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麗草皮取代林地 「假農舍」切割石虎棲地 | 環境資訊中心

亮麗草皮取代林地 「假農舍」切割石虎棲地

石虎米.溫柔革命,系列報導5

2014年11月25日
本報2014年11月25日苗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假農舍入侵農地改變宜蘭農田地景,真正想耕種的農民卻買不起農地。宜蘭小農發起連署「守護宜蘭心價值」,要求落實農地(舍)農用、修改農發條例第18條以及縣市政府制訂地方自治條例等,1個月獲得1200位宜蘭民眾支持。

假農舍入侵農地早已是不爭事實,也已瀰漫全台,這些生產糧食的土地,屬於國家資產,卻在不知覺間以法令有效率的消失,淪為有錢人的低密度住宅、別墅、豪宅。

農地轉賣給建商,蓋起豪宅,成了假農舍。(圖片來源:陳美汀)

苗栗也不例外。石虎研究學者陳美汀這兩年在苗栗通霄一帶觀察,無論縣道或鄉道,沿途原本為林地或農地,已有多項建案進行中;一些看似有耕作的農地,其實大多易手他人,等著轉賣、興建農舍。

最近他在臉書上,提及過去因調查踏及當地非常傳統的客家古厝,古厝後方的林地曾是無線電追蹤的石虎「阿樹」活動的領域,去(2013)年地賣了,古厝拆掉即將蓋成豪華農舍,原本一大片竹林砍掉種草皮。

陳美汀說,光鮮大面積的草皮,十分不利於石虎及野生動物利用。「一些傳統的老房子,石虎還願意下來路過,牠可能只須穿過林子,經過一小片房舍就過了;現在不是,一大片屋舍和草皮,無法隱匿其蹤跡,牠過不去只好繞遠路。」在棲地的連結上形成斷裂。

林地被砍掉了,變成草坪,石虎也只好搬家了。

林地被砍掉了,變成草坪,石虎也只好搬家了。(圖片來源:陳美汀)

「苗栗多少這樣的農舍,正在規劃和興建,許多建案都編織著都會人回歸山林的夢想,但是,夢想回歸山林的都會人,並不知道,他夢想的家其實粉碎了多少原本棲息在這塊土地的生命的家」陳美汀為石虎寫下心聲。

雖然這些地主來自外地,可能對石虎比較友善,但仍無法抵銷棲地破壞造成的影響。

「這表示,稍微有人為干擾的棲地對石虎最好。」陳美汀說,原始林、不干擾,對牠是不好的,否則就應於這些地方發現石虎;而所謂人為干擾是指低度的農墾行為,農墾行為不會造成石虎的壓力而讓牠緊張,因為農墾行為在白天,而石虎是夜間到田裡捕食小型哺乳類動物。

農墾地帶來的邊際效益,是老鼠、鳥類這些小動物增加,石虎的食物來源就變多,當地就會成為適合石虎覓食的棲地,族群量就會增加;這也說明何以苗栗縣竹林、農地鑲嵌的地景,維持石虎穩定的族群。

低度干擾到甚麼程度會過高則需拿捏。早期的農墾地都沒問題,直到現代除了農藥所造成隱形的傷害,還能勉強維持石虎棲地,只要不是大面積伐林,農墾行為對石虎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反而是棲地變得不可利用,例如農舍、工業區,就是過度干擾了。

這一年,陳美汀參加通霄鎮楓樹里巡守隊,並因此影響了一群人投入友善環境不用藥的耕種,期能營造石虎棲地,讓石虎歸隊淺山生態系。

自從石虎的生存危機受到重視,很多人想為石虎做事,卻苦無管道,而石虎田及石虎米的推動,正好提供了管道。

他說,石虎和人是相連結的,石虎依靠人類,卻又為人類開發所傷。透過支持石虎米,消費者可以買來自己吃,或送人,即使買不到,也可以協助推廣,讓農民樂於耕種、得到合理的價格,也能維繫石虎棲地,形成正面的循環,也許就能減少變賣農地的下場。

從已知的案例得知,改變原來的習性是一條漫長的路,石虎米欲改變居民習慣的農法也是如此,陳美汀期待凝聚更多人的力量,陪伴農民一起為守護農地及石虎而努力。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