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保將移交工務局 台北市府、護樹團體對話求共識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樹保將移交工務局 台北市府、護樹團體對話求共識

2015年03月24日
本報2015年3月24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台北市計畫將樹保業務從文化局移交工務局公燈處,工務局局長彭政聲因此出面與護樹團體溝通。護樹團體在會談中建議市府應以「生態城市」為規劃方向,透過落實護樹理念與環境改造,結合多層次植栽等環境永續方案,讓台北成為一座結合生態、綠樹的森林城市。

護樹團體對於樹保改由工程局負責大多感到擔憂,因為此舉不僅降低主管機關位階,若以工程思惟來看待樹保政策,更完全無視樹保法的立法精神,讓樹保法極可能變為「砍樹法」、樹保審查變成「移樹大會」,淪為配合工程開發的工具。

23日北市府邀請松菸、華光社區等護樹團體與工務局局長、公燈處處長對話,除了商討北市樹木保護制度的改善,更將檢討樹木移植規範,以降低傷亡。

2009年松菸大巨蛋的護樹抗爭

因缺乏樹保意識、也沒有完整的移樹規範及專責主管機關,護樹團體常與施工單位、政府部門起衝突。圖為2009年松菸大巨蛋移樹抗爭。

老樹、文資不可分  就地保留為原則

包括松菸護樹志工團、華光社區案的台北刑務所文資護育聯盟、嘉禾新村案的好勁稻工作室、陽明山美軍眷舍案的陽明山古蹟聚落生態護育聯盟,與拯救南港瓶蓋工廠行動聯盟、水患治理監督聯盟、台灣護樹團體聯盟等,皆參與了這次會面。這些團體的護樹行動通常與古蹟保存的訴求相輔相成,因為他們多主張老樹除了物理條件,還擁有歷史文化意涵,與文資密不可分。

松菸護樹志工團為了松菸老樹,已在大巨蛋工地現場紮營近一年,看盡遠雄公司粗糙的移樹工程手法。他們指出,台北市府應改變常年來「不把樹當樹」的惡質工程思維,重新打造「以樹為先」、「以樹為本」的城市價值。如此一來,在公共工程規劃設計階段時,就應優先評估樹木原地保留的可行性。若不得已非得移樹,須採取最高規格。

對此,公燈處也表示,已將「樹木就地保留為原則,並應於事前妥善規劃避免移樹」明文納入申請移植作業要點,未來也將加強溝通,落實樹理念。

避隨意移植、淪樹木墳場  施工前須提計畫送審  

雙方更對樹木移植做出一些共識,例如公燈處已將移植規範明文化,也承諾未來要求任何樹木移植工程,需先提出移植計畫書送公燈處審查通過後始得施工;相關移植計畫也將上網公告,並擴大公告通知對象;移植監督小組也將邀請公民團體參與。而飽受抨擊為「樹木墳場」的樹木銀行,將改制為「樹木資源雲端媒介平台」,即工程單位移樹前就須妥善安排定植地點,避免進出樹木銀行的過程造成二度傷害。

欲改善「過去的錯誤」  公燈處承諾檢討移樹規範

公燈處處長張郁慧也承諾,將綜合檢討北市樹木移植作業規範,與工程會樹木移植專章之內容,統整出更完善的移植作業規範,「樹木就地保留為原則,並應於事前妥善規劃避免移樹」也將明文納入移植作業要點中。

公燈處主動安排會面,向護樹團體表示要改善「過去的錯誤」。彭政聲直言,工務局的確為市府工程體系末端的執行單位,很多時候當相關開發案件最後轉到工務局執行時,常已找不到解決衝突的辦法,但未來面對屬於工務局管轄的公園預定地時,工務局定會採行樹木原地保留作為設計元素的方向。

彭政聲再三向護樹團體表態認同「生態城市」理念,但工程還需兼顧視覺景觀、民代與居民意見等事項,工程局也有為難處,未來相關工程遭遇爭議事項,將優先與公民團體對話,一起尋求最好的可行方案。

工程思維與護樹落差仍大  護樹團:樹保應設專責一級主管機關

松菸護樹志工團政策組組長游藝認為,雖可感受到市府的誠意與善意,但工程局的工程思維與護樹團體對護樹與生態營造的觀念仍有極大落差,雖然此次會面已縮短了一些雙方在認知上的距離,護樹團體仍將堅持樹木保護業務應另設專責的一級主管機關。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