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之松原」原來是海岸保安林 國寶級景點靠公私協力經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虹之松原」原來是海岸保安林 國寶級景點靠公私協力經營

2018年11月15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報導

日本國定36大景點中的「虹之松原」,是400多年前為抵禦風沙、防潮消波,以人力種植純松樹的海岸林,構築環境韌性之餘,白沙青松更成傳統景觀,不但日本人視為國寶,台灣網站也不時有相關文章讚譽。虹之松原管理局長藤田和歌子指出,維繫優美景觀於不墜的關鍵秘訣是公私部門協力,創造年7000人次志工的投入。

虹之松原全景,ascesis 拍攝
虹之松原全景,ascesis 攝,轉載自維基百科(CC BY-SA 3.0)

沿著彩虹般海岸線種松樹

位於九州唐津灣的虹之松原,是日本三大松原之一。由於海岸線的形狀有如彩虹,沿著海灣遍植的黑松也因此獲得彩虹之名。松林延伸長度約4.5公里,寬度約有500公尺,面積214公頃,約30座棒球場大小,遍植100萬棵松樹。許多松樹因造型獨特,深受民眾喜愛。榮登日本國定36處名勝地點之一,更令居民感到驕傲。


各種不同的樹型,讓人流連忘返。圖片來源:虹之松原事務管理局

藤田和歌子為「虹之松原事務管理局」(下稱管理局)局長,近日受林務局邀請來台分享經營經驗。他指出,過去人們沿著海岸種植松樹,是為了抵擋風沙、亢旱耐鹽,防風消坡等目的。當地是河川沖積地,適合耕種,農耕地、人民生活都是海岸林保全的對象。

由於虹之松原具有重要的文化、國土保全等意涵,隸屬於農林水產省林野廳九州森林管理局的佐賀森林管理署管轄,運作模式是由九州森林管理局邀請民間團體、地方代表,與政府部門組成「虹之松原保護對策協議會」(下稱協議會),有如台灣的共管會議;管理局是透過協議會徵詢,委託給民間團體。藤田和歌子即屬於非營利組織「唐津環境防災推進機構 KANNE」社員,2006年接受委託服務至今。

闊葉林長出來了

虹之松原自古以來,提供人和自然連結的場域,當地居民每年更以舉辦活動來紀念感謝松林提供的恩惠。

從古至今,當地居民視種植松樹為慎重的事,當幼松被風沙埋住時,居民還會去鏟沙,保護幼苗長大成壯觀的松樹;飽含油脂的松針,是周遭聚落用以當柴燒的原料,由於是生活重要的能源燃料,為了避免居民去爭奪,還會制訂不同社區取用日期,以免因磨擦而惹爭端;數百年都未有傳出暴力爭奪事件。


從傾斜的樹型可知當地風力,數百年前藩主也因此選擇屹立不搖的松樹來達到保安的功效。圖片來源:虹之松原事務管理局

撿拾過程所維持的白沙青松景觀,成了日本海岸景觀的代表。乾淨的地表也使得種子落地自然更新。

1960年代因使用石油當能源,到松林收集枯枝落葉的行為也畫下句點。枯枝落葉殘留原地的結果滋養土地,不但長出草來,林相也隨之變化。松柏落下的種子,也因照不到陽光而無法更新。在這樣的爭奪戰中,闊葉林搶走陽光成長快速,松樹競爭不過闊葉樹種則逐漸死亡。

松材線蟲入侵

除了闊葉林的追趕,另一個威脅來自松材線蟲病。松材線蟲是不到1公釐(1mm)的病原體,靠天牛傳播。天牛身上的線蟲,產卵在松樹上,使其無法吸收水分、養分,樹勢很快衰退。線蟲一旦進入松樹就很難除掉,必須移除病株,未控制的情況下,幾年間就足以改變海岸林的功能。大量移除松樹,讓海岸林變得稀疏、難以達到保全農地人民安全的目的。

