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拿我們的性命去換錢!南星自貿港區開發爭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不能拿我們的性命去換錢!南星自貿港區開發爭議

2016年11月28日
作者:王敏玲(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

「吳敦義作市長的時候跟我們講,你們這裡都沒有公園,我來幫你們做一個。結果你們在我們海邊一直填東西,填完了以後現在說要蓋工廠。我七十幾歲了,以前很多人跑來我們這邊看夕陽,你們知道嗎?你們不能拿我們的性命去換錢!」

這是2016年7月25日下午高雄大林蒲的居民李老先生在環保署南星自由貿易港區第二期範疇界定會議中,激動地拿著麥克風以閩南語跟主席李育明、包括詹順貴副署長在內的環評委員以及開發單位說的話。

2016年7月25日大林蒲、鳳鼻頭居民到行政院前下跪陳情。攝影:吳加琪

這幾年,「大林蒲」三個字逐漸成為關注環境正義的熱點。已有三百多年歷史的大林蒲聚落位於高雄市的西南邊,其北側為著名的紅毛港聚落,因高雄港洲際貨櫃中心的開發而遭到遷村,南側為邦坑仔、鳳鼻頭聚落。就行政區而言,此地屬於小港區鳳林里、鳳森里、鳳源里、鳳興里、龍鳳里、鳳鳴里,因此也有人稱之為沿海六里。

顧名思義,沿海六里居民的日常是與海相連的,長長的沙灘與海邊有他們放學後玩耍、戲水、焢土窯的回憶,居民家中泛黃的老照片,可看見沙灘之外大片的椰林。「現在很多年輕人去墾丁玩,我們這裡以前的椰子樹、沙灘比墾丁還漂亮!」每當有外地人到此參訪,世居大林蒲的許順良先生總是會這麼說。據聞,當地的年長者還有人親眼見到海龜從鳳鼻頭附近的海域上岸。

絕美的沙灘、椰林何以變色?1988年當時的高雄市政府提出計畫報經行政院核准,以中油公司超額盈餘經費開始填築海埔新生地,1990年起,所謂的南星計畫海堤工程陸續進行,此後各種大型貨車穿梭往返、塵土飛揚,沿海六里居民看到從高雄各地運來一車又一車的建築廢土,看到焚化爐燒完市民丟棄的垃圾後留下的大量灰渣,當然還有他們的「芳鄰」中鋼公司,一年到頭數不盡的爐石、爐碴,也被「就近」運到這裡。

填、填、填,沙灘填成了陸地。


大林蒲附近的大工廠與開發案。製圖:《高雄好過日》、邱意診、洪正

發展高雄海空經貿城

2009年10月1日行政院長吳敦義上任後第二個月,在3164次的行政院院會指示「在南部地區積極推動重大公共工程建設,帶動南部地區的經濟發展,希望經建會、交通部與高雄市政府陳(菊)市長充分而密切的溝通,除了之前提到的南星地區填海造陸工程外,再將過去高雄配合亞太營運中心的構想所提的重大計畫逐一檢視,並依照當前的環境及情勢整合後,提出一個海空聯運的港區建設構想,以回應南部地區廣大民意的需求,平衡南北的發展。」

2010年3月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推出「高雄海空經貿城整體發展綱要計畫」, 主要計畫之一為「自由貿易港區及產業專區發展計畫」,大林蒲外海這片填出來的「土地」被相中,政府(國有財產局與高雄市政府)將其「有償撥用」給台灣港務公司。

2011年7月行政院核定了「南星土地開發計畫」 ,2013年4月內政部都市委員會核定變更高雄市主要計畫南星計畫區部分綠地用地、停車場用地為特定倉儲轉運專用區、綠地用地及停車場兼廣場用地。

至此,大林蒲李老先生的公園夢已徹底破碎。

自由貿易港區是什麼呢?根據《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自貿港區是為了發展全球運籌管理經營模式,推動貿易自由化與國際化,便捷人員、貨物、金融及技術流通,提升國家競爭力,促進經濟發展。

