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水源土壤藏毒 居民淡定:我們種的菜只賣不吃 | 環境資訊中心

長江水源土壤藏毒 居民淡定:我們種的菜只賣不吃

2016年06月23日
作者:李顯峰(《北京青年报》深度部首席記者)

江蘇養豬場「地下藏毒萬噸」將中國的土壤污染問題再次推上風頭浪尖,最佳環境報導獎的「最佳影響力獎」。

頒獎詞:《北京青年報》與報料人的獨家對話,是這起事件的關鍵節點,令網絡爆料轉化為可信的主流媒體報導,引發連鎖反應,這是記者報導維護公眾利益的絕佳體現。

養豬場底下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圖片來源:USGS。公眾領域 Public Domain

唐滿華死了,死前一直住在自己的養豬場裡。他身後留下了1.4萬噸化工廢料的接收單,而現在,沒有人說得清這些毒物去哪了。如果不是雲南商人周建剛在網上舉報,也許江蘇省靖江市侯河村地下埋著的東西將永遠成為秘密。

9月下旬,雲南商人周建剛在網上公開舉報養豬場「地下藏毒萬噸」。養豬場的前身是侯河石油化工廠,經營者就是已經死了的唐滿華,他在十餘年間,接收農藥類企業的廢渣廢液。隱情曝光後,環保部於9月28日召開專題會並成立調查組,聯合江蘇省環保廳督辦此案。江蘇省公安廳食品藥品環境犯罪偵查總隊也赴靖​​江展開調查。有化工專家擔憂,如果「埋毒萬噸」的情況屬實,土壤修復將會付出高昂代價。

接手養豬場後的遭遇

「在長江水源邊,有這樣一個地方,江蘇省靖江市馬橋鎮侯河村,這裡有一個曾經的侯河石油化工廠,現今是已經倒閉的華順生豬養殖場,就在這樣一個不起眼的村莊,卻埋藏一個驚天陰謀,一個滅絕人性的非法填埋化工危廢場地……」

9月22日,雲南商人周建剛用他的新浪微博帳號發出上述博文。隨後兩天,他發布更詳細的實名舉報信,呼籲官方迅速展開調查。在靖江當地,養豬場地下埋毒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層浪,而周建剛卻在9月25日關掉手機,「消失了」。

9月27日晚,北京青年報記者在雲南見到周建剛,其講述了發現華順生豬養殖場「地下埋毒」的經過。

周建剛的老家在江蘇泰興,與養豬場所在地塊靖江侯河村僅隔著一條20多米的界河。周於2014年看上這塊地,準備改造成物流倉庫。今年2月8日,他與華順生豬養殖場達成《轉讓協議》。3月5日,周建剛帶領工作人員正式入駐,然而僅過了10天,他全身皮膚出現嚴重病變,表皮硬化、潰瘍、瘙癢。

周建剛馬上赴上海就醫,醫生確診為銀屑病性關節炎,俗稱牛皮癬。周建剛說自己那時意識到,他20多年前就得過的病又復發了。周建剛之所以少年時期離家出走遠赴雲南,也與此病有關。他15歲那年,因為皮膚病飽受歧視,但當他定居雲南之後,這個病竟然自己痊癒了。

這次復發的病狀卻比年幼時更嚴重。上海的醫生分析,正常情況下,五六年才會發展成這樣的程度,如果僅十多天內暴發,很可能是受環境刺激,建議回去後注意觀察,遠離化工區。

4月初,周建剛回到靖江,繼續對養豬場進行改造,也就是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了養豬場的秘密。

養豬場緊鄰界河而建,北岸是泰興市廣陵鎮。養豬場整體呈長方形,東西長約370米,南北寬約50米,面積1.8萬平方米,豬舍由彩鋼板搭建而成。在養豬場東南角的空地上,有一個積滿淤泥長寬各約三米的水塘。周建剛發現,這裡的農藥味最濃。

養豬場的員工老商拿了一根鋼管,挑起水塘里的淤泥,周建剛看到「像那種石油渣渣一樣的,黑色泥炭狀的東西,一撈上來,熏得人直噁心」 。老商告訴他,這些廢渣都是揚農化工(江蘇揚農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的化工垃圾。

