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機場第三跑道 填海危白海豚棲地 環團痛批 | 環境資訊中心

香港機場第三跑道 填海危白海豚棲地 環團痛批

2014年06月23日
本報2014年6月23日台北訊,詹嘉紋整理報導

香港機場預計採取填海造陸方式,擴建第三條跑道,然此海域範圍同時也是數量稀少的中華白海豚活動棲地,建造工程恐危及白海豚生存。20日機場管理局發佈環評報告書,環團質疑其未詳細掌握、考量白海豚的活動習慣和生態,內容淡化了開發對環境的衝擊,於是在網路上發起社群連署,表達抗議。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洪家耀表示,報告內容不盡實,評估草率粗疏、錯漏百出,低估了工程對中華白海豚帶來的嚴重負面影響;補償措施亦不足,未能應對計畫帶來的嚴重環境影響。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也怒批,機管局對保育海豚毫無決心和誠意,要求當局重新審視環境補償方案的成效,同時立即在三跑工程開展前在西部水域設立2個海岸公園。WWF認為,若海岸公園須延至2023年落成,屆時中華白海豚極有可能已自香港水域絕跡。

工程僅致中度影響?  環團:環評報告不確實

根據機管局環評報告顯示,第三條跑道填海範圍被確認為重要海豚棲息地,海豚在日間會匆匆路經此處、往來不同活動核心區;夜間更會停留該處覓食或進行其他活動。如在此水域進行大型填海工程,將永久摧毀一大片海豚重要棲息地;從保育角度來說,10年間,香港水域的海豚數量大幅下降,無法承受此大型填海擾動,影響程度更非機管局所說,只屬「中度影響」。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指出,此環評報告內,更忽視了兩個事實︰

  1. 評估一片水域作為海豚生境的重要性時,應考慮牠們如何利用該水域,如覓食、休息、作移動路線路過等;作為海豚出沒範圍,整個珠江口、或香港西部水域重要程度亦不同,故評估填海佔了多少海豚棲地,應以牠們利用此水域的方式為基礎來比較。
  2. 填海範圍所處之北大嶼山水域十分獨特,很多經常生活在香港水域的海豚長期在此停留,而針對在北大嶼山水域生活的族群,填海範圍便是其生活範圍的一大部份,因此影響必定深遠,不能因此水域相對小,而忽略其對海豚的重要性。

填海、高速船干擾  白海豚生存難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也指出,因機場第三條跑道大型填海工程,大幅削減海豚移動走廊面積達5成,再加上未來的高速船航行更趨頻繁,將嚴重阻礙海豚往來不同重要棲息地;而當港珠澳大橋口岸人工島完工後,更會阻擋海豚重新使用新設立於大小磨刀洲的海岸公園。

環評報告著重評估工程船隻速度帶來的影響,卻完全忽視其數量問題。根據港珠澳大橋填海工程的經驗,大量船隻勢必出現在工程範圍附近水域,然環評報告不只未提及船隻數量,更避談船隻進出頻繁,威脅海豚生存。

而報告中雖也明確表示,在跑道填海施工期間,海豚的移動路線將受嚴重影響,卻未提供任何補償措施,令海豚能暢通無阻地來往各重要棲息地(尤其是來往兩個海岸公園之間的重要通道)。此嚴重疏忽將導致新成立的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失去其作為填海補償措施的功用。

事後補救?  機管局:海豚遇工程會自行避開

只是,新海岸公園將在跑道填海工程結束後才成立,對白海豚造成危害後,還能發揮補救功能嗎?對此,機管局建築工程環保事務總經理李仲騰回應,工程確會影響區內海豚,但工程期間滋擾大,設立海岸公園未必能達保育效果,故留待工程後才著手建設2,400公頃的海岸公園。他引述環評報告聘用海豚專家意見,指海豚活動範圍大,遇上工程都懂得避開。

洪家耀則拒絕接受此說法,他指出,之前港珠澳大橋填海工程已令海豚在大嶼山東北水域絕跡,第三跑道工程更可能導致海豚不再出沒於北大嶼山海域。他更反問李仲騰,「你現在住香港,怎麼不回中國住?道理是一樣的,因為香港是你熟悉的、維繫社群的地方,海豚也一樣,北大嶼山就有個社群」。他表示,珠江海域環境急劇惡化,一旦海豚離開香港,將無處容身。

雙方也對環評研究方法持不同看法,洪家耀認為,白海豚白天會路過施工區,夜間則在區內覓食。不過機管局未詳細研究海豚夜間生態就填海,將嚴重阻礙海豚棲息及活動。他批評環評報告愚弄專家。李仲騰則強調,夜間水底監測技術存在限制,目前無法施行。

白海豚存亡之秋  環團籲以最謹慎原則評估影響

環團認為,白海豚生存狀況的危及程度不容忽視。他們期望機管局能審慎以對,採「最保守原則」(pre-cautionary principle)來評估影響,既然環評報告對白海豚之影響評估及補償措施明顯不合格,理應撤回重做,不應草率通過。

學會也將發起保育活動,目標是收集1萬份公眾意見,讓政府看見民間的保育決心。

作者

詹嘉紋

可能帶有天王星人血統,對地球人感到既好奇又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