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社降編 經部只提高值化 邱議瑩要都審委員到大社傾聽民意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大社降編 經部只提高值化 邱議瑩要都審委員到大社傾聽民意

2019年06月17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李育琴 高雄報導

大社工業區降編案6月4日在內政部進行都審時,工業區廠商和工會動員到台北表達反對降編,甚至請地方里長出席,贊成讓現有廠商繼續經營石化相關產業。此舉引發大社居民不滿,認為都審會議在台北召開,相較於廠商花大錢動員出席會議,高雄在地居民的心聲卻無法被聽見。

為此立委邱議瑩上週六(15日)在大社區舉辦地方座談會,找來經濟部、工業局、內政部營建署和高市府都發局官員與居民溝通,聽在地居民的意見。

邱議瑩在大社進行工業區降編座談會,海科大教授沈建全說業者害人不淺,賺的錢夠多了。攝影:李育琴
邱議瑩在大社進行工業區降編座談會,海科大教授沈建全說業者害人不淺,賺的錢夠多了。攝影:李育琴

邱議瑩表示,大社工業區降編已經講了20多年,「1998年政府就已明確表達,大社工業區2018年要完成遷廠,目前時程已經拖到,不管是中央還是地方政府,對於居民的承諾不能改變。」另一方面,石化產業轉型何去何從,經濟部應該盡快要跟民眾說清楚。

經濟部工業局:大社工業區朝向高值化 善盡社會責任

經濟部工業局說石化產業對經濟產值有相當重要性,強調大社工業區已規劃朝高值化發展,且對於環境保護和社會責任都有盡責改善。

然而事實上,大社工業區不僅離住宅區近,污染和公安事件一再發生,居民健康風險超標,已經忍無可忍,要求政府依照承諾,完成降編轉型。此外,政府產業發展一再以高值化為藉口,卻讓污染的石化業持續擴張,引發市民更強烈的不滿。

座談會來了上百位民眾,他們有人手持「大社工業區降乙編」海報,抗議石化廠商賺大錢,空氣污染卻由市民承擔。許多年輕家長帶著孩子一起出席,表達拒絕地方里長代言,堅持反對石化業者繼續經營。

大社居民出席踴躍,舉口號批評業者不顧居民建康風險超標。攝影:李育琴
大社居民出席踴躍,舉口號批評業者不顧居民建康風險超標。攝影:李育琴

居民:人民罹癌,孩童致癌健康風險超標百倍

家住大社工業區旁的海科大教授沈建全說,其親屬、鄰居、朋友生病罹癌,是受到石化業者污染排放所影響,痛批廠商把污染成本外部化,「害人不淺」,要求經濟部不要站在廠商那邊,「40多年,賺也賺夠了,應該適可而止!」

大社教會牧師翁世俊也說,教友們一個個得了癌症,政府有保護百姓的健康嗎?他指出,從去年到今年5月,環保局對大社工業區廠商開罰達57次,業者真有做好環保,為何還有這麼多違規裁罰?經濟部不應拿勞工的工作權為藉口,犧牲大社居民的健康。

包括大社家長和南陽國小老師,都站出來批評政府讓孩童在高污染的環境中成長和學習。政府委託的研究報告已經指出,大社工業區周邊社區的致癌風險超標百倍,但是相關污染資訊卻沒有充分公開透明。

石化高值化談了37年  議員助理:高值化在哪裡?

