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山動物】東方草鴞 星空下的草原獵人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淺山動物】東方草鴞 星空下的草原獵人

2018年12月25日
文:林昆海(社團法人高雄市野鳥學會)

東方草鴞(Tyto longimembris pithecops)屬於草鴞科,全世界有15種,台灣僅此一種,為特有亞種。希臘文中「tyto」指「鴞」,「pithec」指「猿猴」,「ops」指「臉」,亞種名「pithecops」意為「猴面的」,所以東方草鴞又稱為「猴面鷹」。

草鴞
被稱為「猴面鷹」的草鴞。攝影:陳世明

東方草鴞小檔案

東方草鴞體長34至42公分,雌鳥體型比雄鳥大。臉部扁平,臉盤灰白色,邊緣有細黑紋連成的深色輪廓,形上寬下窄,似心型或蘋果剖面。頭頂、背面、翼上面大致為暗褐色,有不均勻的深淺變化,似樹皮迷彩,其上密佈細小白斑。尾上覆羽白色,飛羽有黑色橫紋。腹面淺色,喉及胸部羽色略深,呈淡黃褐色,腹部、脛羽及翼下為米白色。腹面及翼下覆羽有許多深褐色系圓斑。尾羽淺褐色,有數道黑色窄橫帶。喙米白色,跗蹠上段被羽,下段裸足有剛毛,未成鳥的臉部及腹面羽色較深,為棕褐色。

侷限分布在淺山草生地、丘陵環境

東方草鴞廣泛分布在澳洲、中國、印度、印尼、緬甸、巴布亞新幾內亞部、菲律賓、越南、泰國、台灣等地。


東方草鴞分佈地圖。圖片來源:IUCN Red List

雖然在IUCN紅皮書中,東方草鴞列為暫無危機(Least Concern, LC),但在各地的族群數量都有下降趨勢。在台灣,草鴞於「野生動物保育法」中,屬於第一級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數量估計少於100隻。

草鴞的棲息環境,主要分布在西部低海拔平原,淺山丘陵地帶的草生地、惡地形、果園、墓地、野戰場、河床等都是牠們會利用的環境。喜愛活動於人煙罕至、高草叢與灌叢鑲嵌的開闊環境,也容易與淺山的農業環境相互影響。根據最新的衛星發報器研究顯示,草鴞棲息地點,距離人類活動區域以及建築物,平均約182公尺。牠也是台灣有紀錄的貓頭鷹中,唯一會在地面築巢繁殖的留鳥。白天通常隱藏在高草叢的地面休息,會用腳踩踏出一個類似洞穴的空間、躲藏其中,入夜之後才會出來飛行覓食。

草鴞
草鴞幼鳥。攝影:林昆海

由於築巢在地面上,所以草鴞的繁殖季節會避開雨季,通常從10月到隔年3月是求偶、產卵期,抱卵期約30-32天,育雛期約60天後離巢,離巢約兩個月後隨親鳥學習獵捕技能,因此幼鳥要獨立,至少要半年以上。

草鴞
草鴞。攝影:柯木村

食性以鼠類為主食,主要包括鬼鼠、月鼠、小黃腹鼠、赤背條鼠等,也會捕食小型動物如鳥類、野兔、蜥蜴、昆蟲、蝙蝠等。從高雄中寮山發現的食繭中分析,草鴞食物來源,9成以上都是鼠類,顯示草鴞是非常有效的鼠類天敵。

農田滅鼠好幫手 卻受害於滅鼠藥

草鴞是台灣鳥類中最佳的滅鼠天敵,高雄鳥會在中寮山的草鴞巢區發現,一窩4隻幼鳥的草鴞親鳥,每天會在夜間攜帶5-13隻的野鼠進巢餵食(每日平均5.64隻)。然而,這個自然界中最佳的滅鼠好幫手,卻因人類全面實施滅鼠週而遭受毒害,成為台灣瀕臨滅絕最危急的鳥類之一。

1951年,台糖公司開始使用殺鼠靈餌劑進行野鼠防除試驗,因成效良好進而擴大田間試驗。1957年,全面開啟鼠害防治,各縣市皆實施一個月。1970年起,啟動六年鼠類防除計畫。1978年開始,進一步實施全國滅鼠週。

50年來,因實施滅鼠行動,根據行政院農委會防檢局近年所委託的研究計畫發現,在596個猛禽檢體中,有417個檢出農藥,抗凝血劑殘留約173隻,其中128隻檢出可滅鼠與伏滅鼠。驗出凝血劑的比例29%,顯示政府發放滅鼠劑造成的風險。此外,高雄鳥會也在2016到2017年,在高雄及台南各發現一隻中毒死亡的草鴞,體內驗出高濃度的三種滅鼠藥。

2011年,高雄鳥會與林務局舉辦「草鴞保育論壇」,並於每年舉辦專家會議,商討各種可行的保育策略。經由各界的努力,2015年時,終於促成停辦滅鼠週;2016年開始,不再補助地方政府採購滅鼠藥。因此,相對於2013年,2017年的鼠餌用量減少62%。

滅鼠藥、鳥網、棲地消逝是最大的威脅

草鴞,屬於夜行性貓頭鷹,天性隱密,早期紀錄多是中了農田或機場的鳥網才被發現。近年來,在兩隻死亡的草鴞個體中,也發現了滅鼠藥毒害草鴞的證據。另外,草鴞棲息環境和聚落、農耕地相鄰,加上許多草生地往往被開闢為果園、工廠、建地等,也導致其棲地面積大幅降低。因此,如何在淺山與農田生態環境中,減緩其棲地環境破壞,以及推動友善生態的農業操作,改變農民的想法與行為,尋求雙贏的合作模式,將是能否挽救草鴞危機的關鍵之一。

此外,草鴞繁殖時所選擇的草生地環境,往往是自然演替的初期階段,在未經人為干擾的情況下,會有陽性樹種入侵,慢慢形成次生林;同時還需面臨銀合歡、小花蔓澤蘭、南美蟛蜞菊等外來植物的入侵。

因此,草鴞的保育工作應該多方面進行,除了應以替代方案取代滅鼠藥及鳥網的使用,以降低個體死傷外,還應進一步提供適合草鴞棲息繁殖、不受人為干擾的棲地環境。建議盤點林務局、國有財產署轄下未加利用的國有地,移除外來樹種後,營造白茅等高草叢的環境,積極創造草鴞的生態棲地。

期待有一天,星空下的獵手-猴面鷹,能夠常常出現在淺山的農村田野上,低空飛行,為農民除鼠害,為大自然留下永遠的神奇與美好。

參考資料 

  • 劉小如等,2012。台灣鳥類誌第二版(中),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P.386-390。
  • 曾翌碩、姚正得、曾志成、林世忠,2008台。灣南部地區東方草鴞在育雛期間的食性分析。特有生物研究10(1):1-6, 2008
  • 林世忠、林昆海,2013。Breeding discovery of Grass Owl in Jhongliao Mountain。國際環境友善農業專家論壇。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