活節島的書籍—《崩潰》,一個關於復活島的寓言,更是一個超過資源負荷的社會學負面教材。

攝影者: XimoPons

復活節島社會的崩潰源於人口的增長和對文化的雄心超過了島上資源的承載力而導致環境崩潰,復活節島悲劇性的歷史雖已成過去式,但它留給人類的警示卻有著超越時空的價值,作者說,我們正在犯同樣的錯誤,並走在舊社會的老路上!

這樣的故事,如今在地球上的各個角落仍不斷上演,如同奧爾德斯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所言,人類並未從歷史中吸取足夠的教訓,這才是最重要的歷史教訓。影片於此充分顯露出它試圖要闡述的觀點與傳達的內涵。

智利濱海現況與困境

乘風破浪歷經101天後,抵達智利,傑夫與職業衝浪者雷蒙納瓦羅相識,雷蒙介紹了他生長的環境,這裡有最棒、最美的景觀,縱使世界上有許多地方都可以用金錢改變,但他們堅持要捍衛這美好的自然環境,雷蒙表示,根據他自身的出海經驗及父親所帶給他的教育,讓他認知到要「尊重大海」,他認為漁業大量捕撈的方式是不應該存在的,智利的捕魚業猖獗,破壞當地漁場,讓魚群都消失了,以前鯖魚會游到岸邊,現在卻只能在商店購買。

另外,雷蒙還提到,當下智利最大的威脅是沿海不斷湧現的紙漿廠,政府和企業從沒說明這樣的大型工程會把纖維廢棄物排入大海、汙染海域,紙漿廠的建設造成當地環境相當大的汙染破壞,然而政府卻還要在智利南部興建六座水力發電廠,如此一來,當大壩建成後,許多靠捕魚賴以為生的漁民就失去唯一的謀生之道,甚至得飽受煙霧惡臭、水汙染和化學廢料等。或許這些百姓們有了新的工作機會,但卻要付出什麼樣的龐大代價呢?

反思經濟發展的迷途

繼續在海上漂泊3個月後,傑夫來到聖地亞哥城,城市正興建著大型購物中心與辦公大樓,未來將成為南美洲最高的建築物,然而這讓主角想起復活節島的《崩潰》,或許,增長是不可避免的,但人類能否長期維持這種情勢?傑夫開始反思自家中的生活,以及自己所使用的資源,究竟怎麼樣的物質生活與資源耗用才足夠呢?

傑夫拜訪了胡安.保羅.奧雷戈,他畢生都努力在阻止智利的荒野被都市化,以及保護逐漸消失的當地居民獨到的生活方式。胡安.保羅一語道破現代人的迷失,他說,身陷城市的人無法憑空建設出一個生態和諧的社會,包括「walkman」及「iPod」等產物問世後,人類開始與生態系統隔離,與世隔絕的人類,卻開始遺忘其實我們的身心都需依賴自然,這也正是我們沒有理解、熱愛和關懷自然的原因。

實現土地信託理想

歷經124天,傑夫一行人來到巴塔哥尼亞土地信託保護區,這是道格跟依方40年來的夢想實現,道格和他的妻子克麗絲還有依方把畢生心血都奉獻給這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土地保護項目─巴塔哥尼亞自然保護區。他們將畢生所賺的錢用於保護智利和阿根廷的大片荒野地帶。在數百名優秀工作人員和義工的幫忙下,成功的保護了整個生態系統,並且培育了可持續的種植和放牧計畫,他們所保護的面積規模比黃石公園還大。

對依方和道格來說,40年前的那趟旅程是人生的轉捩點,他們深受這一片自然美景著迷,決定打造一個國家公園,並且承諾終將還給智利人民,克麗絲認為,他們會這麼傾心做這件事的原因是他們希望保護自己熱愛的事物。

道格是一位高深莫測的生態學家,他在智利建立的國家公園,納入保護區的土地廣達2百萬英畝,他提倡如何保護自然與發展之間的關係創該國首例,他試圖轉變發展模式為一種較為保守的模式,甚至因而引起政客關注,但道格與依方認為土地保護相對於開發所造成的負面影響風險較小,他們希望減少犯錯,才能為後人留下發揮空間,他們期望能有所貢獻,從而推動改革現今的消費主義社會。

過度發展的悲歌

片中穿插介紹了智利現代化過程中所造成的環境污染與人文破壞,在皮諾契特統治期間,智利對私人企業出售大部分河流的開發權,結果西班牙電力公司恩德薩在智利建造水壩。而智利北部曾經是一個功能完整的生態系統,河流、森林、人類相互依存的比奧比奧河(Río Biobío)就因建造水壩工程而遭受破壞。胡安保羅指出,這些水利設施僅是一項徵兆,背後真正的問題是發展模式,這也讓傑夫再次聯想起聖地亞哥的闌珊燈火和雷蒙提及的發展代價,這樣的發展模式終將帶來相同的悲劇。

自然價值再思考

共經歷5個多月,傑夫一行人終於到達了巴塔哥尼亞,嘗試攀登科羅納多巔峰,雖然在距離峰頂200英呎時,因為確保安全起見而放棄攻頂,但仍讓他在旅途中深刻體悟人生意義,而有所成長,他強調,追求的過程才是最重要的。這趟旅途彷彿時光倒流,回溯到被工業文明污染佔領前的北美洲一般,而旅程當中也帶領觀眾見識到當地人或先驅者對於曠野的衷心嚮往,他們對於追求勤勞純樸的簡單生活正是我們應從傳統中學習的最佳證據,這些人們向我們展現,熱愛這片土地,就有責任保護它的這般精神,而要熱愛一片土地,必須先了解它。在旅途之中,傑夫不斷看見侵略性發展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其他地區過度消費所引起的,愉快購物之於,大家往往都忽略了對其他地方環境的影響和破壞。

科羅納多山

此紀錄片訴說著對於人類文明思考的深層內涵,伴隨大自然的綺麗畫面與音樂的融合特別唯美,對於衝浪和登山的細節拍攝角度也十分獨特。這一場表面上被理解為單純個人享樂的旅程,事實上則再再顯露出人類對於自然環境的熱情及關懷,這部片的珍貴之處便是在片中人物探索自然的過程中,深刻領悟到保護自然環境是人類的重要使命,並且用自己的親身行動來實踐旅程中所獲得的環保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