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國家自然公園好不好? 美濃居民:從長計議、先感受好處再說!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成立國家自然公園好不好? 美濃居民:從長計議、先感受好處再說!

2016年12月19日
本報2016年12月19日高雄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美濃山林怎樣保護最好?2013年由美濃愛鄉協進會發起全國連署,倡議劃設國家自然公園,這幾年在當地引發不同看法。16日壽山處再度召開民眾溝通座談會,美濃農村田野學會常務理事溫仲良細說從頭,原期待國家自然公園能為鄉村地區的發展開創格局,也得到共識,但在意見溝通不足下急著送案,使得地方上意見分歧。溫仲良建議,須從長計議,先讓民眾感受保育的好處,再談成立國家自然公園。

黃蝶翠谷雙溪母樹林,保有重要的熱帶雨林種原。圖文:廖靜蕙

溫仲良:讓居民有感、有共識再評估

本身也是美濃居民的溫仲良表示,地方上一開始對國家自然公園抱持相當大的期望,期以國家公園分區管理的模式,落實保育、區域土地發展願景,為鄉村、非都市土地的發展尋找出路。這件事絕非一蹴可及。過程中,須讓居民慢慢理解,等待時機成熟,水到渠成,再談劃設國家自然公園,並讓美濃成為鄉村發展的模範。

只是,以美濃愛鄉協進會為首的倡議團體發起全國性連署,要求立即成立國家自然公園。在未討論哪裡要劃設為國家自然公園下談空白授權,令地方人士相當訝異。地方上從原有的共識,逐漸出現分歧;每次會議上,正反雙方的意見沒有對話、沒有交集。

溫仲良話鋒一轉指出,即便如此,針對美濃國家自然公園的溝通效能分析,卻有兩本碩士論文。「也就是說,實質上沒有對話關係,在論述上卻有高度的社會文化資本,產生的發言權力不平等的現象,更激化了反對意見。」在此背景下,貿然成立國家自然公園,恐怕製造的問題會比解決的多。

他建議,拉長籌設時間,營建署先有一些行動,讓民眾感受到國家自然公園在文化資產、文化振興、或生態保育的好處,再評估要不要成立。

高雄市政府自2013年6月提出美濃國家自然公園可行性評估,經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兩次審議,認為民意溝通不足。至今,高雄市政尚未再送出修訂計畫。最近在立委要求下,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再度舉辦民眾說明會,

高雄市政府美濃國家自然公園可行性評估計畫中,將黃蝶翠谷海拔120公尺以上的公有地,以及黃蝶翠谷周圍旗山事業區46~52國有林班地,生態保護區有600多公頃,未規劃遊憩區。壽山處主任許亞儒(以下問答簡稱許)簡報時針對過去幾場說明會,逐項說明美濃鄉親在意的議題。

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主任許亞儒。攝影:廖靜蕙

Q:美濃水庫計畫是否會因成立國家自然公園再重啟?

許:水資源利用要經過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會審查,是在原有、該有的法令下審查,等於多一道審查手續。

Q:成立國家自然公園會強徵民地?

許:目前規劃中,有16公頃是私有地,若地主覺得不適合,目前仍是可行性評估階段,未來公展可提出異議。

Q:民眾既有使用權益會不會受到影響?

許:這可分為幾個部分,其一是林務局管理的林農,原則上尊重管理單位意見。至於在地居民依據傳統慣俗的利用,是可以依據永續原則,制定經營管理計畫,維持既有利用行為。

Q:國家公園與林務局的管理是否重疊?

許:玉山、雪霸、太魯閣這三個國家公園,國有林班地佔90%以上,但加上《國家公園法》保育的效果更好。墾丁社頂就是林務局屏東林管處與墾丁國家公園共同努力下,創造出保育佳績。

Q:劃入國家自然公園是否引進財團開發?

許:墾丁與陽明山國家公園成立前皆為著名觀光景點,劃設遊憩區承載較大之遊憩壓力。其他國家公園皆朝向與在地建立夥伴關係,協助在地成長的方向進行。未來可明訂遊憩區之開發限制,或不劃設遊憩區。另外,遊憩服務提供,應以在地參與、在地獲利為原則。

劉孝伸:保山林就是保命  維持現狀變數多

美濃是三面環山的平原,保住山林就是保命。美濃愛鄉協進會理事劉孝伸表示,希望維護美濃山區的環境,免於大型工程的破壞;其次,目前仍有未知大型工程和建設正在進行,包括台86道路的延伸,可能劃過黃蝶翠谷。第三、希望設立美濃國家自然公園,能穩健帶動美濃文化休閒活動,適度規劃翠谷邊緣或聚落的休閒產業。

劉孝伸說,維持現況的不確定性很高。包括國家林業政策一直在變,林務局要重啟人造林和經濟林砍伐,對美濃帶來不確定性。他說,美濃山有很多刺竹,「重點不是砍那棵樹,重點是砍和運輸這些樹木,必須開路。未來美濃陡峭的山林會不會受影響,令人擔心。」

