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舍改建直擊:幫助石虎 除了連署還可以來當志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雞舍改建直擊:幫助石虎 除了連署還可以來當志工

2019年06月11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2018年底,台灣石虎保育協會與窩窩(wuowuo)發起「拯救台灣石虎:吃雞.毒殺.衝突化解」募資計畫,不到三個月有4000多人參與,總額突破750萬,比原先預定的目標高出五倍,而這筆募資金額扣除回饋品、郵資及行政成本之後,剩餘費用將由石虎保育協會全數投入改善苗栗縣居民的雞舍環境,降低野生動物與居民的衝突。
該會棲地保育專員陳祺忠表示,募資狀況優於預期,可見國人重視石虎保育,目前資金、物料的狀況較沒問題,但需改善的雞舍多地處偏遠,又需要吃重的人力勞動,目前僅能仰賴有限的協會人員與在地志工協助,搭建進度緩慢。本報6日跟隨陳祺忠與志工的腳步前往工作現場,見證一日雞舍改建成果,也採訪雞農如何面對人獸衝突。
志工們跟著石虎保育協會工作專員陳祺忠的帶領,扛著器材走往地處郊野的雞舍。孫文臨攝
志工們跟著石虎保育協會工作專員陳祺忠的帶領,扛著器材走往地處郊野的雞舍。孫文臨攝

別讓石虎鋌而走險  搭建友善雞舍  資金充足人力短缺 

沿著苗36線一個左拐,在石虎保育協會人員指示下,轉進一個不存在於Google地圖的鄉間小徑,這條黃土路只有不到一輛車的寬度,兩旁的雜草摩娑著車窗;轉過彎,一片翠綠的稻田在眼前展開,占去了一半的視野,農田後方是一戶三合院,倚著山腰,陳祺忠在那裡招手,這才確定沒有迷路。

頂著盛夏溽暑,志工沿著灌溉溝渠行進,走向宅院後的雞舍。雞舍以簡陋的鋼筋掛上塑膠網圍著,陳祺忠解釋,「鄉下多數的雞舍都是像這樣簡易搭建,軟網大概只有及腰的高度,且隨著風吹日曬多有破漏,雖然雞不至於跑掉,但對於石虎而言,要翻越是輕而易舉。」志工分成兩隊,一隊先進行拆除與整地,另一隊則動手搬運工具與器材。

搭建新雞舍以前,需先將舊有的圍籬拆除。孫文臨攝
搭建新雞舍以前,需先將舊有的圍籬拆除。孫文臨攝

有「石虎媽媽」稱號的協會理事長陳美汀,「如果你問我石虎會不會偷吃雞這件事,會,野外的自動相機也確實有拍到這樣子的畫面。」對石虎而言,不管是野生或人為畜養,只要能夠獵捕到的,都是獵物。然而對雞農而言,雞隻屬於財產,不管多寡,只要被野生動物「劫掠」,就會想盡辦法阻止,往往使用毒餌或是捕獸籠等較便宜的方式。陳美汀預估,每年因雞舍衝突傷亡的石虎可能高達50隻,是路殺數量的三到五倍。他認為,「與其加重處罰讓雞農與石虎的對立衝突加劇,應主動阻隔石虎與雞接觸,降低石虎吃雞的可能,同時改善雞農對於保育的不諒解。」

整地、下樁、架網 與雞農對話 降低人獸衝突

搭建雞舍所需要的工具有鐵絲、老虎鉗、枝剪、鐵鎚、營釘及特製的固定器,主要材料1米的短鐵樁、2米的長鐵杆及菱形鐵網。同時務必戴上手套以免受傷。陳祺忠補充,其實搭建的方式與器材也都是跟雞農請教,需因地制宜持續調整。

搭建雞舍的技術門檻不高,整地完成後。陳祺忠先將短樁稍微入土固定,接著拉水線與皮尺量測距離,樁與樁之間大約距離2公尺,四個角都必須要有地樁定位,確定短樁的位置後,手持特製的鐵樁固定器與鐵鎚即可開始敲擊,鏗鏘巨響這時才引來雞隻的側目,有些公雞彷彿不願輸人一樣高聲啼叫起來。這項工作雖然一人即可完成,但建議接力施作,幾位志工也建議,應該戴耳塞,以免耳朵聽力受損。

搭建雞舍的第一步先利用皮尺與水線測量短鐵樁與短鐵樁間的距離。孫文臨攝
搭建雞舍的第一步先利用皮尺與水線測量短鐵樁與短鐵樁間的距離。孫文臨攝

志工們利用鐵鎚與特製的固定器將鐵樁敲擊入土固定。孫文臨攝
志工們利用鐵鎚與特製的固定器將鐵樁敲擊入土固定。孫文臨攝

短鐵樁固定好後,將長鐵柱插入。孫文臨攝
短鐵樁固定好後,將長鐵柱插入。孫文臨攝

短樁打入土大約到膝上的高度即可,接著把長鐵柱套入短鐵樁上,即可開始進行菱形鐵絲網的綁樁,這個工作就需要三人一組互相協助,鐵絲網一卷五公尺,大約30公斤需小心搬運,一根鐵柱要綁上、中、下三處確保穩固。

工作間歇受訪,陳祺忠表示,兩尺高的鐵網雞舍搭建後,在南投確實有拍到石虎知難而退的畫面,不過其實石虎攀爬和跳躍能力都很好,若一旁有樹或農舍得以攀爬,仍難以做到天衣無縫,防止石虎捕殺雞隻的成效仍需時間檢驗。