松材線蟲病防治是由佐賀森林管理署執行。線蟲的威脅不容輕視,森林中若有一棵受害沒有移除,就可能引發連鎖反應,影響整片松林的消失;因此從道路進行穿越線調查,徹底把病株找出消滅。其他方法還包括在松林上空灑藥預防蟲害,有餐廳、醫院、聚落之處,會根據情況地面處理;大樹則施掛點滴注入藥劑預防。每年五月都有松樹健檢,對於社會大眾,則定期召開說明會,幫助居民了解。

值得肯定的是,目前已由每年上千棵松樹受害,降低到約200棵樹需移除,協議會的目標是控制在100棵樹以內。

協議會依據現況分析,訂出經管目標:單一林相的白沙青松,恢復為松露長得出來的森林,並且是市民可以休閒的場域。

關於單一林相這個目標,藤田和歌子解釋,海岸線的最前端有很多鹽分,其他樹種活不了;此外,松原是當地的傳統景觀,是值得維繫的百年文化景觀。因此,沿著海岸線如彩虹的那一側,維持4.5公里X0.5公里的林帶;通往聚落那一邊的闊葉林則是任其自然演替。

把市民拉進來

管理局主要的任務是執行協議會制定的目標,將之落實到活動執行,讓市民充分參與虹之松原的維繫任務。管理局有兩位正式員工,以及幾位計時的兼差人員。每年由協議會提撥800萬日幣執行目標項目,所有關於虹之松原的捐款,也都進入協議會。

每年有四次民眾不需報名,直接到現場就可參與的活動,例如撿拾枝條和落葉,除草等工作。這樣的活動都吸引約三百人參加。除此之外,還有認養制度,由個人認養約一個榻榻米大小範圍的松樹,365天都須想辦法照顧認養範圍內的松樹,一次約一小時間內可整理完,讓民眾做完還有一點力氣、覺得好玩,就會一直來。


志工前來服務看似處理細瑣的廢棄物,卻隱含重要的管理關鍵。圖片來源:虹之松原事務管理局

虹之松原地區很廣,因此活動集中於海岸第一線。志工參與撿拾枝條具有重要的意義。比起大樹枝,小樹枝線蟲幼蟲更多,而業者往往只清除大樹枝,小樹枝放原地,如此一來更增長幼蟲氣焰。志工努力收集細碎的枝條,阻止了松材線蟲擴張的活動。松針的收集加上除草活動,更細緻地重現白沙青松的景觀。

目前開放56公頃,約占總面積1/4,7000多人次民眾登錄參加。來自企業佔一半以上,其次為學校,第三是政府部門人員。管理局持續努力將效應往外擴散,增加受益面積。

另外,管理局也思考收集的松針,發展為產品的可能性。讓松原保持漂亮的景色之餘,還需善用收集回來上千噸的松針、枝葉果等廢材。

以前當柴燒的重要能源物質,現在該怎麼處理呢?協議會討論過的方法,包括製作堆肥、木質顆粒當生質燃料,或與企業合作研發洗髮精,或燒成木炭用來改良土壤,但都因成本過高、用途不廣因素,持續研發中。

「我們的工作是以百年為尺度而努力,透過白沙青松這個獨特景觀維繫保安林的多功能目標,讓大家願意走入松林,體會它的好處。」藤田和歌子說,松林功能也不只是保安,還有景觀、遊憩、療癒等多功能目的。例如,松林中有120種菌菇可供取用;從幼兒到老人都能進行的遊憩行程;對學童有戶外教學、環境教育的效果,為了讓小朋友覺得好玩,收集的松果可以用來投籃,松針可以疊疊樂,看誰疊最高。


藤田和歌子來台分享經管心得,並與花蓮2618保安林附近的國小學童互動。圖片來源:花蓮林管處

「持續人與松原的互動,就能恢復白沙青松的景色。」說起來容易,背後是一連串綿密的思考。他總結而言,虹之松原的目標,除了國家的努力,更須結合居民的力量一起守護。而這樣的目的,若非全員參加,就無法達成;而全員參加就必須有分工,才能讓好不容易凝聚的大眾的力量,發揮最大功效。白沙綠松的背後,帶來一連串的效應,也說明何以虹之松原深具魅力。(系列報導,待續)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