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冠層上的生態秘密 條紋松鼠吃掉小棕面鶯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樹冠層上的生態秘密 條紋松鼠吃掉小棕面鶯

2014年04月10日
本報2014年4月10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樹冠層上的鳥巢箱及蝙蝠巢箱。(攝影:傅國銘)高高在上的樹冠層觀察不易,究竟有什麼新鮮事?最近雪霸國家公園研究人員,在樹冠平台上裝上鳥、蝙蝠巢箱,另加裝紅外線自動照相機,拍攝樹上的生物動態。結果發現有趣現象,例如:艾氏樹蛙會爬到20公尺高的樹上;而條紋松鼠吃掉小棕面鶯後食髓知味,居然懂得守株待兔!

雪霸國家公園員工研究風氣鼎盛,這幾年研究人員傅國銘積極進行樹冠層生態系監測調查,更在雪見遊憩區樹冠平台上方,設置了人工鳥巢箱與蝙蝠巢箱,提供小型鳥及蝙蝠繁殖育雛之所需,並得以觀察樹冠層上的生態關係。

艾氏樹蛙、棕長腳蜂的同居之謎

一開始鳥巢箱吸引了一群不速之客——胡蜂科的棕長腳蜂;沒多久,又在巢箱發現艾氏樹蛙!

傅國銘好奇,20多公尺高的樹冠層是否為其棲地?持續觀察一個月,艾氏樹蛙和這群棕長腳蜂還能相安無事,這段期間吃了什麼、有沒有離開巢箱,有如謎中謎,有待進一步解答。

但巢箱畢竟不是為了胡蜂和樹蛙存在,研究人員清空巢箱,趕走胡蜂群,將艾氏樹蛙送回巢箱外的樹冠層。

艾氏樹蛙與長腳蜂相安無事。(攝影:傅國銘)

棕面鶯輕鬆成家  條紋松鼠來攪局

沒多久,終於來了一對叫聲像門鈴「拎~拎~拎~」的小型留鳥,原來是棕面鶯來此築巢、產卵,一共產下5顆蛋。

鳥巢箱中棕面鶯產下的卵。(攝影:傅國銘)

這段期間,傅國銘檢視自動相機照片,發現公、母鳥一會端上食物,一會又將幼鳥排遺叼出巢外,忙得不可開交。

當他和同事盤算著過幾天小棕面鶯們就會陸續離巢之際,沒想到幼鳥的鳴叫,吸引了在平台下方一棵長尾柯樹上築巢的條紋松鼠,等到研究人員上樹檢視時,巢箱已空空如也。

研究人員透過自動攝影機,拼湊出「命案」的時間點與過程,再看到公、母鳥回到巢箱,發現小孩都不見時的那種驚慌,「雖然知道這是生態食物鏈的一環」仍讓傅國銘感到難過。

傅國銘的紀錄揭開了松鼠這類的小型哺乳動物,除了吃果實外,也是雜食機會主義者的事實;這段觀察同時成了解說教育的素材。

雖然棕面鶯夫婦離開了巢箱,但條紋松鼠幾乎每天都會跑來看還有沒東西吃。鳥巢箱空了很久,一年來只發現棕長腳蜂,最近才又發現青背山雀的鳥蛋,它能不能躲過貪吃的松鼠,有沒有因應策略呢?

至於蝙蝠巢箱的動靜,傅國銘說,很難得知是否有住客,恐怕真的得裝針孔照相機了!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