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徵蔚:告急!東台灣第二大珊瑚礁區域面臨破壞危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陳徵蔚:告急!東台灣第二大珊瑚礁區域面臨破壞危機!

2019年02月15日
文:陳徵蔚

除夕前,我到台東基翬(ㄏㄨㄟ)漁港進行三天「珊瑚礁體檢」。這次體檢的目的,是希望在3月1日「寶盛水族生態遊樂區」動工前,紀錄海底現況,以便比較施工前後對於珊瑚礁生態可能造成的衝擊。

基翬漁港鄰近三仙台以及比西里岸部落,是東海岸第二大珊瑚礁區域。這裡是海岸阿美族採集海草、海菜、海螺與捕魚的場所,也是潛水、衝浪、SUP等水上活動的私房景點。

基翬海岸是東台灣第二大珊瑚礁區域。圖片來源: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基翬海岸是東台灣第二大珊瑚礁區域。圖片來源: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溫暖的「黑潮」北上,流經這個港灣,令水溫長年維持在約攝氏22-25度之間,非常適合珊瑚生長,因此這兒的珊瑚覆蓋率高達30%-50%以上,珊瑚礁生態也非常完整。

 

在珊瑚礁體檢起點的生態潛水員(Eco Divers)

 

2011年,中研院陳昭倫博士在這裡發現了罕見的台灣特有種「福爾摩沙擬絲珊瑚」,是除了墾丁、蘭嶼外,第三個發現此類珊瑚的地區。不過,我負責調查的是「無脊椎生物」,因此並沒有特別搜尋擬絲珊瑚的蹤跡。倒是在這裡,我看見了不少魔鬼海膽、硨磲貝,甚至棘冠海星的天敵大法螺。

台東基翬海岸發現體型約20公分的硨磲貝。圖片來源: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台東基翬海岸發現體型約20公分的硨磲貝。圖片來源: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基翬漁港的海底生態豐富,但卻被許多開發案包圍。除了即將動工的「寶盛水族生態遊樂區」外,還有同樣備受爭議的「滿地富遊樂區」。一旦這些開發案動工,難免會對當地寶貴的珊瑚礁生態資源造成衝擊。

美麗海岸周邊開發案林立。圖片來源: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美麗海岸周邊開發案林立。圖片來源: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雖然寶盛聲稱施工區「沒有污染源」,他們設有污水處理廠,污水經過處理後都用來灌溉植物;但是真正令人擔心的,並不只是污水排放後,營養鹽增高妨礙珊瑚生長,更重要的是施工地點鄰近海岸,倘若沒有做好水土保持,泥沙直接沖刷進入海裡覆蓋珊瑚,會嚴重影響生態。而關於如何解決施工期間泥沙可能造成的環境衝擊,以及完工後、營運期間所造成的海洋破壞,當地居民也都沒有得到滿意答案。

寶盛開發呂銅城董事長是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的創會副會長,應該是對於環境保護懷抱責任感的人物。然而,寶盛開發案動工在即,卻沒有完整的水下環境影響評估。寶盛聲稱工程在陸地,對海洋沒有影響。事實上,施工處離海岸僅幾百公尺,說毫無影響似乎過於樂觀。未來施工的土石難保不會讓基翬漁港「積灰」,增加海水中的泥沙懸浮,並且覆蓋珊瑚造成死亡。

珊瑚礁,是海洋中的熱帶雨林,也是無數生命賴以維生的棲地。呂銅城董事長熱愛山林,保護荒野,那麼更應該對於海洋保育多盡一份心力。雖然海洋的美麗都隱身於水面之下,然而我誠摯邀請呂董親身下水,看一看這片美麗無垠的珊瑚礁區域,即將在他所主導下動工的工程中遭到危害。或許,他會開始重新思考,尋找出生態保護與觀光開發的平衡點。

 

2019年1月22日寶盛說明會(影片來源:公視)

 

珊瑚礁對於泥沙覆蓋的影響相當敏感。台灣西部海岸,就是因為多河口,海水含沙量高,因此只有在無大型河流的海岸,才有珊瑚礁生長,例如桃園大潭藻礁、恆春半島裙礁。台灣東北部也有零星珊瑚生長,但因為冬季溫度有時會低於攝氏18度,因此範圍有限。台灣東部雖有黑潮,海水溫度適合珊瑚生長;但是由於近海處地勢陡峭,含石灰質泥沙容易沖入海中造成覆蓋,再加上東北季風經常形成巨浪,衝擊珊瑚生態,因此只有在海灣內受到地形保護,才有較大規模的珊瑚礁群。例如三仙台、基翬漁港,便位於這個區域。然而,正因為這個區域先天泥沙沉淤較大,倘若再加上施工所造成的影響,恐怕對珍貴的珊瑚礁生態產生不可逆的衝擊。

水族生態園區是保育海洋,還是消費海洋?