養豬場地下埋著什麼

養豬場裡竟然有化工垃圾? 周建剛很驚訝,他一個勁地追問「有沒有毒」,老商卻說沒有,還提到「下面到處都是」。

「當時我就覺得奇怪。因為我要蓋房,要打地基。老商說蓋房子不行,(地下)全部都是虛的,打樁要打下10米才行。我問為什麼要這麼深?他說地下全是坑,全是早年用挖掘機挖開的,然後把這些東西(垃圾)倒進去。」周建剛說。

老商再三強調「垃圾」沒毒,周建剛將信將疑。為了探明地下的虛實,他用鋼管自製類似「洛陽鏟」的鑽孔工具,在養豬場的空地和豬圈內外到處打孔。

「打孔的時候覺得奇怪,因為混凝土太厚了,25厘米左右,有的地方厚度有30厘米,即便修水泥路面也用不了這麼厚。有的地方還有鋼筋,扎著『鋼筯簍子』 。當時我就奇怪,就算有錢也不能這麼花吧?打個豬圈還要搞鋼筋混凝土,為啥?」

周建剛說,混凝土鑽開後,他當場驚住了,「一鏟子出來,渣土像浸了煤油一樣,墨黑墨黑的,往下2米全是油狀物。一聞,臭得不得了,全是農藥味。」

第二天,周建剛讓員工弄來一根4米長的鋼管接著打孔,「打到3米深時,我以為是到底了,但是再往下打,土又軟了。3.3米到4米深度,全是像炭粉一樣的黑渣。」

周建剛一共打了25個孔。每孔間隔五六米或一間房。其中20個孔顯示的情況相同,挖出的都是黑渣。他指揮員工用塑料袋全部取樣。

剛開始,周建剛跟老商合計,要蓋房只能扒開地面,重新換土進去。但老商反對:「扒掉不行,這些東西會出問題,扒掉後你拿到哪裡去?」

老商最後跟他道出了實情:這片「廠房」有兩個片區,地底下遍布大坑,其中一個片區主要用於填埋揚農化工的化工垃圾,另一個片區填埋的化工垃圾,主要是江蘇長青農化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長青股份)的。

這個養豬場地下到底埋著多少這樣的化工垃圾?

老商說,他不知道。

周建剛用鋼管打入地下4米,混凝土下,墨黑的渣土像浸過煤油一樣,散發著濃重的農藥味。攝影:李顯峰。圖片來源:中外對話

萬噸化工廢料單據

養豬場2012年建立,前身是侯河石油化工廠,對於侯河村八圩組的村民來說,早在2000年時,人們就聞慣了廠區裡飄出來農藥味。即便後來變成了養豬場,人們在經過那片廠房時,還不得不掩上口鼻。

侯河石油化工廠成立於1987年,老闆是如今已經去世的唐滿華。

侯河村村民孫軍(化名)介紹,唐滿華是本村人,曾在孤山煤礦上過班,後來當個體戶,開辦化工廠,做著倒賣柴油、機油之類的買賣,對周建剛吐露了養豬場埋毒秘密的老商,就是早年唐滿華招的第一批員工。

據孫軍介紹,大約在2000年左右,化工廠開始接收農藥廠的化工廢渣廢液,其最主要的貨源是揚農化工和長青股份兩家公司。

證據就在養豬場的辦公室裡。上了鎖的鐵櫃中,塞滿了合同和各種單據。這些最後全部落到了周建剛手裡。

周建剛提供給北青報記者部分合同原件照片。這些合同顯示,自2000年起,侯河石油化工廠先後與長青股份、揚農化工兩家公司簽署協議,處理兩家公司的危險廢物。這些資料有《協議書》,還有大量《危險廢物轉移聯單》,多張註明「加工費」的《發票存根聯》和《江蘇省危險廢物交換、轉移申請表》。

周建剛向北青報記者透露,除了揚農化工和長青股份,侯河石油化工廠還處置了江蘇常隆化工有限公司、鹽城市利民化工廠等企業的化工廢料,而上述公司都不在靖江市轄區內。根據現存票據統計,從2000年到2011年,侯河石油化工廠接收的化工垃圾總量超過1.4萬噸。

