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比錫的綠色經濟 | 環境資訊中心

萊比錫的綠色經濟

2001年04月12日
作者:賴芬蘭

在參觀萊比錫能源展的時候,好奇在萊比錫市政府的攤位,為什麼要佈置得有花有草還有農產品。我走過去,接過攤位工作人員遞給我的一杯草莓汁,工作人員說那是有機的,品嚐後讚賞之餘,也好奇為什麼在能源展上展示有機農產品,而且由那麼高的層級來推銷?

兩位日本客人嚼著麵包,要求給一根有機酸黃瓜,放上白水煮蛋以及乳酪,一邊問:「有機的會比較好吃嗎?」服務的女士露出尷尬的笑容,無法回答。我於是幫忙講有機農產品對人體健康的好處,更廣的說,藉著對有機農產品的推廣,可以達到使環境變好的目的,而環境好對人當然好,所謂利他終於利己的理論。不過我想這兩位日本客人是來打發午餐的,於是把話題岔上草莓汁。這草莓汁的味道真的很好,又濃香又醇,但是我懷疑,不放防腐劑,究竟用什麼來保持鮮度?一般說來這,有機農產品的銷售對象通常是中高收入者,以德東人的經濟狀況看,我不知道有機農產品究竟是用什麼方式在萊比錫這兒推廣的?如果消費對象不是在萊比錫,那麼能運銷出去嗎?萊比錫市政府在整個營運中扮演什麼角色?

服務的女士露出侷促的笑容,說:「喔!這要問我們的主管。」我心裡暗道:天哪!已經統一十年了呢!每個人怎麼還是這樣的小本位?

這位主管瘦瘦高高,有些禿頭,看來十分憂鬱。聽了我的問題後,說:「喔!說來話長了…」他邀請我坐下,然後沉重的說:「這和德國的失業問題有關…」

在萊比錫及週遭的鄉鎮有18﹪至20﹪的失業人口,這個失業比例一直居高不下,這當然必須要有政府的解決政策。在長期解決失業問題上,當然不能一直靠失業金,或者社會局的社會救濟金,而是必須讓失業的人有所事事。於是在市政府下有一個職業企劃單位,由國家出錢,協助失業人有事做,目前已有 4000人在這個職業企劃單位下接受平均一人每月2000馬克的資助,為期一年,當然接下來再看,這些人是否弄出什麼成就來,是從此自立了,或者再回到社會局尋求救助?

在萊比錫有5000到6000的失業人口,雖然德國在統一後,德東可說是百業待舉,可以做的事非常多;但是接受政府的錢,當然也就是接受納稅義務人的錢,在工作的選擇上就有相當的限制,例如修路等公共基本建設,因為擔心會與民爭利,而不可為,於是必須另尋出路。

生態學在消費中有讓資本家很難計算的高價值,像要有乾淨的森林,自然公園,才可以讓市民健康;沼澤必須清乾淨,才可能有魚;設置小孩的遊戲場所……。但是做這些事,還是可能危及有些在這領域內工作人的位子。

最後找到了綠色經濟,因為這個市場的潛力相當大,於是在這五六千的失業人口中,本來也大多沒有什麼專業,因此有四千人投入這個領域,他們都務農,可以生產有機農產品,有機垃圾可以產生能源,可燃也可以發電,可以賣給能源公司,等他們做上手後,前景是相當不錯的。這對國家而言,一方面是安置了失業人口,一方面做綠色的事,對工作局也豎立非常好的形象。

他們在有機農產品上,當然是有一定的認證標準必須遵循;當然也就可以自豪的說是百分之百的生態經濟。最近歐洲有瘋牛症及口蹄疫的問題,出產有機農牧產品的,可以保證:雞是自由放養的,豬是用傳統飼養法而非集約飼養的,牛羊決不餵肉糜…….

當然,在德國目前人人談瘋牛症及口蹄疫色變時,有機農牧產品的確在市場上可稱是一枝獨秀。

不過在問到市場管銷的問題上時,他就顏色黯然,搖搖頭說:「做得非常不好,德東人似乎還沒有領略到市場經濟的運作。」甚至有些不好意思說,德東人還保有共產社會裡那種不準時定量交貨的習性。

我嘆了一口氣,又回到了草莓汁,誇說那麼好的產品賣不出去真是可惜,難道不能辦一些企管的課程,培養一些人才來推廣嗎?像透過觀光局,讓人到萊比錫渡假,除了商展,還可以說到這兒來吃有機的健康產品,把它變成萊比錫的一個特色?也許就是缺少願景,失業的人時時擔心失業的問題,認為現在這些措施都只是做施捨,心理的問題大過一切,才會使大家不積極的。

他點點頭,肯定我的話,不過卻認為失業的問題始終是一個問題,而且在十年內都還無法消除。

我再嘆了一口氣,覺得由一個只見到問題,事事覺得是負擔的人來推廣一個可以充滿遠景的事業,是註定要失敗的。

如果把同樣的綠色經濟,用同樣的政府條件,放在台灣來做呢?這的確會是一條解決部份失業問題的好政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