於是,2012年9月7日「南星土地開發計畫-自由貿易港區第一期」(以下簡稱南星自貿一期)環評通過了62.7公頃的開發案。環評書件提到2010年6月29日「我國與大陸」簽署「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簽了以後我國機場、港口之營運量將隨兩岸貨運流通而激增,為了因應,高雄港區腹地勢必擴展。而南星自貿港區可提供貨櫃貨物組裝、包裝、重整、加工,傳統製造業外銷及深層加工等,促進高雄產業發展,打造高雄為南台灣經貿火車頭。

很好,盡管把國家競爭力、經貿火車頭搬出來吧!

是公園綠地還是諷刺與騙局?

讓我們回到本文初始2016年7月25日的環評範疇界定會議,這是「南星土地開發計畫-自由貿易港區第二期」經環評決議認為有重大環境影響之虞應進入第二階段環評而召開的會議之一。
 
南星自貿二期是為配合洲際貨櫃中心及南星自貿一期之開發,而規劃做為倉儲物流的腹地,提供廠商做為拆/併櫃、倉儲、物流、貨櫃集散等使用。42.76公頃中有10.5公頃規劃為公園綠地,但這是因為那塊空間原為大林蒲灰渣衛生掩埋場,依規定不得進行高度開發使用。

10.5公頃的公園?聽起來不錯啊!但細看區位圖就會發現,世居於此的居民若要親近這塊綠地,得先經過砂石車、連結車等大型車出沒頻繁的南星路,再往西穿過南星自貿一期製造業的廠房和南星自貿二期諾大的特倉用地──人家原本可是夾腳拖一穿,步出家門幾分鐘就可以玩沙、親海啊!

海灘被填築、被圍起來,管制了、阻隔了,但故事還沒完。還記得「高雄海空經貿城整體發展綱要計畫」嗎?其中還有「大南星填海造陸發展計畫」,打算往南星計畫西側外海繼續填築。

那麼高雄市政府的想法呢?《城市發展》[1] 半年刊第13期有篇專文〈高雄港灣再造──亞洲新灣區〉可窺知一二。本文由時任高雄市都發局副局長的王啟川等人於2012年6月22日投稿,明文指出「前鎮河以南之港南區,定位為港埠專業運轉,發展全球船舶大型化港埠碼頭建設,規劃綠能、科技、物流臨港型產業專區,提升高雄為亞太商港之競爭優勢。」文中附圖繪出大南星臨港產業園區774公頃,以及高雄港2040年主計畫1889公頃。這麼一來,不只這個10.5公頃的公園完全被包圍起來,南星計畫外海填築超過2600公頃的工程,足可與雲林六輕離島工業區比擬,這2600公頃要做什麼呢?不禁讓人冒出一身冷汗。 

2014年8月1日高雄市區發生石化氣爆後,是否設置石化專區於此區域以及大林蒲遷村等新聞再度撩撥當地居民。對於一個三百多年的聚落來說,遷村是何等大事,想遷、不想遷的人當然都有。但無可迴避的是,臨海工業區五百多家重工業工廠緊鄰大林蒲社區,過於沈重的汙染,政府不知情嗎?中央與地方花了多少資源面對與改善呢?

當政府花200億打造亞洲新灣區的同時,沿海六里民眾想保有的環境權甚至生存權卻得一再退讓?難道在此地談分配正義已經太奢侈?經濟發展一定要這樣犧牲人民嗎?如此犧牲人民,所發展的又是哪門子的經濟呢?當老先生聲嘶力竭地說:「不能拿我們的性命去換錢!」政府與民代聽見了嗎?

大林蒲社區與重工業的煙囪緊鄰,污染嚴重。攝影:傅志男

註[1]:《城市發展》半年刊為高雄市政府的刊物。

※ 本文轉載自 地球公民通訊,本文原載於2016.7.31.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