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水雉 官田菱農力行綠保農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寶貝水雉 官田菱農力行綠保農法

【台灣濕地網】水田生態學

2015年09月01日
作者:廖靜蕙(本報特約記者)

熱帶南部的6月天,烈日逼著人躲在陰涼處,不肯多親炙一分;一期稻作收割後剛淹滿水的菱角田裡,幾位阿姨不畏烈日,全身密包下田割草。這裡是台南官田的水菱農場,強調不施放除草劑的綠保農法,並以聘請熟悉菱角田的專家割草替代。

菱角苗剛種下等著成長,因此必須除掉再生稻。
菱角苗剛種下,等著成長,因此必須除掉再生稻。

這時所說的草,其實是再生稻。收割後農田留下的稻樁還有生命力,淹滿水後,有如邀請它們成長。只是目前農民期待的是菱角趕緊成長,若讓再生稻長高,將阻礙菱角苗橫向成長的機會,割草能清出水域,讓菱角快快成長。

7月正值水雉繁殖季,成鳥認真地為尋偶繁殖育雛打點著。依據去(2014)台南市水雉生態教育園區統計,全台近900隻水雉,其中將近800隻繁殖棲地集中在官田;水雉族群得以維繫的關鍵,在於農民不辭勞苦種植菱角田。

雖然不用化學資材的田地,庇護著生物多樣性,但靠路邊的田地即使無毒耕種,仍不見水雉繁殖育雛的蹤影。繁殖育雛是多隱密的事啊!水菱農場場主,同時是友善大地社會企業執行長楊從貴就注意到,依傍著車來車往道路的菱角田,很難找到水雉築巢育雛的跡象,顯然不是水雉選擇繁殖優地的優選。

水雉榮登市鳥 命運未改

去(2014)年底由台南市民欽點水雉為台南市鳥,或許是優美的形象符合府城氣質,得以打敗草鴞、黑琵奪魁。但是新科市鳥的命運並沒有因此改寫,冬季一期作期間對水雉,就和冬羽一樣黯淡。

寒冷、氣候條件嚴苛的冬季,水雉成群在水田覓食,但是卻不知道農民為了減輕人力負擔,改以稻穀直播;摻毒的穀子,讓牠們還有彩鷸等啄食穀種的鳥種遭殃。

少了水雉、彩鷸為首的水鳥,水田多麼黯淡、寂寞!(攝影:翁榮炫)
少了水雉、彩鷸為首的水鳥,水田多麼黯淡、寂寞!攝影:翁榮炫

「其實水雉的繁殖成功率並不低,在鳥類當中屬於中上水準,只要有適當的棲地,就有可能增加族群數量。」中華鳥會代理秘書長陳德治指出,但是農法的選擇以及棲地的維護,左右了水雉保育的成敗。

層出不窮的中毒事件,不斷挫敗保育成效。少數農民於菱角收成後,不翻耕而改採稻種直播,又為了防鼠害、鳥害而以「加保扶」泡稻穀;播到土裡透過揮發後的加保扶很難舉證,也就無從處罰。而換上冬羽後的水雉,農民認不出來,使用「托福松」讓鳥兒成群死亡。

對此,台南市政府農業局採取從源頭進行勸導,基於保護市鳥以及野鳥,要求農藥商登錄農藥流向,並且到直播田衛星定位;農民若要拌毒直播,揮發期7天中,必須趕鳥;也舉辦講習,勸導農民寧可多播種給鳥吃,也不要使用農藥。

此外,種菱角採收與「剝仁」勞力需求高,特別是採收時,因以農地耕種,大多採跪姿,相當辛苦。隨著農業人才凋零,面臨廢耕、轉作,甚至變賣的困境,菱角田不斷減少,意味著水雉可供繁殖的棲地也降低了。

種菱角採收與「剝仁」勞力需求高,特別是採收時,因以農地耕種,大多採跪姿,相當辛苦。
種菱角採收與「剝仁」勞力需求高,特別是採收時,因以農地耕種,大多採跪姿,相當辛苦。