11年間,萬噸化工垃圾運進侯河村,在村民們記憶中留下深刻印象。孫軍的家就在化工廠南面200米,中間隔著稻田和菜園。他回憶,最多的時候,大貨車一天有七八趟往化工廠載貨,少時一天也有兩三趟。這些車上都滿載著「大油罐」,每次車輛經過,一路農藥味熏得人直犯暈。這些車偶爾會有廢液遺灑,經常被灑到的地面一度不長草。

車上的大油罐,一隻重達數百斤。貨多時侯河石油化工廠的工人忙不開,附近村民常被招來卸貨。「搬運工一天能掙個四五十元。卸完貨之後,油罐歸司機處置,那些年,光靠賣空罐,司機也能掙不少錢。」

不過,搬油罐的小利並沒有讓村民忘記化工廠對他們的傷害。

在侯河石油化工廠西面約200米是七圩組,村民數十戶,南面是八圩組,村民20多戶,北面的界河邊上則住著泰興市廣陵鎮的幾戶村民。「一到夏天臭得不得了,門窗都不敢開,晚上睡不著覺。就連廣陵鎮的人都跑過河來抗議。」

附近村民找唐滿華鬧過,堵過化工廠大門,但唐滿華總能想辦法平息。有據可查的是,唐滿華每年會向村小組和村委會支付賠償費,金額數千元至數万元不等,也有村民直接找唐滿華要補償。

孫軍說,他們也打過市環保局的舉報電話,但環保局的車「轉一圈就走了」。就這樣,侯河石油化工廠和農藥廠之間的生意持續了十來年。直到2012年,唐滿華決定將化工廠改為養豬場。

環保部門稱此前不知情

單據上那1.4萬噸化工垃圾哪去了? 沒有人能說得清。

孫軍回憶,2000年前侯河石油化工廠的主要業務還是「廢油淨化」,那時還能看到有貨拉出廠門。再後來,只知道「進化工廠的油罐都是滿的,出去的車拉的幾乎都是空罐」。那些散發農藥味的廢渣廢液哪去了? 孫軍說,唐滿華「叫人埋了」。

在廠區內,唐滿華指揮員工挖了許多大坑,坑深約3米。廢液可利用部分與原料油混合稀釋後出售,不可利用部分和殘渣直接填埋在廠區內的大坑外,最後這些大坑上面被澆上了厚厚的混凝土。廠區外的一個魚塘也被填平,魚塘邊一直種有莊稼。

中國循環經濟協會高級專家、化工行業資深研究員曲睿晶指出,農藥類生產企業的廢渣廢液含有很多有毒物質,有些劇毒、高毒,直接填埋將造成生態破壞,污染環境,對周邊土壤、地表水、地下水和農作物造成危害,進而影響周邊人畜的健康生存,這種私埋行為嚴重違法。

侯河石油化工廠非法填埋化工垃圾長達十餘年,監管部門是否知曉? 周建剛的舉報讓當地立刻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靖江市環保局局長朱靖近日就此事接受《人民日報》記者採訪時稱:環保局此前多年對此一無所知,直到周建剛舉報方知,該局當即派員至現場調查。目視有一部分危廢品在場區內,立即請來泰州環境監測中心採樣檢測,初步預算該地塊地下填埋有危險廢物3噸以上,隨後該案因涉及環境違法犯罪被移交至公安機關。

一位知情人稱,9月29日晚,有關部門拉走了最後50多頭豬,「拿去檢測」。

周建剛告訴北青報記者,他早在今年7月就將此事​​舉報給靖江市環保局。週提供了一張拍攝於7月10日的照片,畫面中他兩手各舉一個檔案袋,站在靖江市環保局門口。周建剛說,兩個月過去了,此事依然沒有結果,最終他決定在網上公開舉報。

靖江市環保局局長朱靖對《人民日報》稱,侯河石油化工廠第一次獲得處置危廢品的資質是2005年9月,第二次是2006年,有效期至2011年,2011年開始未正常經營,隨後許可證被註銷改建成養殖場,但對《人民日報》提出的「化工廠改做他用時是否需要環境評估」則避而不談。