高雄市議員黃捷助理吳京翰質疑,經濟部一再說石化產業要高值化卻沒有實現。「高雄從北到南四面八方被石化工業區所包圍,石化高值化從1982年已經說了37年,到底高值化在哪裡?」

他批評,這些年來,石化業者以高值化為口號,實際上卻是一再擴建、產能加倍。如今,大社工業區應降編,卻又拿高值化當口號,叫人民如何相信?「政府還要繼續讓民眾在污染中生活下去嗎?」

居民舉海報,要求政府不該違背25年前的承諾。攝影:李育琴
居民舉海報,要求政府不該違背25年前的承諾。攝影:李育琴

幾位在地居民拿出歷史資料,指證歷歷大社工業區遷廠降編,是政府明確的承諾。小港大林蒲居民也來參加座談會,表示同為「石化難民」,一定支持大社工業區降編,並質疑政府產業管理出了很大問題。「既然你要走高值化,又為何需要改編甲種工業區,讓污染廠商繼續營運?」

大社青年方彥鈞表示,經濟部似乎不承認1998年的遷廠和降編承諾,他要求在場的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說明政府立場;另外,業者在都審會議上提出,《產業創新條例》是特別法,優先於《都市計畫法》,都審會議是否無法決定工業區的級別?產創條例可以排除都市計畫法嗎?

經次長:降編和未來轉型  需更多利害關係人參與討論

對於民眾質疑政府一再拖延降編,曾文生回應,因應大社工業區降編承諾,前任高雄市政府已經凍結大社新的開發。但他進一步說,「影響工作權是事實,工業區降編是否有其他更好的可能性?是否符合未來產業發展的方式?用都市計畫來限縮產業,對於未來的改變有沒有幫助?這需要更多利害關係人一起來討論。」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說,產業高值化政府一直有在做,只是成果還不夠大。大社的產業轉型要更多利害關係人參與討論。攝影:李育琴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說,產業高值化政府一直有在做,只是成果還不夠大。大社的產業轉型要更多利害關係人參與討論。攝影:李育琴

有關石化高值化的政策和進度,曾文生表示,「石化業對於台灣經濟確實有相當重要性,產業高值化政府一直有在做,只是還沒有大到可以改變現況。」他說,廠商的污染改善及環境監測,必須要有具體做法和改進,未來將找更多利害關係人進行溝通。

對於《產創條例》凌駕《都市計畫法》的爭議,營建署長吳欣修表示,《都市計畫法》對於工業區的定位有約束力,不受產創條例所影響。

他解釋,在都委會第一次專案小組會議中,委員已做出決議,要求工業局、環保署等,提出更多詳細數據和資料,以進一步檢視相關規劃。接下來將配合現勘,了解各項資料的真實性和可行性。

高雄市都發局都市規劃科長唐一帆說明,本案依據1993年經濟部會議決議和1998年內政部核定的都市計畫變更附帶條件,去年市府都委會辦理特種工業區降編乙種審查程序,大會也在今年3月通過,並將結論送交內政部都委會審議。

在場民眾要求,都審委員的現勘,應到大社來聽取民眾的意見,不能只是聽廠商說法,就在台北的會議室中做決議。

大社工業區離大社住宅區非常近,石化污染造成居民和孩童健康風險超標百倍。攝影:李育琴
大社工業區離大社住宅區非常近,石化污染造成居民和孩童健康風險超標百倍。攝影:李育琴

學者:石化高值化是否符合環境永續 政府應盤點思考

中山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邱花妹發言指出,政府要輔導產業走向高值化,應該針對現有產業技術和環境進行盤點,未來的發展是否能永續發展;石化產業的高值化真的合乎環境永續嗎?政府應該去思考。

除此之外,政府不應該利用工作權,來造成工人和居民的對立和衝突。應該針對產業轉型開始準備,要求業者進行工作移轉或勞工退休等規劃。在2015年中油五輕關廠時,就是透過事前的工作移轉規劃,因此實際關廠時並沒有員工失業。

座談會接近中午,現場民眾仍爭相踴躍發言。邱議瑩最後做出結論,要求內政部都委會專案小組現勘時,須到大社社區聽取民眾意見,此外,政府過去對於大社工業區遷廠降編的承諾,具有法律效應,不應跳票或改變;而對石化產業轉型的輔導,政府有責任,且規劃時程要再加快才行。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