「幫忙搭建雞舍這件事情,最主要是要降低人獸衝突,不過這樣的衝突有很多層面,這些鄉村的長輩原本可能會質疑石虎是害獸,為什麼要保育?但透過搭建過程,我們也有機會和這些長輩聊聊天,聽聽他們的想法,傳遞我們的資訊。」

陳祺忠認為,即便無法完全接受「動保團體」的理念,長輩看到年輕人汗流浹背地無償幫他們改建雞舍,就算只是基於人情,也會稍稍緩解對石虎的敵意;「他們若不再使用獸鋏、且更願意通報與配合棲地調查,對石虎保育就是幫助。」

志工兩人一組,合作將菱形網與鐵柱綁好。孫文臨攝
志工兩人一組,合作將菱形網與鐵柱綁好。孫文臨攝

鐵網與鐵網的串接較為困難,需要上下配合。孫文臨攝
鐵網與鐵網的串接較為困難,需要上下配合。孫文臨攝

60幾隻雞曾被石虎吃光  雞農:氣到不想再養

志工們爬上爬下幫忙串接鐵網,改建雞舍大約僅20米的長度,雖然中途因為地形的關係遇到困難,在眾人協力下也順利完成;縱使滿身大汗、身上被蚊蟲叮得大包小包、腳上與褲子都沾滿黃土,志工仍說,「如果這樣能減少一、兩隻石虎的傷亡,這樣疲憊的一天就非常值得。」他們笑說,看似保護雞的工程,卻是友善石虎的方法。

收工以前,雞舍主人陳阿姨突然出現,看到完成品他說,「當然是滿意,如果可以再蓋大一點就好囉。」「我以前最多養了5、60隻雞,除了自己吃也會拿去市場賣。一隻雛雞養到可以宰來吃,大概需要半年的時間。」

「我也常看過石虎,就在後面的山坡上,放飼料有時候會看到,我們也沒有說要去抓還是怎樣。」陳阿姨表示,後來有一年發現石虎偷吃雞,「牠們每個禮拜抓個兩三隻,很快60幾隻都被吃掉,我上山去找就有發現被吃過的雞屍體,那時候美汀就有來放攝影機,也都有拍到石虎。」他說,因為養的雞都被石虎吃掉乾脆就不養了,所以現在雞舍只有大約十隻雞,「你們蓋好以後我就可以再養了,所以才說應該蓋大一點,現在養的雞可以趕上過年。」

說著說著,陳阿姨突然起身走往雞舍,看了一下志工們新建的成果,也看了新做的門是否堪用,忽然他彎下腰去,敏捷的一揮手,就抓到了一隻羽翼豐厚的成熟公雞,手腳俐落地把雙腿綁起,公雞便安分地在他手裡待著,讓一群志工全部看得啞口無言。我開玩笑的問,「這是要殺來請我們的嗎?」陳阿姨笑說,「那你們要住一個晚上喔,這隻是明天端午節要拜拜用的雞。」

陳阿姨與我們聊完以後,便帶走了一隻雞。孫文臨攝
陳阿姨與我們聊完以後,便帶走了一隻雞。孫文臨攝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線上連署、線下志工身體力行

離開前,陳祺忠帶著志工到附近的伯公廟觀察陳美汀團隊架設的紅外線自動攝影機。回到三合院,陳阿姨再次謝謝志工,「很多雞農都說也想要改建雞舍,但只有我們家可以,因為這裡有拍到石虎。」他笑說,不曉得這算不算因禍得福。

陳祺忠說明,這是他蓋的第七座農舍,這個計畫原先是林務局的業務,後來由民間團體接手延續,目前作業方式是,有拍攝到石虎、並實地調查發現確實有石虎捕食雞隻狀況的農舍優先改建,後續還有20幾座雞舍等待改建。若有人通報苗栗縣政府農業處,石虎保育協會也會立即派人去現場調查,希望能有更多志工加入,讓石虎與雞農的衝突持續降低。

談起石虎保育自治條例功敗垂成,陳祺忠表示,「那本就是縣府說要制定的,也不是保育協會的請願,卻被怪罪說是『動保團體』害保育條例受阻,我們無奈歸無奈,保育工作還是要繼續努力。」

辛勞的志工團隊,與完工的新雞舍合影。孫文臨攝
辛勞的志工團隊與新雞舍合影。孫文臨攝

當天,五月天怪獸也分享了保護石虎的連署活動,瞬間在網路上掀起波瀾,加上藝人吳慷仁、「館長」陳之漢等名人也接續響應,至今連署人數衝破80萬

對此石虎保育協會表示,除了連署,還能為石虎做更多,例如支持友善環境農作物、認識並傳遞石虎議題正確資訊、向親友推廣石虎保育的概念、夜間開車行經石虎出沒熱點時減速慢行、不放養或棄養貓狗等;若在新竹、苗栗、台中、南投地區發現雞隻被偷吃,或發現石虎傷亡,可立即通知協會或撥打1999。更重要的是,若有發現石虎棲地被開發,可回報給協會並請當地民意代表一同關注。這是一條漫長的路,石虎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守護。

石虎的棲息於淺山地區,接近人類聚落。(資料照片,陳美汀提供)
石虎的棲息於淺山地區,接近人類聚落。資料照片,陳美汀提供。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