即使在2005年後獲得許可,實際處置的「危廢」數量則遠超許可範圍。環保部門2005年9月頒發給侯河石油化工廠的「危廢品經營許可證」顯示,該廠可以處理「菊酯殘液(農藥企業產生的廢液)每年200噸」。而周建剛提供的部分票據顯示,僅2003年到2004年,長青股份供給侯河石油化工廠至少10批化工廢料,共計971噸;2005年供貨11批,共計1361噸。

曲睿晶分析,涉事企業是2005年取得危險廢物處理資質的,在此之前,其接收任何化工廢料的行為都是違法的,不論這些廢料有沒有進行無害化處理。另外,化工廢料絕不可以直接填埋到地下,而應該採取安全焚燒等工藝處理。

環保部已成立調查組

侯河村的污染事件曝光後,逐漸開始引發連鎖反應。

9月28日至30日,涉事的揚農化工和長青股份兩家上市公司受影響,股價大幅波動。兩家公司均發聲明稱與此事無關。

9月28日,國家環保部召開專題會並成立調查組,聯合江蘇省環保廳督辦此案,而江蘇省公安廳食品藥品環境犯罪偵查總隊也赴靖​​江展開調查。連日來,泰州市環境監測中心站和環保部南京環境科學研究所的工作人員正在事發地塊開展監測和取樣工作。

9月29日,北青報記者隱藏身份進入養豬場。負責看場的老商說,政府部門交代他,不讓閒雜人等進入。此時的養豬場內,東面的一個長寬約3米的大坑已被塑料布覆蓋,北面不遠處有一處水泥地面凹陷,整個養豬場瀰漫著濃重的農藥味。而在養豬場北側的界河裡,水面泛著冒泡的油污。

9月30日上午,在養豬場外填埋過廢渣的魚塘上面,已有工作人員開始打孔取樣。

據靖安市政府官方微博「靖江發布」9月28日消息:根據現場調查情況和監測結果,該養殖場內(佔地15.34畝)土壤及坑內確實存在疑似有害物質,環保部南京環科所土壤污染防治研究中心等權威機構正加緊檢測該物質對周邊土壤及環境的影響,靖江環保部門已進一步抓緊落實安全處置方案。

截至目前,靖江官方尚未發布土樣檢測報告和被污染土壤的總量。據周建剛稱,9月14日,靖江市環保局監測大隊應隊長電話告知他,7月份的土樣檢測結果已出,檢出有毒的有機物,此案屬環境污染刑事案件,警方會介入調查。

土壤中的毒物是什麼

今年4月24日,周建剛將兩份土樣送到浙江中科院應用技術研究院分析測試中心,5月18日出具的報告顯示,土樣的有機部分揮發性化合物含量約為3%,在這35種有機物中,甲苯佔20.66%;1,3,5-三氯苯佔10.35%。

在看過檢測報告後,曲睿晶表示,土壤中含有氯苯類高毒物質,甲苯和甲基苯等有毒的半揮發性有機物含量更高,「超標多少倍已經不重要,這些東西土壤中根本不應該有。有多少就超標多少。」

瀋陽化工大學教授李慶祿也關注到這起養豬場埋毒事件,他對北青報記者表示,涉事地塊周邊水系發達,這些化學廢棄物的危害很難控制,被污染的土壤應該挖出來,全部進行無害化處理, 如果單據顯示的1.4萬噸危險廢物全都這樣直接填埋了,那麼土壤修復將會付出非常高昂的代價。

李慶祿看過周建剛的檢測報告後表示,該報告中所含有機物質絕大多數都有毒,這些毒物會通過​​地下水、地表水擴散污染,周邊較近的莊稼和蔬菜都不能吃,當地政府部門應趕緊告知周邊村民,並安排體檢。

相比於化工專家的擔憂,侯河村的村民卻顯得很淡定。侯河村村民表示,目前他們的飲用水來自自來水廠。雖然不少村民在養豬場南面有耕地,但那塊地上種出的糧食,村民們心照不宣,大家都不吃,而是拿去賣。

2010年起,侯河村不斷有人患癌去世。

最著名的死者是侯河石油化工廠的廠長唐滿華,鼻癌9年,死於2014年,其生前長期居住在廠區裡。最近去世的是禇小平,男,50歲,食道癌,死於今年8月26日。禇家在侯河石油化工廠正南方向,只隔著200多米遠的一片稻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