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璟泓:關於卓蘭大安溪濕地公園的個人淺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李璟泓:關於卓蘭大安溪濕地公園的個人淺見

2018年12月25日
文:李璟泓

在今年年初,筆者就注意到卓蘭濕地公園的消息了,在1月份也前往當地探查了兩次。當時在濕地現址的環境,看到了大約有50隻的小水鴨及10隻的花嘴鴨,還有紅冠水雞及大白鷺等鳥類活動。這些水鳥需要的環境剛好就是當時的濕地,旁邊還有較長的芒草、蘆葦等植被作為掩蔽。

後來,工程就變成這樣了。

卓蘭鎮公所發出的新聞稿中指出,這塊濕地長期遭盜採砂石、傾倒廢棄物,所以才變成當時的樣貌。研判並非適合石虎生長的環境。

但是如果善用衛星資料,就會看到這段說明是部分有問題的。
各位看到的這些衛星照片,都是從google earth的歷史衛星照片取得,只要安裝就可以看到。

回溯到2006年,在140縣道還沒經過這裡之前,目前本工程所在的位置其實是老庄溪與大安溪間交會處的一塊溪床。從衛星圖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土石堆置位置是在圖左上的位置(就算要非法傾倒也要有條路可以倒),而原本濕地所在的位置是大安溪溪床的一部分。這樣的環境正是石虎最需要的環境。

等到140縣道施工的時候,工程在此進行,當時的確會有大量的擾動(2012)。等到通車之後(2013),目前工程預定地的位置開始出現小片的濕地,原因可能是北側的水路流出的尾水匯集在此後形成的(2014)。然後濕地的規模逐年擴大(2016、2017)。

這種有水池、有長草遮蔽的環境,當然有水也就會有兩棲類,所以就吸引了鳥類棲息,除了水鳥之外,這裡也可以發現鵐科及鶇科鳥類的活動。這樣的有長草的水域環境正是石虎埋伏的最好地點。

這段歷史歷程中,對石虎最大的危機並不是垃圾或砂石的傾倒或盜挖,而是新建的那段140縣道。那段道路即使有部分高架,同樣成為鯉魚潭水庫附近的石虎族群要跨越至大安溪的一段高牆。

理論上,如果這塊濕地經常性的有廢棄物出現,那濕地的規模應該是逐年縮小而不是逐年擴大。而從所有的影像看,這塊濕地並沒有變小反而是逐年擴大。

在新聞中,公所先是說有規劃生態補償,希望提供給石虎利用。後來又變成說這裡非石虎棲地。這樣的說法會讓人感覺錯亂及矛盾。而最後又提到公園可以白天給人用,晚上給石虎用。想一件最實際的事:如果石虎會去人工公園棲息,哪裡還會瀕臨絕種?

所以這裡有沒有石虎呢?依據歷年的石虎路殺資料,方圓三公里內發生了5件石虎路殺的事件,在這個濕地跨越大安溪的南岸旁也發生過一起石虎路殺的事件。所以,這裡有石虎活動是無庸置疑的。並不是像新聞所看到的這裡不是石虎棲地。

我們以往常常用陸域的概念看待並分析石虎被路殺的原因,但是如果我們將石虎路殺的點位和台灣的水系套疊,就會發現石虎其實是相當依賴水路系統的物種。但是近年來的前瞻建設,多是將這些水系大量開發整治為人工化甚至是水泥化的環境,並且企圖引入大量的人為活動。這對石虎在內的其他淺山動物而言將會是一種重大的傷害。

藉由好友的支援,我們在野地裝設的自動相機顯示:淺山地區有水的溪溝,其實是石虎覓食及飲水的重要環境,從附上的自動相機影片可以看到一隻石虎媽媽帶著小石虎到溪溝邊喝水的畫面,但是台灣淺山地區的水保工程,因為水泥化、深溝化的結果,高聳的溪溝往往會成為這些淺山動物的阻礙。

卓蘭人工濕地公園的設計現在的石虎外型筆者就不想多說了,這就是一種譁眾取寵的作為。我們應該關心的是這個水池開放式的斜坡及周圍的人行步道,事實上都是野生動物不喜利用的人工設施。而這樣的設計在許多像沙鹿南勢溪或是綠川、柳川上都可以看到更誇大的工程痕跡。這對溪流(不管是野溪或是都會區的水路)都是一種以人為本的多餘設計。

有許多公部門都注意到了這些問題,像林務局、轄下的林管處、部分縣市政府單位還有幾個水土保持局分局都很努力地朝友善環境的方向走。但是很無奈的是,等到到下端要實行的時候,許多是民代的施壓、有些是承辦的不了解,當然有更多就是無知又貪婪的工程黑洞,而工程就繼續朝無法友善環境的方向走。

這塊濕地在140縣道的阻隔下,即使有石虎出沒,也真的是有被路殺的危機,唯一可以讓牠移動的路徑就是老庄溪與大安溪交會的溪床了。從現有的空拍照片看,現在人工濕地的設計已經很難讓原來的小水鴨回來活動,石虎也不至於會再到這裡利用(我只能說也許也是件好事)。

可是我也要說的是,因為這裡的位置離卓蘭市區還是有點距離,未來真的有很高的機會會成為一座少人到訪的蚊子公園。

我想強調的是:這樣的前瞻建設是不應該存在的,這樣的8000萬應該是前瞻性的買下石虎棲地作為淺山生物的避難所。買下棲地讓它成為像日本一樣的龍貓森林才是有前瞻性的政府該做的。甚至於這些經費提供給淺山生態保育研究、動物通道的設置及及路殺研究改善或是推動友善石虎的農作、生活及雞舍改善防範都比蓋這些工程有意義的多。

而令人憂心的是:卓蘭的這個案子如果不檢討,那麼南投縣的貓羅溪、苗栗的西湖溪及後龍溪都有同樣的前瞻計畫,有些已經在進行了,這些溪流都是石虎活動的熱點。

我們是要將石虎推往滅絕之道還是再生之道,端看於我們的選擇。

(以上僅為個人立場不代表任何團體發言。)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