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島】水劫 雞豬有難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我們的島】水劫 雞豬有難

2018年09月03日
公視記者 陳寧 柯金源 葉鎮中 賴冠丞

2018年8月28日,嘉義縣東石鄉掌潭村的這處養雞場,已經淹水第六天。1萬多隻快要可以上市的土雞,散發出濃濃的惡臭。

進到雞舍的路,最深還有7、80公分的積水,為了避免衍生傳染病問題,上百位國軍穿著青蛙裝和防護衣,冒著風雨,涉水進到雞舍,徒手清除死雞。

970-2-05s國軍穿著青蛙裝和防護衣,冒著風雨,涉水進到雞舍,徒手清除死雞。
國軍穿著青蛙裝和防護衣,冒著風雨,涉水進到雞舍,徒手清除死雞。

823熱帶低氣壓帶來的超大豪雨,嘉義縣總共有91家畜牧業者受災,災損金額高達1.2億,損失最為慘重。突如其來的天然災害,農民已經苦不堪言,大量急需清運的死亡動物,更讓他們束手無策。國軍弟兄把漂浮在水中的雞隻屍體,一隻一隻撈起放進布袋,再用束帶封口,大約一個上午的時間,才完成初步清理。

位在嘉義縣朴子另一處養雞場,水已經退去的雞舍裡,少數倖存的雞,看到前來清除死雞的國軍,在雞舍裡倉皇的四處奔逃。農民回憶起8月23日那一夜的大雨,餘悸猶存。雖然養雞場已經加高地基,遇到前所未有的強降雨,還是造成嚴重損失。

970-2-13s位在嘉義縣朴子的養雞場已經加高地基,遇到前所未有的強降雨,還是造成嚴重損失。
位在嘉義縣朴子的養雞場已經加高地基,遇到前所未有的強降雨,還是造成嚴重損失。

2009年莫拉克風災過後,曾經發生大批來不及清運的死豬死雞,堆在路邊,散發惡臭,衛生堪憂,最後整批送到掩埋場。這次水災一發生,中央第一時間除了協調國軍協助清運,也請全台八家專門處理經濟動物屍體的化製廠配合受理,但效能仍然有限。嘉義縣內高達82萬隻死雞,只能緊急送到縣內的焚化爐處理。

剛從牧場外被主人帶回來的小豬,飢腸轆轆的大口吃著飼料。兩部移動式抽水機,不斷的將養豬場內的積水,抽往荷苞嶼大排。嘉義朴子的豬農蔡嘉裕,無奈的看著泡在水中第五天的豬舍,一邊檢查抽水機有沒有正常運作,一邊照料著倖存的大小豬隻。蔡家的養豬場,地勢特別低窪,8月23日這場豪雨,使得大排的水滿出來,淹沒豬場,積水達三公尺深,受災慘重。養豬養了40年,在莫拉克風災過後,大排的堤防加高了,牧場的防水牆也加高了,沒想到十年後,卻遇上更嚴重的災情。許多業者紛紛感嘆,實在快做不下去。

970-2-34s養豬業者經營四十年,在莫拉克風災過後,大排的堤防、牧場的防水牆都加高,沒想到十年後,卻遇上更嚴重的災情。
養豬業者經營40年,在莫拉克風災過後,大排的堤防、牧場的防水牆都加高,沒想到十年後,卻遇上更嚴重的災情。

不僅人居住的城市要更有承載洪水的韌性,學者建議,飼養動物的禽畜舍,同樣可以考慮納入滯洪設施。傳統的雞豬舍,為了方便作業,地面大多採取水泥鋪面,在易淹水地區的農民則習慣採用屯土墊高地勢,或者興建防水牆的方式來防災。

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2017年剛落成的動物舍,就引入了具有滯洪功能的筏基設計。籠舍底下就像有個小水庫,降雨透過屋頂的集水系統,集中到雞舍底下深度一米八、總蓄水量200噸的筏基池,系主任陳志峰解釋,依照氣象局標準,若是80毫米的降雨量,要兩天才會蓄滿,平時池內可以蓄水,將雨水拿來做動物舍清洗,颱風或豪大雨特報發布之後,就將水抽乾,做防災準備,以減緩災害損失。

970-2-29s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的動物房建造具有滯洪功能的筏基設計,平時可蓄水,大雨時又可作滯洪,兼具防災功能。
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的動物房建造具有滯洪功能的筏基設計,平時可蓄水,大雨時又可作滯洪,兼具防災功能。

災害過後,農委會立即發布了現金救助和低利貸款辦法,農民卻認為幫助十分有限。根據統計,過去九年,每年平均農損高達126億元,政府發放的現金救助卻僅有35億元。也就是說,農民自行承擔的損失金額,高達75%。如何透過農業保險制度,穩定農民收益,是一大考驗。

看天吃飯的農民,努力多時的心血全毀,無處可逃的家禽家畜,失去了生命。重建的路,還很漫長,氣候變遷的考驗,只會越來越嚴峻

※ 本文轉載自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水劫-雞豬有難】

09/03(一)22:00首播
09/08(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http://ourisland.pts.org.tw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http://www.youtube.com/user/ourislandTAIWAN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TSouris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