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山我買了!不讓龍貓森林消失 日人奉獻半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這山我買了!不讓龍貓森林消失 日人奉獻半生

2014年07月16日
作者:溫于璇(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專案經理)

編按:今年3月初,在台灣國民信託協會(TNT)理事長王俊秀老師的安排下,筆者與TNT成員們共同赴日拜訪日本國民信託組織,並參與其第31屆年會。而在這行程中,最令人期待的即是由龍貓故鄉基金會理事長安藤聰彥帶領我們實際走訪龍貓森林,並瞭解該基金會運作情況。

龍貓森林故鄉基金會新辦公室擺置巨大龍貓雕像。攝影:溫于璇著名動畫大師宮崎駿1988年推出的電影〈龍貓〉(となりのトトロ),故事場景發生於令人嚮往的田園景色中。而實際上宮崎駿在繪製這部動畫時,其里山的風景、龍貓居住的森林場景,是以東京近郊的埼玉縣內狹山丘陵為藍圖。在現實生活中,因狹山丘陵鄰近東京都,自80年代開始受都市化影響,許多開發案陸續進駐。如西武財團大量收購森林地,覬覦做為渡假村般的住宅區;鄰近大學(如早稻田大學)的擴建計畫;到近期的砍伐森林開發墓園案等,開發壓力使綠地受威脅,讓動畫中的自然景色漸漸消失。

為保護當地環境,在地居民開始構想買地保護的行動方案,搶在開發案進行前買下森林及農田,希望可以減緩田園里山的消失。這行動獲得宮崎駿的支持,因此以「龍貓故鄉」為名,於1990年成立,至2013年3月31日已獲捐416,982,655日圓(約新台幣1億2千4百多萬元),民眾捐款以購買土地保護龍貓的家,也接受民眾捐地,擴展守護力量。

環境破壞的後果誰來承擔?

然而,持續的購地行動,也造成許多內部意見紛歧。要不要持續購地?還是像鎌倉景觀維護協會(鎌倉風致保存会)一樣,轉為以監督政府把關開發或督促政府保護綠地?

這樣的討論未果,使得龍貓故鄉基金會在2003年購買龍貓森林第6號地後,即停止購地。直到2005年,所澤市政府想以市內一處水稻田作為垃圾灰燼掩埋所,市民團體認為這有礙狹山的自然美景而起身反對。雖然掩埋場計畫原預定地點在保育地上,加上面對市民壓力,讓所澤市政府更改掩埋場地點。但這事件讓基金會內部兩種不同意見再次僵持不下,一派認為應該擴大民眾認購森林,以累積環境運動的力量;但另一派認為,如果真有必要買下土地,要求政府去做就好。但在面對環境開發壓力下,若只要監督政府買地,但是沒人可以保證政府會守信,而消失的森林與土地在受破壞後是回不來的,這樣的責任誰可以承擔?

民間集資買下森林 為後代留存美好環境

安藤先生(圖右)正在與我們解釋龍貓森林棲地概況,左為王俊秀教授。攝影:溫于璇

現任理事長安藤聰彥在2007年接任理事長後,主張擴大民眾認購森林面積成為基金會主要政策,因此加速募款認購森林的腳步。

恰好在2008年,在美國皮克斯動畫工作室(PIXAR)擔任藝術總監的堤大介,與其他幾位設計師共同發起「龍貓森林計畫(TOTORO Forest Project)」,透過這計畫讓超過200位的動畫師繪製心中的「龍貓」,一方面展出這些畫作向宮崎駿先生致敬,另一方面將這些畫作拍賣後,所募得款項捐給龍貓故鄉基金會購地保護森林。

龍貓森林計畫拍賣所得約20萬美金(600萬台幣),讓龍貓故鄉基金會順利購得龍貓森林第7、8號地。這也讓該基金會更有信心的持續堅持下去,在短短7年之間,從原有的6座森林,增加為25座森林,其中有4座森林由民眾無償捐贈。民眾的行動力量,匯聚社會的共有財,確保未來的後代,可以看見這裡曾經的美好。

景氣差就顧不了環境? 靠政府不如靠自己

龍貓森林第1號地。攝影:溫于璇針對未來基金會行動策略是否會努力朝向推動保護法案,類似日本近郊綠地保存法的法案,以擴大保護面積。安藤理事長認為近郊綠地保存法案是可以守護一些綠地,但是保護力量較國民信託薄弱。他感慨的表示,日本環境保護現況與過去不同,特別在政府環境保護決心及年輕人對社會事務的關切都明顯不足。他提到「在50年前政府部門仍有願意推動進步的保護政策法案,但現今感覺上政商連結甚密,甚至政府的發展運作傾向以財團需求為主。」

日本國民信託興起背景恰好是在經濟高度開發的年代,1964年東京奧運、1970年萬國博覽會,使得國民保護意識高漲,讓國民信託的概念順勢推動,全民買地保護土地的策略在保育團體間發酵。但反觀現在,日本東京即將於2020年再次舉辦奧運,各種開發議案再次浮上枱面,但時下日本年輕人對社會的關注減少,環境運動將面對嚴苛的考驗。為此,安藤理事長提到龍貓故鄉基金會已在籌劃透過東京奧運,讓更多人認識龍貓森林,並加入購買森林的行動,進一步擴大環境運動的參與圈。

龍貓故鄉基金會夢想是將廣闊的狹山丘陵買下來,因此最主要的工作即是在推動集資購地保護狹山森林,喚起民眾對於開發意識的反省,營造生物多樣性的棲地環境。除邀請民眾加入購地行列外,也不排除遊說政府與財團,一同加入買地保護森林之列。而在詢問安藤理事長自己的夢想時,他提到他和家人已經搬入所澤市,為了保護這片森林,他與家人將人生下半場的時間全都奉獻給這片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