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汙救星「煤製氣」? 綠色和平:顧此失彼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空汙救星「煤製氣」? 綠色和平:顧此失彼

2014年08月21日
作者:張春(中外對話北京辦公室助理編輯)

中國推動煤製天然氣,旨在解決燃煤引起的空氣汙染問題,多數專家認為該方法在經濟和技術上的可行性都不理想,難有長遠發展。

2012年4月,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躍進露天煤礦。圖片來源:綠色和平

「油改氣是正路,煤製天然氣是邪路。」在綠色和平關於煤製天然氣的討論會上,中德再生能源合作中心執行主任陶光遠這樣下結論。他是說,在解決東部持續無解的霧霾問題上,汽車燃油改燃氣可行,但是將燃煤製成氣體再供氣,並不划算。這幾乎是與會專家統一的看法。

煤製天然氣不是一項新技術。早在上世紀80、90年代,它就作為家庭供能開始在中國許多城市中廣泛使用,到20世紀逐步被更乾淨的天然氣取代。作為高耗能、高汙染和高耗水的產業,它也一度被限制發展。在近年東部霧霾問題的持續刺激下,2013年9月,國務院頒布了史上最嚴的《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 ,並在其中要求推進煤製天然氣產業的科學有序發展。而生產的煤製天然氣將用於替代供熱供能的燃煤,也可能用作車用燃氣。

中國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並不贊成這種做法,「這個思路就不對,」他對中外對話說,「當前這麼做,只是權宜之計。」

據李俊峰說,當前大規模的煤製天然氣是中國特有的能源轉換方式。除開高碳排放、煤炭資源消耗大,煤製天然氣主要的問題是耗水大。據綠色和平統計,按照中國國家規劃,當前運行、興建中的50個產業規模是2250億立方米,2020年的目標是500億立方米。每1000立方米耗水約為6.9噸水,耗水量相當龐大。中國煤炭資源主要分佈在新疆、內蒙等水風險很高的干旱半乾旱區域,幾乎沒有多餘水供煤製天然氣發展,可持續發展就更難了。

以年產13.3億立方米的大唐克旗一期為例,其保守需水量約為930萬噸(立方米),相當於北京城區日供水量(約310萬立方米)的3倍。據綠色和平資料,如果當前獲批的50個項目全部投入生產,單內蒙古地區耗水就會達到7.42億立方米/年,而這些項目都指望著本身已經奇缺的黃河水 。

此外,技術不到位也是一大問題。李俊峰長期從事能源經濟和能源環境理論的研究,也看到了政策對煤製天然氣的態度從「限制」、「謹慎發展」,到「快速發展」又到「有序發展」的變化。而試營運的大唐內蒙古克旗案不到一個月就出現嚴重洩漏事故,證實煤製天然氣的安全性、汙染問題沒有得到妥善處理。

大唐集團公司是中國國有特大型發電企業,大唐克旗案 ,是中國當前已投入生產的兩個煤製天然氣廠之一,其一期工程於去年12月底開始運營,但2014年1月份就因硫化氫洩露造成2死4傷。

李俊峰對中外對話說,大唐克旗要進行下去,首先要追加​​裝置,保證汙染物的零排放;第二個是技術要提升。否則從環境方面來說,是無法持續的。但是追加裝置和提升技術,煤製天然氣的成本也必然上升,再加上高額的管網建設成本這個無法越過的限制因素,李俊峰對煤製天然氣的前景並不樂觀。

華南理工大學的錢宇教授則給出了研究數據,證實煤製天然氣並不比燃煤更乾淨,也不省煤。他的研究發現,煤製天然氣作為城市供熱燃氣,可以減少城市將燃煤供熱造成的霧霾汙染物減少98%;但是,此方法比單純燃煤要多消耗90%的煤炭,溫室氣體的排放則主要集中在生產環節,並增加65%。

綠色和平氣候變遷主任李碩認為煤製天然氣是當前發展階段的「泡沫」,原因是「當前階段其他的可再生能源沒有發展起來,但是國家又急需解決霧霾問題。」他預估經過幾年的發展,可再生能源發展起來很可能會替代煤製天然氣。

即便有諸多不經濟、不環保之處,煤製天然氣的市場空間仍然是存在的。其生存空間,主要來自三個方面,一個是近年來煤炭價格走低,原材料成本下降;二是霧霾頻發促使中央政府加大減煤力度;第三是出於國家能源安全的考慮。

由於煤炭價格走低,天然氣價格攀升,煤製天然氣目前存在較大盈利空間。中國能源網將其煤製天然氣專題命名為〈前途光明的煤製天然氣〉。中國石化長城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何祚雲在2013年9月的一次會議上說 ,煤製天然氣在2020年可能占到天然氣消費總量的1/3。

因此,即便大唐克旗事件給煤製天然氣澆了一盆冷水,煤製天然氣入網價1.5元低於天然氣的2元,處於必然虧本狀態,國內的投資市場仍然火熱 。

提出「煤製天然氣是邪路」的陶光遠,從第三個角度上認為中國應該保有一定的煤製天然氣產能。

他對中外對話說:「能源市場的熱度是降不下來的,而中國國內的競爭強度也很大。」一個國家的能源不能有缺口,如果中國的天然氣和石油大量的依賴進口,對中國是很不利的。

「中國現在從世界上進口大量的天然氣,其實是受制於人的,別人不給你氣可以,但是你不能沒有,到時候被別人掐住脖子。」他說。──就在今年5月,中國和俄羅斯簽訂了為期30年的天然氣進銷(purchase and sale)合約,總價值4000億美元。按照上述何祚雲副總經理的說法,2020年外來氣可能佔據中國燃氣市場的1/3。

做工程技術的錢宇,認為煤製天然氣在技術上有其合理性,不過,對於煤製天然氣井噴的原因,他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大家可能是在佔位,一是拿開發許可等待發展時機,二是圈地佔有煤炭資源。

在當前爭議較大、發展前景不明確的情況下,大家對於煤製天然氣有著同樣不確定的期待。錢宇認為推進生態補償等經濟手段是解決之法,綠色和平氣候和能源主任的李雁,等著看在當前缺乏更乾淨經濟的替代能源的窗口期,煤製天然氣能否突破解決汙染和成本問題的技術障礙。

對煤製天然氣並不十分看好的李俊峰,則提出可以將​​煤製天然氣產業搬到東部,利用東部的高環境標準,逼迫企業提陞技術嚴格排放標準,既解決西部水耗和空氣汙染的全局性危害,也可以減少輸送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