目前台南菱角田種植面積約400公頃,其中16公頃為林務局綠色保育標章認證田,43公頃為接受林務局度冬插秧補助的田地,而台南市水雉生態教育園區有15公頃。根據研究人員推算,要維持水雉族群不墜,二期作至少維持300公頃、70%覆蓋率,是族群維繫的關鍵。

為水田生態系撐開保護傘

「水雉是濕地的保護傘物種,幫民眾守護著農田濕地的環境與健康,對水雉友善的無毒耕作,不但能使生物多樣性有所保障,更是維繫人類生活品質的要件。」去年9月進入園區任職的李文珍,為了保育水雉,一路跟著摸索農法,得出保育水雉及水田生態系的不二法門,就是了解農業以及農村生活,和農民站在一起。

由水雉園區與友善大地社會企業共同提出的「陪伴官田濕地、綠色保育永續」專案,於今年6月啟動,不但幫農民賣產品,還將原本回饋給園區的利潤,全數回饋給農民。這些回饋金70%依照農地友善程度給予「友善耕作回饋金」,10%是新人加入的鼓勵金,剩餘的20%作為農民家戶的急難救助金。

李文珍說,要保育水雉就必須協助友善土地種植的農民,將他們的產品引薦給消費者,並將利潤回到農民身上。他期待透過爭取更多消費者支持,擴大友善耕種的面積,邀請更多農民投入綠保耕種。

無論是水雉保育或水雉園區,對李文珍別有意義。他的先生翁榮炫正是前水雉園區主任,長期關注水雉保育,過去幾年甚至不惜冬日夜宿田區趕鳥遠離毒害,不幸於去(2014)年7月17日驟然逝世,此時正是水雉換上繁殖羽的季節,繽紛絢爛的羽毛,彷彿為他的人生下註腳。

李文珍具備環境教育學位,不忍其夫努力的志業停歇,毅然承擔這項任務,繼續守護水雉及官田農田生物多樣性,展開這一段不凡的保育路。

支持綠色保育世代永續

這項努力獲得農民支持。「一期稻作農民以直播穀種而毒鳥,其實農民看到鳥死也很不忍心,因此最好鼓勵農民盡量以插秧來保護鳥類。」西庄里里長伯陳水榮是綠保農民,他說,水稻有用藥和沒用藥差很多,煮米的過程就可以聞到芋頭香,吃的時候更是香甜。

西庄里里長伯陳水榮說,其實農民看到鳥死也很不忍心,因此最好鼓勵農民盡量以插秧來保護鳥類。
里長伯陳水榮說,其實農民看到鳥死也很不忍心,因此最好鼓勵農民盡量以插秧來保護鳥類。

水榮伯期待消費者支持這項專案,擴大綠保生產面積,這樣才能讓更多農民加入。

持續綠保農法耕種的陳錦說,今年他的媳婦幫忙農田綁黑色防鳥繩,途中停下來問他,「媽媽,為何我們家的農田青蛙叫聲這麼多,隔壁慣行農法田卻悄然無聲?」顯示了有沒有用藥的差別。最近水稻收割,白鷺鷥緊隨收割機之後吃蟲,因為稻田不用藥,白鷺鷥似乎吃得很安心。

他的先生去年在台大住院時,看到很多住院病人都是飲食出了問題,滿身病痛,看在眼中,更感受到耕種責任重大。對陳錦來說,持續以綠保農法好好耕種,是年輕一代知道,這是一條值得追尋之路,並且願意投入友善土地的耕種行列。

「水雉是台南市市鳥,市鳥的保存也是市府資產的保存。」台南市副市長顏純左說,要有健康的身體及社會,就是從友善環境的生產開始。他支持綠保農法與專案的推動,認為不但保護市鳥,更能達成永續農業的終極願景。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