如果寶盛集團致力於海洋保育,協助政府設置類似基隆潮境、澎湖南方四島等地的生態保育區,淨灘、淨海、復育珊瑚礁生態,藉由美麗的自然環境來吸引觀光客,藉此經營「生態觀光」,相信不會遭遇這麼大的反彈。

問題就在於,一個出身於「荒野保護」的董事長,明明應該了解「低度開發」、「保留自然」、「維護資源」的重要性,但卻沒有真心為海洋著想,而只是不斷在為「合理開發」找藉口,難怪引起當地居民的反彈,也讓環保人士感到憂心。

「生態觀光」應該走入大自然去領會。在海邊建一座「水族生態園區」,這就像是在熱帶雨林旁建一座動物園一樣荒謬。大自然就活生地存在於身邊,而寶盛卻要人們走進人水泥建築裡,隔著玻璃欣賞被捕捉、帶離原生棲地的「水族」。我們難道不應該帶著謙卑的心,親自前往野生動物的棲地,欣賞牠們在大自然裡的美嗎?「水族遊樂區」這種對待大自然的方式,非但不謙卑,甚至蠻橫而財大氣粗。

寶盛要做水族生態園區,「水族」哪裡來?想想《海底總動員》裡,尼莫被帶離棲地的辛酸畫面。每一個「水族館」,難道不都是在做這種「拆散家園」的事情嗎?飼養海水魚類,是否需要抽取當地海水?如果要抽取,方式為何?是否會產生環境衝擊?而該集團飼養水族,是否有足夠的專業能力?否則,如屏東海生館,多年來養死了數條鯨鯊,連小白鯨都不幸喪命,豈不更令人擔憂?

我曾經於2013年7月寫過一篇〈在海生館聽見鯨鯊的哭泣〉,痛陳海生館對於鯨鯊野放的輕率態度。如今寶盛要蓋「水族生態樂園」,究竟是為了保育海洋生態,還是藉由水族營利?該集團對於未來圈養的海洋生物是否有能力進行「人道照顧」呢?這一切都有待商榷。

生態觀光,真的需要高度開發嗎?

在基翬漁港興建一個「水族生態遊樂區」真的能夠招徠觀光客嗎?台灣北有位於基隆的海洋科技博物館,南有位在屏東的海洋生物博物館,一個坐落於台東的水族生態遊樂區,如何與台灣西部交通方便、頗具規模的同類型展館競爭?曾經位於士林的「台北海洋館」一度經營得不錯,但最後也因不堪虧損,於2007年9月1日吹熄燈號。寶盛真的確定開發「水族生態園區」能夠永續經營?或者,這只是一個炒熱地皮、活化私人產業,以謀未來轉手的策略而已?

基翬漁港原本就是一個潛水、衝浪、SUP等水上活動興盛的區域。寶盛早在民國七十幾年便已經取得了當地的土地所有權。姑且不論該集團取得土地的手段是否正當,只是如果他們真正關心在地生態,希望活化當地經濟,就應該善用目前已經具有一定規模的「商機」,也就是善用台灣東部第二大珊瑚礁結構,保育生態、教育漁民,然後透過當地美麗的珊瑚礁生態發展高端潛水產業。

當我們正在水下進行珊瑚礁檢測時,一艘回收定置網的漁船入港了。團隊夥伴趨前檢視漁獲,赫然發現一隻日本蝠魟。這是多麼難得的物種,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列為「瀕危物種」,在台灣沿海卻這麼隨意地便被捕捉上岸了。日本蝠魟在台灣漁市價格並不好,一斤大約十塊錢左右。然而,如果讓牠們留在海裡,可以製造多大的商機!

定置網捕捉上岸的日本蝠魟。吳宜靜攝影;圖片來源: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定置網捕捉上岸的日本蝠魟。吳宜靜攝影;圖片來源: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2018年7月21日,台東成功漁民捕獲50幾尾日本蝠魟,每隻都超過70公斤,甚至上百公斤。同年7月6日,七星潭定置漁場也捕捉到日本蝠魟、曼波魚等。如果寶盛能夠與環境保護團體合作,一起教育漁民,共同投入海洋保育,相信在不久的未來,這片原本就屬生態保育區的海域,會充滿許多令人期待的「大物」,此時發展潛水觀光產業,也就水到渠成了。

寶盛應該審慎考慮,與其大規模進行開發,不如有限度興建,並且結合當地資源,與原住民合作,發展「原住民海洋文化園區」。當地已有民宿、餐廳,為何不整合當地觀光資源,老建築活化、串聯合作,善用在地特色?

陽光、沙灘、比基尼,潛水、衝浪、SUP,如果再結合當地文化特色,特別是阿美族部落美食、文創編織、Paw Paw鼓樂團、社區彩繪、文化探索,甚至與當地居民合作,發展創意市集、舉辦音樂祭,可能都比花大錢投資開發來得有效益,而且更加環境友善(當然,舉辦活動時如何「無塑」環保,這是另外一個課題)。甚至,每年固定舉辦淨灘與淨海所帶來的人潮與商機,都可能大過千篇一律、毫無特色的「水族」展示。

基翬漁港與鄰近的比西里岸部落,充滿了活力充沛的原住民文化。善用這些文創資源,營造生態、永續、文青的氛圍,絕對可以比一個與當地格格不入的「水族生態遊樂區」來得更有潛力。重點是,在生態觀光的前提下,尋求商業利益與自然資源永續經營的平衡點,才能夠融入當地文化,可長可久。

※ 本文轉載自《民生頭條》「告急!東台灣第二大珊瑚礁區域面臨破壞危機!」,原發表於2019年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