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農族人孝親獵食獲罪 原民團體聲援抗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布農族人孝親獵食獲罪 原民團體聲援抗議

2015年12月09日
本報2015年12月9日台北訊,特約記者黃小玲報導

以狩獵來獲取重要的蛋白質來源,是布農族飲食文化的一部分,但其與現今法律有所牴觸衝撞時有所聞。日前台東海端鄉布農族人為孝親打獵遭捕,重判3年6個月,再次引發爭議。

8日,數十個原民團體齊聚法務部門口,不斷高喊「獵槍要除罪,獵人要回家」,要拿回原本屬於原住民的權利,還要求檢察總長顏大和准予提起非常上訴,並聲請釋憲,暫緩執行入監。同時宣告接下來會有一連串的後續活動。

眾多原民團體抗議,讓獵人不孤單。攝影:黃小玲。

狩獵為原民光榮傳統  現行法令為「漢人想像」

56歲的王光祿(Talum),是居住在台東縣海端鄉的布農族人,因為94歲的母親想吃山產,為母盡孝才進行獵捕。最高法院卻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及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將其移送法辦,並判刑3年6個月定讞,併科7萬元罰金,全案於上個月定讞,Talum即將在12月15日入監服刑。

Talum知道要入監時,非常憂心家中的母親承受不了這個消息,甚至無人照顧,還曾詢問台東的律師「我可以把媽媽帶進去嗎?」,此話一出,令人鼻酸。

周漢威表示,法律扶助基金會為拯救獵人,會向檢察署申請暫緩執行,不讓狩獵文化被消滅。攝影:黃小玲。

法律扶助基金會專職律師周漢威指出,《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針對原住民的自製獵槍,這部分頂多只有行政罰,沒有刑罰問題。根據《動保法》規定,原住民若有符合《動保法》的規範是可以上山打獵的。但以上條例都是漢人的想像和規制。

他進一步解釋,實際上,布農族是以農耕為基礎,狩獵為輔的傳統民族,必須透過打獵才能獲取蛋白質。本案Talum為了94歲母親上山帶回獵物,對於Talum的父母、子女是多麼驕傲的事情,因為每一位原住民從小到大都是吃獵人帶回來的山產長大,所有獵人從小就開始學習如何承擔責任,接受部落規範且經過成年禮,才成為能兼負家計的成年人,這絕非漢人能體會。

他說,法官認為獵槍不是Talum自己做,是從溪岸上撿拾而來,所以不符合自製獵槍的規定,還未經允許還在非狩獵祭時就上山打獵,與祭典無關的獵殺就不在《動保法》保障原住民狩獵的範圍內。判定違背《原基法》精神與《槍砲彈藥管制條例》第20條第1項「自製獵槍」之構成要件。原住民雖有狩獵行為,但保育動物減少能歸咎是原住民的責任嗎?影響滅絕絕非單一因素。

法律扶助基金會為拯救獵人,會向檢察署申請暫緩執行,不讓孝順的Talum進入監獄服刑。對於不尊重傳統原住民文化的判決,要求檢察總長要提起非常上訴,檢討最高法院為何用漢人思維,下一個對原住民最不利的判決;同時,希望申請釋憲。

周漢威沉痛呼籲,立法委員在明年會期開始後,該檢討原住民法制跟傳統規範,不要讓狩獵文化被消滅。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成員陳以箴要求,自然資源管理請歸還原民。攝影:黃小玲。

狩獵申請程序繁瑣  主導權應還給原民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成員陳以箴表明,原住民獵人在中華民國的管制下,要合法狩獵要經過多道程序:

  1. 擁有合法獵槍,在警方核准的空間內製造。
  2. 獵槍製作完成後,選擇放警局,獵槍總會無緣由的損壞,無法在適當時機使用。選擇放住家,變成警察的列管單位,不時到家裡查訪。
  3. 為符合合法狩獵,在一個月前提出申請,人數和獵槍數目要相符。
  4. 須捕捉合法獵物,保育類不行獵殺。

她強調,重視狩獵對原住民族文化保存、延續有很大的重要性,狩獵不是原罪,《原基法》第19條子法未訂定,延宕十幾年,這起案件就被《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給架空,要重新找回狩獵文化,部落才是管理自然資源數量的主體。

南澳青年聯盟由法隆‧星降代讀聲明,傳統文化需受尊重與保障。。攝影:黃小玲。

《原基法》速訂定子法  保障狩獵權利

南澳青年聯盟由法隆‧星降代讀聲明,國家法制迫害原住民族文化存續,從過去因狩獵被捕的案件不斷發生,被《動保法》限縮在祭儀時間裡,但大多獲判無罪,或有罪者從寬。此案Talum卻是被重判有罪,持續被上訴到最高法院,最後判決定讞。部落特有的傳統文化和規範族人行為之權利,皆被國家法制給剝奪。

他接著說,Talum的行徑並未違反部落規範,反而是部落楷模,國家法制面對原住民族傳統文化這件事,必須從尊重與保障民族文化的角度,不斷立法和修法,調整國家法律,建立共存和諧的社會。過去國家和原住民之間相互尊重和理解的累積,在這次判決後,又回到原點。南澳青年聯盟嚴重提起抗議和嚴正要求:

  1. 法務部應暫緩王姓獵人的入監,並主動針對此案,提出非常上訴。
  2. 相關單位針對《原基法》第19條相關子法訂定,不能再繼續延宕。
  3. 國家法制針對原住民族狩獵文化全面除罪化的推動。

陳以箴重申,要檢察總長審理期間,必須暫緩執行入監,要求現在總統候選人與立委各自表態,針對狩獵區保障提出三大訴求:

  1. 保障狩獵權,訂立專法。
  2. 保障原住民族文化權,文化慣習給法制化。
  3. 保障原住民族的土地權,找回傳統領域法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