他分析幾個選擇,林務局主管的保護區是限制相當嚴格,他舉林務局雙溪小站曾邀請中山大學學者顏聖紘演講,認為美濃的生物相並不如想像中的豐富。「當然他投入多少時間和經費去調查,我們就不得而知。」第二個選項為風景區,投入的錢最多,但伴隨著大量的道路開發,帶來的改變也最大。

第三是國家自然公園是分區管制,他認為,雖然大家對遊憩區很反彈,但如能適度規劃或美濃要不要觀光業,都應釐清。

劉孝伸表示,愛鄉協進會主張,國家自然公園的劃設應減少影響權益關係人,不劃入私人土地,除非地主同意;並避免租地造林戶的土地承租權受損。

美濃愛鄉協進會總幹事邱靜慧表示,美濃是淺山生態環境,和生活息息相關,過去因反水庫運動,保留了黃蝶翠谷,一直到現在得以看見八色鳥、食蟹獴,是保育的重要里程碑。觀光已是美濃重要的產品,但如果不優先談保護,如何談保存資源給後代子孫利用,尤其美濃很多學校因為人少而廢校,孩子們未來要靠什麼產業生活,應該好好思考。

黃蝶翠谷水系維繫了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攝影:廖靜蕙

居民質疑:難道國家自然公園一點壞處都沒有?

而對於被視為反對國家自然公園,民眾有話說。美濃文化產業協會總幹事邱國源指出,從未反國家自然公園,但過程太粗糙,而且只說國家自然公園的好處,從來不評估壞處。

他說,國家過去在美濃提出多項計畫,包括1984年「中正湖風景特定區」、「美濃鎮都市計畫案」卻未通盤檢討,美濃水庫、高屏大湖開發隨伺在側,「這些案子都未好好檢討,疊床架屋之下,又要推動國家自然公園。」主張應把這些計畫好好說清楚,好壞都應相提並論。

反水庫大聯盟林俊清指出,推動國家自然公園本意是保護美濃,但可行性評估劃設的區域是美濃最陡峭的地方,也是最不可能開發之處,本來沒有開發疑慮。但劃入範圍後,引起財團、別有用心的人覬覦,買下周邊土地。「上面本來就不能開發,山腳卻因國家公園的招牌吸引財團開發,反而有疑慮!」

反水庫大聯盟林俊清認為,規劃範圍無法保護該保護的區域。攝影:廖靜蕙

林俊清舉前營建署長葉世文曾約談當地社團,見面第一句話就問:「為何要反對,很多錢進來為何不想要?」他的說法及後來引發的種種問題,變成為開發、圖利某些特定人士而推動,所說的好處都變成謊言,居民反對的理由也未好好記錄回應。

對於在這個季節召開溝通會,他認為只顯示壽山處對美濃認識不足。「美濃是秋耕冬收,現在正是美濃一年中最忙的時期,卻未事先了解,以至於多數人無法參與。壽管處願意和居民成為夥伴關係,就該多了解美濃。」

他希望壽山處好好認識美濃,但須與過去葉世文主導的做法切割、重新來過,居民才能和主辦單位好好溝通。

保安林加持黃蝶翠谷  不伐木也不設保護區

對於民眾疑慮,屏東處旗山工作站主任林湘玲解釋,未來確實會疏伐人工林。林務局將於2018年完成轄管的人工造林地進行材積量調查,旗山事業區46~52林班地雖有材積,卻因不符合道路可及性高及生產成本低的條件,已呈報不納入2018~2020年伐木計畫。

目前林務局定調,黃蝶翠谷已劃設保安林,具保護功能,不考慮設保護區;不管是否劃設國家公園,85%林班地皆受《森林法》管制。林湘玲建議高雄市政府,在籌設過程加強整合機關間意見,並與範圍內的934戶承租戶溝通。

不過,這項高雄市政府提出的評估計畫,由仍是籌備處的壽山處來做民意溝通是否恰當?說好的加強地方溝通,開會通知卻僅限於地方社團。對此,許亞儒表示,國家自然公園體系只設一個管理處,而壽山是第一個國家自然公園,故由壽山處統籌辦理。他請與會民眾留下資料,未來相關會議一定會通知權益關係人。

發文對象以社團為主,未聯絡權益關係人。圖片來源:擷取自壽山處公文。

許亞儒說,營建署推動國家自然公園的立場,傾向由下而上,關鍵在於高雄市政府,地方上要達到一定的共識才會推動,壽山處不採主動立場;未來會持續跟美濃鄉親溝通。

而居民質疑,為何壽山處仍為籌備處身份?許亞儒解釋,壽山國家自然公園已成立,但由於組改進程未達目標,所以管理處仍以籌備處身分運作,是正常運作的行政管理單位,不表示壽山國家自然公園不成立。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